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鸳鸯戏水

鸳鸯戏水
  叶花跟罗伯特聊得正唤,突然手机响了。叶花拿过手机一看。竟然的武斗打来的电话,她放下耳麦,心狂跳了起来,武斗问她为啥关机,她咋说?她在心里琢磨着这件事。她平息一下自己的心跳。然后接了电话。
  “叶花,你咋才开机啊,你干啥去了?”
  电话接通后,武斗劈头盖脸的问。
  “啥也没干,咋的了。”
  叶花尽量装着平静。“早晨起来晚了,忘开机了。”
  “叶花,你知道我现在在那吗?”
  武斗佯装神秘的说。
  “在那?”
  叶花问。
  “就在你跟前。”
  武斗说/“在我跟前?那呢?你就蒙我吧。”
  叶花说。
  “我跟史密斯先生和甄妮小姐在一起。”
  武斗说,“在西桥酒吧。你快点过来吧。”
  “你在多论多?”
  叶花佯装惊讶的问,其实她早就知道武斗已经来了。是史密斯告诉她的,幸亏她开机第一个电话的史密斯打进来的,要是武斗就麻烦了,当时她正在意大利。武斗让她过来,就是飞她也飞不过来啊,想到这儿她惊出一身的冷汗。“你过来咋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啊?”
  “我想给你个惊喜。”
  武斗说。
  “好吧,我马上就到,一会儿让你看看我新买的别墅,”
  叶花说。
  “OK。”
  武斗说。
  放下电话,叶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来武斗并不知道叶花跟大卫的,她是多疑了。叶花准备出门,她看到电脑屏幕里那个罗伯特还在直勾勾的看着她。叶花来到电脑桌前,拿起耳麦戴上,然后说。“罗伯特,我出去有点事,改天再聊好吗?”
  “好吧,”
  罗伯特说。“你去忙吧。我明天去你公司找你行吗?”
  “好的。”
  叶花说完就关了视频,然后驱车来往西桥酒吧赶,夜色阑珊,多伦多这个繁华的都市,灯如星河。叶花行使在公路上,车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时不时的随着车的节奏涌进车内。将车内照得明亮。叶花非常惬意的来到西桥酒吧,叶花一进门就看到了武斗,虽然酒吧的灯光很幽暗,但她还是看到了武斗们。他们在一张桌前。谈笑风生。
  叶花袅袅婷婷的向武斗们走去。
  “叶花来了,快请坐。”
  第一个发现叶花来的是甄妮,她慌忙给叶花让坐。
  “不客气,大家好。”
  叶花微微的一笑说。“武经理,你来之前咋不非我打个电话?”
  叶花带着慎怪的口气问武斗。言语中带着撒娇的部分。使武斗听了心情非常舒畅。
  “来时有些匆忙,”
  武斗嘿嘿的一笑,问,“你喝啥酒?”
  “随便。”
  叶花说。“史密斯总裁和甄妮小姐一直陪着武先生来的吗?”
  “当然。”
  史密斯微笑的说。“武先生是我的朋友,又是我们的合伙人。我怎能失陪呢。”
  “是啊,”
  甄妮小姐补充的说。“舍命陪君子吗?”
  “没有想到甄妮小姐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地道。”
  武斗说举起酒杯,他跟各位一一碰杯,碰到叶花那儿。他说。“叶花经理是后来的,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后来者居上。叶花,你多喝点,女人只要多喝酒才疯狂。我喜欢女人疯狂。”
  武斗直抒心机,把叶花弄个大红脸。
  “还是武经理有经验啊,”
  甄妮打趣的说。“这么了解女人。这么说武经理很喜欢能喝酒的女人了?”
  “别听他胡扯。”
  叶花白一 武斗一眼。说。“一张臭嘴不知道说啥好了。”
  “武经理是在开玩笑,大伙别往心里去啊。”
  史密斯解围着说,他看出了叶花的尴尬。这样僵持下去对谁也不好。
  “就是,”
  武斗在叶花肩上拍了拍。“开开玩笑,生气了。”
  “去。”
  叶花甩了一下肩。
  “好了。打住。”
  甄妮说。“玩笑到此为止吧。叶花,你喝酒。我们都喝不少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
  武斗给了甄妮一个台阶下。“叶花,你喝好了吗》如果你喝好了咱们就撤,我们都没少喝,是吧?”
  “是啊,”
  史密斯站了起来望着叶花。叶花也站了起来,史密斯去了吧台结帐去了。
  花娟本打算向陶明借一项款。可是彭川卫对她非礼后,她放弃了这个念头。心想凭什么为这个色狼张罗买矿的款子?
  就在这时花娟接到了陶明的电话,他要接她出去吃饭。花娟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跟他出去。
  陶明跟花娟在饭店落坐后。服务生就过来。递过菜谱,说。“先生,女士,请点菜,”
  “花娟,你点。”
  陶明掏出了烟,望着花娟说。
  服务生下去后。陶明问。“花娟,你最进好吗?”
  “还行。没有你风光,不过还算过得去。”
  花娟有些嘲讽的说。其实最近花娟很不开心,许许多多的事斗使她郁闷。但这些事只能埋在心历不能对任何人说。
  “我有啥风光的,不过开了一家公司。”
  陶明很低调的说。“现在经营的好一点罢了。不像你捧着金饭碗。”
  “我那也叫金饭碗?”
