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野蛮  »  【狂欲乱宴】【上部】【完】

【狂欲乱宴】【上部】【完】

0

  第01章

  平凡的一天,在一处山清水秀的乡镇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正背着书包,步履轻快地走到家门口。

  当时正值盛夏,如果不是少年穿着男生该穿的短袖短裤,旁人或许会误以为这是个相貌清秀的小姑娘。

  少年名叫季泷,今年十三岁,有着一头柔顺的头发。他的五官的确清秀,皮肤白皙,尤其是那张薄薄的嘴唇,活脱脱长了一张美人小嘴。

  其实,季泷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像女孩子,不过他却不那么在意这些。因为无论何时何地,妈妈都经常夸奖他长得好看,而且不断鼓励着季泷,像女孩子一样漂亮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情。

  “妈妈……我回来啦……”

  走到一个二层小复式的门口,季泷用钥匙打开了房门,并开心地朝着屋里喊着。

  “小泷,今天第一天到新学校上课,感觉怎么样?”

  听到季泷的呼唤,屋里的妈妈边说边走了出来。

  季泷的妈妈名叫季云萝,如今已经36岁的她,虽然有着家庭主妇一样的打扮,却和季泷一样皮肤白皙,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季云萝的鼻梁高耸,双眼温柔。她的身材极为丰满,即便穿着宽松的普通衣服,两颗巨硕的大奶依然能够看出轮廓,肥硕的臀部和四肢上的脂肪纵然不似年轻少女那么瘦弱骨感,配上季云萝柔和如风般的脸庞,反而给人以成熟美女的风韵。

  “上课还不错啦……妈妈直到,我的学习成绩可是不错的呢……”

  将书包扔在一旁,季泷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了妈妈早就为自己准备好的饮料和糕点。

  “呵呵……妈妈当然直到小泷的学习能力了。不过毕竟初来乍到,老师和同学们都好相处吧?”

  心知儿子向来聪慧,季云萝对季泷的表态毫无怀疑。

  “妈妈放心吧……等到考试的时候,我一定给妈妈考个全班第一出来……”

  一边说着,季泷一边对妈妈摆出V的手势,母子二人也一起其乐融融地欢笑着。

  事实上,如今已经上初二的季泷,之所以突然转学,还是和妈妈有关。

  半年之前,原本生活在大城市的他们,突然选择了搬家。在将城里的房子卖掉之后,便选择了这片青山绿树的好地方,用不多的钱买了这栋二层复式公寓,过上了新的生活。

  对于搬家,季泷并没有多问什么。反正妈妈卖掉房子的钱,以及这些年的存款足够母子俩日常生活,反正只要能和妈妈一直在一起,季泷去哪里都无所谓。

  至于季泷的爸爸,从季泷开始记事起,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爸爸。每次问妈妈,妈妈只说爸爸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而已。起初,没有爸爸的季泷,在同学们面前多少有些别扭,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母子二人逐渐交心,季泷对这些事倒也就看开了。

  “什么爸爸不爸爸的……只要有妈妈在就够了……”

  在坚定了这样的想法后,季泷对于自己没有父亲的事实也同样不太在意了。

  其实,虽然母子俩一直相依为命,但季泷一直以来也受到小姨季云岚的照顾,再加上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季双双也和自己青梅竹马,季泷从小到大其实也不缺乏亲情的温暖。

  “妈妈!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学啦……小泷想要点奖励……”

  吃完了蛋糕后,季泷忽然撒娇着扑入了妈妈的怀里,将脸颊贴在了妈妈巨硕的乳堆之中。

  “今天想要什么呢?”

  看着儿子撒娇的样子,季云萝只是会心一笑,似乎很愿意给儿子一点所谓的“奖励”“小泷想要妈妈吃屁屁……”

  看到妈妈并不反对给自己奖励,季泷立刻站起身并转身用背后对着季云萝。

  “呵呵……今天小泷拉过屎吗?”

  看着儿子正对着自己面门的屁股,季云萝一边问着奇特的问题,一边用双手脱下儿子的短裤。

  在儿子白白嫩嫩的屁股呈现在自己面前之时,已经三十七岁的季云萝似乎也红了脸。当一股便便的气味从臀缝之间飘出来,季云萝甚至微闭双眼,忘情地嗅着这股气息。

  “拉过呢……这下妈妈就没法推辞了吧?”

