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野蛮  »  三人的性戏

三人的性戏
我最终还是含混过去,我摇身一变的变成了子轩,过着他的生活,还干了他的女友,更发现他和咏霞不可告人的秘密。本以为不可再亲近的另一个人,此刻却又躺在我的身旁,上天真的是会给人开玩笑。我感到对咏霞的怨恨有点儿平息了,就因为她那天离开前说的一句话……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家文,脑海里尽是一片迷惘。

  我在想,如果可能的话,我一定会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做回真真正正的自己,放下担心着我的人的包袱。我还记得咏霞那天对我说的话︰「如果他一辈子也不醒来的话,我会一辈子照顾着他。」她眼神的坚决和肯定,让我真的从怨恨的心情释放出来,甚至感动得让我要流出眼泪来。咏霞是真的深爱着我,尽管她享受着和其它男人的肉体关系,可是那只局限着「性」而没存半点「爱」。

  可是,我是舍不得离开现在这个身体,舍不开和凯仪、和咏霞在肉欲上的那种满足,甚至是一些我未知、没有想象过的事情,就如同咏霞和子轩间更多更多的关系,和凯仪咏霞以外的人的关系。

  「死掉了会不会更好?」我对着自己说。甚么也不知道,有时比知得太多更好。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天的护士又进来了,又是要给家文打针。

  「我要替他打针了,你是不是要准备一下?」那护士突然问我道。

  我有点疑狐,不明白她想说甚么。 「准备替他痛一下嘛!」她笑着说。

  我明白过来,也笑了一笑的说︰「不,他痛的话,我会知道的。」

  这次倒是她不明白了,但她没有追问,专心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右手手臂像被针刺了一下又是一阵疼痛,我清楚知道这种痛的感觉的来源,我和自己的身体还有着一丝丝的连系。虽然我在子轩的身体里,但精神上却还连接着自己的身体,他的感觉很不思议的传到我脑子里去。

  「怎样?痛吗?」那护士又笑着问。

  「不太痛,像给蚊子叮了一下。」我笑着回答,顿了顿又接着问她说︰「我想问,昨天晚上有甚么人进过这个房间吗?」

  那护士的面上出现点点疑惑,但还是跟我说︰「除了护士和医生外,晚上是不会有人进出的。」

  「那样吗?那么,请问昨晚是哪位护士或者医生在当值?」

  那护士的脸上突然出现一道红霞,像给人发觉了甚么坏事似的。

  「对不起,那是医院的内部事务吧,我想你也不方便告诉我,那由它吧。」我看到她不寻常反应,多少明白内里的玄妙来,转转口风再跟她谈些别的来。

  昨晚,我脑子里又出现那种做爱的快感,感觉到肉棒被抽动的愉悦。那时我正和凯仪在戏院看着戏,那刻我只感到无比尬尴,藉词往洗手间躲在厕格里等这种感觉消 失。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射精的强烈感觉在我脑中盘旋,不一会,感到释放后的舒爽。我马上检查裤子,如想象一样,我并没有射精,射精的是另一个我──躺在医院里的我!

  『是谁在玩弄我的身体呢?』我心想,竟然会有人对一个男病人的身体起兴趣,不是心理有问题么?会是咏霞吗?不,这时已经过了探病时间,咏霞也不会留得这么晚吧;会是那些没人要的三八吗?竟然这么狠对昏迷的我做这些;会是那些有特殊癖好的人吗?天啊!我真不敢想象!

  我回到座位上,凯仪问我做甚么这么久,我推说觉得有点不舒服,她却满替我担心起来,还说要马上带我看医生呢。凯仪对子轩感情的深厚,是我这个「外人」不能感受的,甚至是为了满足子轩,她可以接受很多很多一般女人不能接受的事情。

  「啊……啊……啊……好……呀……」

  咏霞伏在饭桌上,双腿分开让屁股高举着,我站在她的身后,双手紧按着她的臀部,让肉棒疯狂的在她的淫穴进进出出。

  「唔啊……唔唔……呀……不……呀……」咏霞口中发出甜美的呻吟,我这样子抽插着她已经快十多分钟了,阴穴的淫水不断的被肉棒挤出来,沿着她的大腿流下 来。她肉穴的抽搐紧紧压着进出中的肉棒,我知道咏霞要第二次高潮了,按着她臀部的双手改拉着她的双手,让她的身子拗起来,乳房因为激烈的抽插行为而前后晃 动着。

  「呀……呀……呀……」咏霞的呻吟叫声亦变得短促喘急,撞击着她臀部的「啪啪」的声音亦频密起来,阴穴突然变得灸热起来,肉壁强烈地挤压着肉棒,只感到温热的暖流拍打插在淫穴内的肉棒,咏霞身子硬的享受着这股高潮的来袭。

  我停下来,让她稍为歇息一下,但肉棒还是留在她的肉穴里面,感受着肉壁在肉壁上磨擦的感觉。

  自从知道咏霞和子轩的关系以后,我差不多每两三天都会找咏霞温存一番,但每次都是在午后的时间,她看过家文之后。其实没有甚么特别意思,只是我刻意选凯仪不会来的时间罢了。有时晚上我也会跟凯仪做爱,尽使中午的时候已经跟咏霞射出我的能量,但我还是感到应付自如,和凯仪做的时候还可以花样多多,没有半点疲态让她发现任何起疑的事。