  就在此时,季泷干脆将上半身趴在前方的茶几上,撅起像女孩子一样白嫩的屁股的同时,双手掰开自己的屁股肉,将不断散发着味道的粉嫩屁眼完全展露出来。

  “啊啊啊……小泷这孩子……越来越会挑逗妈妈了啊……”

  闻着儿子屁眼的气味,看着粉嫩的屁眼边上还有一点便便的痕迹,季云萝再也无法忍耐,一把将脸孔埋了进去,用自己的舌头贪婪地舔着季泷的屁眼。

  在季云萝的舔弄下,季泷那根比同龄人都要粗大,而且刚开始长毛的鸡巴顿时勃起。季云萝便将双手绕过季泷的胯部,左手套弄着儿子的鸡巴,右手手掌包住儿子的龟头。

  在季云萝熟练的爱抚下,到底只有十三岁的季泷哪里坚持的住?当妈妈的舌头突然挤进屁眼的瞬间,季泷哀嚎一声,一股不比成年人稀少的精液便一波波喷在了季云萝的手心里。

  “妈妈……好舒服啊……”

  被妈妈毒龙并手淫之后,季泷整个人软绵绵地趴在茶几上,半天也站不起来。

  “现在赶快去吃饭吧……妈妈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再不吃可要凉了……”

  望着儿子瘫软的样子,季云萝一边微笑,一边在嘴里回味着儿子屁眼的味道。

  此时此刻,在季云萝的下体,那张被浓密阴毛包围着的小屄自然湿润无比。

  而在宽松的裤子里,竟然也有着如同男性勃起一样,将裤子撑起来的状况。

  事实上,这对由母与子组成的家庭,早在三年前便开始乱伦了。

  他们的第一次,发生在某一个晚上,当季云萝推开儿子房门,却看到只有十岁的儿子生平第一次手淫。

  当时,如同任何一对正常母子一样,季泷慌张而不知所措,季云萝的脸上表情严峻,并恶狠狠地骂了儿子。

  但是,就在那天深夜,躺在床上的季云萝却再也无法淡定了。

  “想不到……小泷的鸡鸡都长得这么大了……”

  脑海里不断浮现着儿子那根鸡巴的样子,季云萝彻夜难眠,多年来没有被任何男性所疼爱的她,双手不知不觉摸到了自己的下体……

  突然,就在季云萝偷偷手淫之时,自己的房门却突然被推开,映入季云萝眼帘的,是只穿了一件背心,光着下体,露出依然勃起的鸡巴的儿子。而在季泷的眼前,则是虽然穿着睡衣,但裤子褪到脚边,露出浓密阴毛和一根粗壮鸡巴的妈妈。

  “季泷!赶快出去!”

  慌张中赶紧拉过被子的季云萝,除了懊恼于自己手淫的羞人模样被儿子发现,更懊恼于自己身体的秘密同样被儿子看见。

  “妈妈……竟然和我有一样的东西,还和我做同样的事……”

  令季云萝没想到的是,当时对男女之事还懵懂无知的季泷,对于妈妈的下体长了鸡巴这件事却似乎并无抵触,相反在看到妈妈的样子后,季泷当时还只是刚刚发育的小鸡巴更加硬挺了。

  “季泷……妈妈和一般女人不同……有男人和女人的器官……这都是科学知识,明天妈妈会给你讲的!”

  当时的季云萝,试图用长辈的口吻来摆平这件事,但她得到的,却是儿子一番发自肺腑的表白。

  “我要妈妈做我的女人!我要做妈妈的男人!季泷没有爸爸,妈妈同样也没有丈夫!所以季泷下定了决心,就算妈妈打我骂我,我也要做妈妈的男人!”

  当时的季泷根本没有后退,相反在大声表白之中,竟然扑到了季云萝的身上。

  原本,在儿子突然扑上来的瞬间,季云萝当然应该一把推开他。但是,季云萝却无法抗拒自己内心底对于小男孩的那份与生俱来的性欲,更无法抗拒儿子满眼泪光的真诚表白。

  事后,当季云萝总结自己当时为什么最终顺从了季泷,究其原因,除了相依为命中培养起来的母子情深之外,还有一个连季泷都不知道的秘密,一个关于季云萝自己,以及她从事的工作的秘密……

  当天晚上,季云萝让自己的儿子如愿以偿,用幼小的鸡巴侵犯了自己的下体,将童贞的第一精,射进了母亲的小屄里。

  自此之后,这对母子间彻底打开了彼此的心结,过上了愈加没羞没臊的生活。

  转眼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季泷做完了昨夜,准备要进浴室洗澡了。而此时的季云萝,则在收拾完厨房后,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默默地期待着儿子写完作业。

  “妈妈……快点进来吧……”

  当季泷在浴室里脱光了衣服后,他推开了浴室的房门,探出头来召唤着季云萝。

  “好……妈妈马上就来……”

  纵使已经发生过数不清的肉体关系,但每当要和儿子亲热,季云萝依然会感到心跳加速,充满期待的同时,或许这也是她依然年轻的原因。

  五分钟后,当季泷已经躺在宽大的澡盆里,鸡巴勃起到浮出水面之时,只穿了文胸和内裤的季云萝终于推开浴室的门,并走了进来。

  不可否认,已经三十七岁的季云萝,腰腹上已经积累了一层赘肉,手臂和大腿也不再纤细,腋窝和下体的毛发也早已浓密,这让她无法和少女们那青春活泼的美相提并论。

  但更不能否认的是,季云萝依然有着看起来最多三十左右的细腻肌肤,有着温柔婉约的美丽容颜,有着足有F罩杯的巨硕乳房,有着宽大厚实的性感肉臀。

  这让她看起来纵然没有少女那样婀娜,却多了许多成熟女人独有的魅力。

  更何况,在儿子的眼中,那根不同于女人的鸡巴,那根将内裤撑起了小帐篷的鸡巴,更是母子之间情欲的润滑剂,更是被儿子喜爱到无以复加的宝贝。

  “小泷……妈妈从刚才就一直在忍耐呢……”

  面对着已经和自己乱伦了三年的儿子,如今的季云萝自然用不着扭扭捏捏。只见她摘掉了奶罩,露出巨硕的乳房和足有拳头大小的深红色乳晕。然后,她脱掉了自己的内裤,浓密的阴毛、饱满的阴囊和至少有二十公分,却白兮兮的大鸡巴一齐露了出来。

  说着,季云萝双脚跨入了浴盆,屁股坐在了浴盆的边缘,双腿一分,等待着儿子的临幸。

  “妈妈的鸡鸡……每次都好好吃啊……”

  在妈妈坐在浴盆边后,季泷立刻凑了过去。只见他熟练的用左手托起妈妈的阴囊,右手握住几乎握不住的鸡巴,然后开始忘情地亲吻起妈妈的下体。

  只见季泷的小舌头轻柔地舔弄着妈妈的阴囊,不时将妈妈的卵蛋含进嘴巴里。

  在将妈妈的两颗卵蛋都舔湿润后,终于张开嘴巴,将妈妈的龟头含进了嘴巴里。

  “哦哦哦……小泷……现在的水平越来越好了呢……”

  在儿子的口交中,季云萝也用双手托住自己的乳房,将深红色的奶头不断送到自己的嘴边。

  “妈妈……快到水里来……我要喝妈妈的牛奶呢……”

  眼看妈妈已经被自己口交到花枝乱颤,几乎在浴盆边坐不稳了,季泷体贴地向后挪动身体,将浴盆的大部分留给了妈妈。

  望着儿子渴望的眼神,季云萝当然清楚儿子想要如何对待自己。事实上自己内心也颇为期待的季云萝,便从浴盆边走进了水里,背对儿子撅起屁股,将如同大磨盘一样的肥硕屁股完全展露在儿子眼前。

  “妈妈的屁屁也很有味道……还好刚才没让妈妈立即清洗啊……”

  近距离看着比自己的头大了三四倍的巨硕屁股,季泷也学着妈妈下午的样子,忘情地讲脸埋进了季云萝的屁股里,用舌头舔着臭臭的屁眼,同时用双手不断玩弄着妈妈那被浓密阴毛包围着的阴户。

  “啊啊啊……小泷……好舒服……好……舒服啊……”

  当儿子的舌头终于挤进了自己的屁眼,季云萝哀嚎着,小屄一阵剧烈收缩,汹涌的阴精就这样喷了儿子一脸。

  在阴精大泄之后,季云萝的马眼口也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液,显然那根鸡巴里也积攒了大量的精液,随时准备爆发出来了。

  “小泷……妈妈要小泷的鸡鸡来爱抚妈妈的鸡鸡啊……”