  「到床上去。」我一面搓揉着咏霞的双乳,一面吸吻着她的背部说。

  这样子走到床上其实没怎么样,只是有时她走得快点儿,肉棒便从淫里要滑出来,我便又走快点儿让肉棒塞回里去,可是她又同时放慢脚步,肉棒便一下子的插得深入起来。虽然只是一小段距离,肉棒的抽插却已经有二、三十下了。

  我们走到床边,让肉棒退出来,便躺在床上示意她坐上来。我很喜欢这款做爱姿势,一来可以稍为让腰部休息一下,二来可以看到骑在上面的女人的胸脯上下晃动的美景,她那种淫糜的模样,确实满足了征服的快感。

  咏霞跨坐在我身上,右手握着肉棒向她的淫穴指去,她的身体慢慢坐下来,肉棒再次被湿润狭窄的感觉缠绕着。咏霞用手按着我的大腿,自己一下一下的前前后后在摆动,我看着她的上下摆动着的乳房,我的双手禁不住的逗弄着两颗可爱的乳头。这当儿,咏霞双手改放在我的胸膛上,腰部的摆动变得激烈,甚至让我有种射精的冲 动,我借用床的反弹力,向上将肉棒更深的刺入她淫肉穴里。

  沉醉在欲海之中的我一点儿没察觉,门锁在转动的声音,直至听到一声轻轻的关门声,我才惊觉到凯仪竟然在这压根儿回来了。

  我看着凯仪,咏霞仍然享受着肉棒的抽插,凯仪则看着床上面女上男下的我们,一幅平常得近乎不寻常的光景,没我想象得一团糟的光景。甚至是,我没想象过的光景。

  凯仪放下手上的朢菜,静静的走近床边,消失在咏霞的背后。然后,一双手从咏霞两伸出,放落在摆动着的双乳,轻柔地抚摸着。在背后的凯仪吻着咏霞的脸庞,半着眼的咏霞稍稍侧头,便跟凯仪接吻起来。

  肉棒仍在进出着咏霞的淫穴,已经对会发生在跟前的事不再稀奇的我看着二人,心中的兴奋突然的闪燃起来,高潮突然的便迎袭过来,双手按着咏霞的腰,肉棒便狠狠吐出浓浓的精液,散打在咏霞的肉体内去。

  凯仪放开咏霞,让咏霞享受着这一刹的高潮,转过来伏在我的身边,跟我亲吻起来,舌头像灵蛇一样的在纠缠盘绕。

  我们这样子维持了好一会,咏霞缓缓的让微软的肉棒退出来,可以见到射进去的精液一点点的倒滴出来,沾到我已经湿透的肉棒上。凯仪在旁递上纸巾给咏霞,又细心的为我抹擦着肉棒,这时我又发起一股冲劲,垂软的肉棒便又再硬涨起来。凯仪只是笑了笑,用手指轻轻的弹了龟头一下,抹擦着私处的咏霞看着凯仪,又是一副无奈的样子。

  凯仪吸吻着我涨红的龟头,舌头一点点的舐弄着,咏霞这时再次伏倒在我的身边,像凯仪一样吸吻着我的乳头,她们上下夹攻弄得我很不舒服。我也用手回敬她们,右手搓弄着咏霞的乳房,左手则伸到凯仪的短裙内,隔着内裤撩弄她的私处。吸啜发出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着,加上偶尔泄出的呻吟低鸣,我就像跌落人间天堂一样。

  凯仪移动身子,整个人趴在我的身上,组成69的姿势,咏霞也移动到我的肉棒那处,跟凯仪争夺着吸啜涨肿的肉棒,两根舌头舐弄吸咬,有如吸蚂蚁爬过般酸软,却又是舒服得心头发爽。

  我拉下凯仪的肉裤,她稍稍的提起右腿让它脱出来,任由它掉挂在左大腿跟上,我已经急不及待的用舌头攻击着那鲜红的肉穴,慢慢的让肉穴发放出淫糜的光泽。凯仪的上衣不知何时已经给咏霞扒光了,两人开始互相亲吻,两团巨乳互相的挤压磨弄着,可是她们的手却没有放过我的肉棒,一个捋揉肉棒根部,一个压弄着龟头冠环。

  凯仪的肉穴已经流出甜美的淫液,我也忍耐不了她们的磨弄,爬起来把凯仪压到床上来,我稍稍拉高她的裙子,双腿向两边拉开,肉棒就在咏霞纤手引导下刺进凯仪的淫肉穴里去。

  凯仪并未因为我的入侵而发出娇美的吟叫,因为咏霞已经趴到她的身上,让她品尝着刚被揉弄过的肥穴。凯仪并没有抗拒咏霞渗淌着精液淫水的肉穴,伸出舌头替咏霞舔弄着,咏霞双手抓着自己的双乳挤压着,而我则埋头抽插着凯仪的肉穴,双手不时摸到凯仪或咏霞的乳房来。

  三人的性戏让床发出更激烈的声响,像不足以应付床上三人的激烈运动,声音随着时间只有增无减,直到我让凯仪获得高潮而亦在她的淫穴里射出我第二次的精液,咏霞也从凯仪的口舌中得到另一次的高潮,一切才慢慢归于平静……

  子轩和咏霞的事,在我们四个人当中,只有我一个被蒙在鼓里,我一点没有奇怪的感觉,现在的我反而觉得这是正常、非常平凡的事。子轩是有能耐的,让凯仪和咏霞心甘情愿的对他奉献出自己的肉体,甚至是满足对方的肉欲心理。

  我退出凯仪的身体,看着咏霞舐弄着被糟蹋的淫穴,看着还在娇喘叹息的凯仪,看着一双淫美娇嫩的肉体,我在想,我是不愿意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去。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