  回头看着儿子早已完全勃起的鸡巴,季云萝用手压着自己的鸡巴,将棒身掰成紧贴着大腿内侧,龟头向后伸出大腿根。

  由于季云萝的鸡巴又粗又长,因此即便向后压,一半的棒身仍然能探出大腿的包夹。

  “妈妈……妈妈很色呀……”

  在妈妈的召唤下,季泷跪在妈妈的身后,将自己挺着的鸡巴压在了妈妈的鸡巴上,彼此的龟头对着对方的阴囊……

  随着季泷的双手包裹着鸡巴开始手淫,母子二人的喉咙里都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反观此时的季云萝,鸡巴贴着儿子的鸡巴一同手淫,肉体的刺激和精神的快感让她迅速陷入了疯狂。

  “小泷……妈妈……妈妈要先出来了啊啊啊……”

  从下午一直忍耐到现在,鸡巴几乎始终处于勃起状态的季云萝,率先哀嚎起来,鸡巴在儿子的双手之中终于爆发,一股股白浊的精液不断喷射在儿子的阴囊和大腿之上……

  “妈妈好舒服……呀……儿子的脏鸡鸡……进来了呀……”

  刚刚射完精,刚想说点什么的季云萝,却忽然感到儿子的身体压住了自己的后背,那根十三岁的鸡巴不由分说便塞进了自己的小屄里,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

  纵然已经和儿子通奸了三年,但每一次被儿子进入体内,季云萝依然保持着好似初次通奸时的激情。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儿子的鸡巴开始不断进出自己的身体,季云萝也拼命挺起着硕大的屁股,下体的鸡巴也再度勃起了。

  “妈妈……用那个吧……”

  操了一阵,当季泷呼唤着妈妈之时,手里已经拿着平日里总摆放在浴室里的情趣用品。

  说起季云萝和季泷平日使用的情趣用品,自然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束缚用的绳索、眼罩和口球至少备了四五套,女性用的振动棒和假阳具就各有型号不一的三根,跳蛋更是数不胜数。男性用的自慰杯却只有一个,母子俩用这种独特的方式共享彼此的精液。甚至,就连灌肠用的灌肠器都配备了三根,只是不那么经常用到而已。

  “小泷……妈妈的屁眼好痒……找一根来解痒啊……”

  一边仍然承受着儿子的操弄,季云萝一边回头望去,在看到儿子手中拿着一根粗壮的假阳具后,淫乱的妈妈拼命扭动着自己的屁股。

  但是,就在季云萝以为那根粗壮的假阳具即将塞入自己的屁眼之时,季泷却抽出了自己的鸡巴,将龟头对准了妈妈的屁眼。

  “果然……我还是更喜欢妈妈的臭洞呀……”

  在为自己的鸡巴上涂抹了一些乳液后,季泷兴奋地将自己的鸡巴连根插进了妈妈那早就被插了无数次的屁眼里。

  “啊啊啊……还没灌肠……这样妈妈的屁眼会很臭啊……”

  嘴上虽然在抱怨着,但肛门那又痛又酥的快感,还是让季云萝几乎要疯狂了。

  “没关系……妈妈越臭的地方,小泷才越喜欢呀!”

  说着,季泷一把将假阳具插进了妈妈的小屄,然后开始重新抽动自己的鸡巴,在妈妈滑腻的肠道内不断进进出出着……

  “不行……我不行了……这孩子的搞法……让我也好想搞他啊……”

  在季泷不断猛操着自己屁眼的同时,身为妈妈的季云萝,理智开始消亡,取而代之的则是隐藏在她内心心底的,那份对小正太发自内心的热爱。

  操了一阵,这对母子一同从浴盆里走了出来,在一旁的瓷砖上放上了垫子,然后让身为妈妈的季云萝仰面朝天你躺着,将肥大的屁股翻起到屁眼正对天花板,后背垂直于垫子,仅以头部作为支撑的样子。

  “妈妈……小泷知道妈妈在想些什么哟……”

  继续保持着妈妈的小屄塞着假阳具的样子,季泷却又拿出了一根双头龙阳具,一边说着,一边将其中一头,塞进了妈妈的屁眼深处。

  “小泷……不要这么变态呀……你知道妈妈最受不了……啊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当季泷忽然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屁股上,当儿子也被自己玩弄过无数次的屁眼吞没了双头龙的另一端,自己屁眼里双头龙突如其来的冲击,以及视觉中儿子又痛苦又快乐的表情,让季云萝彻底浪叫了起来。

  只见在这个姿势下,季泷就好像拿妈妈的屁股当做椅子一样,背对着妈妈的身体,双脚踩在垫子上,屁股和妈妈的屁股逐渐贴在一起,让长长的双头龙完全塞入母子二人的屁眼。

  随着季泷的屁股不住上下摆动,母子二人的屁眼不断对撞在一起,妈妈肛门周围的肛毛,不住瘙痒着儿子的肛门。两张都未清理过的屁眼,随着双头龙地进出,不断被挤压出肮脏的污物,堆积在一起,却燃烧着母子俩的激情,燃烧着他们的兽欲。

  “妈妈!我不行了……要射在妈妈的身体里呀!”

  终于,季泷抽出了自己的身体,摘掉了妈妈屁眼里的双头龙,然后又从一旁取过一根假阳具,重新塞入了自己的屁眼,并将开关打开。

  “快来快来快来……妈妈也等不及了……想要儿子又臭又香的鸡巴汁呀……”

  此时的季云萝,立刻平躺了身体,将小屄里的假阳具改为塞进自己的屁眼,又取过了母子俩共用的自慰杯,套在了自己那根早已快要爆发的鸡巴之上。

  在下一个瞬间,季泷几乎是扑在了妈妈的身上,鸡巴塞进了妈妈湿润无比的肉穴里。在母子二人的身体交缠在一起的一瞬间,儿子的头卡在妈妈的巨乳之中,妈妈的双腿用力盘旋在儿子的后腰上,母子二人的四手紧握,快要爆发的十三岁鸡巴,和无比湿润的三十七岁小屄用最快的速度,拼命活塞运动着。

  “妈妈……妈妈……我快了……我快了呀!”

  此时此刻,季泷的屁眼被假阳具震动地又酥又麻,自己抽插的速度加快到无以复加。

  “妈妈也是……我们一起呀!”

  此时此刻,季云萝的小屄开始收缩,屁眼同样酥麻,鸡巴更是一跳一跳地,随时可能迎来最后的爆发。

  “妈妈!我爱你呀!”

  “小泷!妈妈也爱你!”

  终于,随着季泷的鸡巴开始在季云萝的小屄里疯狂射精,两人的身体颤抖扭曲成一处,季云萝的小屄不断喷射着阴精,粗长的鸡巴也在母子二人的小腹间迎来了大爆发,一股股白浊的精液瞬间将二人的下体喷的一片腥臭浑浊……

  在疯狂的交合后,时间已经指向了晚上十点,也到了二人该睡觉的时候了。

  如同往常一样,在清洗了身体之后,心满意足的母子二人,自然赤身裸体地在被窝里搂抱着入睡。也正是如同往常一样,这种程度的性爱,不过只是母子二人的日常程度罢了……

  “小泷……从大城市搬到这里,你会不会怪妈妈啊?”

  临入睡之前,季云萝试探性地问着向来听话的儿子。

  “不会……只要有妈妈在,去哪里都是好的呢……”

  说着,季泷用力搂住妈妈不再纤细的腰,但这个举动却让季云萝感动不已。

  “真是我的好儿子……妈妈一定会,让小泷在这里过的开心的……”

  就在母子二人相拥而眠之时,在一处名为“玉马”的神秘组织内,几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正在进行着极为机密的交谈。

  “确认季云萝已经在那里安家了吗?”

  发问的女子,从声音中听得出,似乎带有不怒自威的威严。

  “没错……这事情是千真万确的。”

  回答的女子,声音温婉雅致,却似乎已经不再年轻。

  “哼!堂堂玉马的首席调教师,居然会带着儿子去那个地方!着简直是玉马的耻辱!”

  有些愤怒的女子,声音似乎颇为尖利,但也比另外二人听起来要年轻一些。

  “按理说……我们不该约束云萝的私生活。不过玉马现在很需要她……所以……”

  声音威严的女子说道。

  “我去吧……我一定会把云萝带回来的。”

  没等这名女子说完,声音婉约的女子便插口说道。

  “好吧……记住,云萝是个固执的人。你一定要让她重新想起过去那种荒淫却快乐的生活……让她想起自己的身份和职责。”

15107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