  花娟自嘲的说。“那像你啊财大气粗的,我现在算明白了,这年头没有钱,啥都不行。”
  “商品时代就这样。”
  陶明说。“听说,你公司想买一座煤矿?”
  “你听谁说的?”
  花娟觉得陶明是从那知道这个信息的?她感到很惊讶。是谁透露给他的这个机密的?花娟百思不解。
  “你别管听谁说的,这件事有还是没有?”
  陶明得意的望着花娟。
  “现在是商品社会,信息就是财富。做为一个企业家,如果不掌握这座城市里的各种经济信息。咋能在商场上游刃有余的施展自己的能量啊。”
  陶明高谈阔论了起来。
  “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回答你。”
  花娟现在明白了,原来陶明今天请她来 ,是想向她探底的。花娟讨厌这种卑鄙的行为。“这属于商业秘密。”
  “花娟,你越来越成熟了。”
  陶明端起酒杯,跟花娟那杯盛着标半杯的红葡萄酒的酒杯碰了一下。说。“来花娟咱们干一杯,”
  花娟端起红色的酒杯,冲着灯光望了望杯中的酒,说。“这酒的颜色真浓。”
  “不但酒色浓。你的颜色也浓。”
  陶明说。
  “我的颜色?”
  花娟不解的问。
  “你一向喜欢红色。”
  陶明喝了口酒说。“你看看你全身上下除了你皮肤是白色外,几乎都是红色的,像火一样的燃烧着。”
  “我就喜欢红色。红色象征的热情。”
  花娟很自豪的说。“你喜欢啥颜色?”
  “我也喜欢红色,不然我能这么欣赏你吗?”
  陶明感慨的说。“花娟,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在街上看到你时的情景吗?”
  花娟想起几年前的那天上午,仿佛就在眼前,岁月的流逝真的太快了,转眼间就是几年。那天由于彭川卫的骚扰,花娟没有上班,而是选择了逛街。这些多年来,她还没有离开彭川卫对她的性骚扰。想到这花娟不禁的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是不是往事不堪回首?”
  陶明问。
  “是啊,这时间过得可真快,”
  花娟说。“好像就发生在眼前,一晃就是几年了。那天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似的。”
  “是啊,回忆的美好的。但这需要岁月的沉积。”
  陶明很深刻的说。
  “陶明,你现在又是以前的你了。”
  花娟喝了一小口酒,她将她鲜红的唇印印在酒杯上。非常的触目惊心。美轮美奂。
  “花娟,你真有气质,”
  陶明说。“你是一位很有品位的女人。虽然咱们从认识到同居,以及最后分开,但你在我心中的位置始终是最高的。我非常缅怀那些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假如还能从来的话,我会好好的珍惜的。”
  “人往往很容易得到的东西不去珍惜。”
  花娟手拿着酒杯,看着呸里的红酒。说。“失去的时候再珍惜已经晚了。”
  “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吗?”
  陶明过是何等的聪明。
  “你自己品味……”
  花娟扔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人只有经过风雨,才能活出成熟来。”
  “花娟,其实咱俩也不因为啥,”
  陶明抽着烟,烟雾在把派房里萦绕。“就是因为那啥时候我不咋回家,我不是忙吗我,我在筹建新公司,这里里外外都由我张罗。你说我那有时间匹陪你。”
  陶明大胆的将他的手搭在花娟裸露的露脐装外的雪白的香肩上。花娟一拧身陶明的手从她的香肩上滑露了下去。
  “你不要跟我解释这些。”
  花娟说。“我今天能出来跟你吃饭也不是让你对我解释啥的,你别误会,人有的时候在于缘,缘尽了。就会自然的分开。”
  “你是不是对那个李晴耿耿于怀啊?”
  陶明问。
  “别跟我说她,”
  由于花娟喝了酒,她的脸颊绯红了起来,十分撩人,十分妩媚。“说她还有意思吗?”
  “花娟,我跟她真的没有啥啊。”
  陶明虚伪的向花娟表达着他的意图。“她只是我手下的一个经理,我跟她纯属业务往来。”
  “还有肉体往来。”
  花娟嘲讽的说。“这也是为了业务的需要。”
  “花娟。你……”
  陶明被花娟噎的说不出来话来。
  “咋样,陶明别看你在外面很风光,你要是真正跟我论谈起来,你不一定是对手。”
  花娟用她好看的杏眼望着他,“这叫以理服人。”
  “花娟,你到现在还在怀疑我跟李晴是吗?”
  陶明睁着惊讶的眼睛问。
  “你俩的事与我无关。我不关心这样事,”
  花娟咄咄逼人的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了,再七百年的谷子八百年的糠没有意思。”
  陶明被花娟呛了个大红脸,便沉默下来,这顿酒也喝的无滋无味。不欢而散。
  叶花把武斗领到她在加拿大新买的别墅里。
  武斗进屋后就对别墅里的各个房间和各个实施进行了参观和检查。武斗还算比较满意,尤其他对浴比较感兴趣。
  浴池在卫生间的一侧,地面和墙壁都是用白瓷镶嵌的。十分洁净,十分亮堂,而且浴室冷热水管都有,24个小时供水,这儿是加拿大人的富人区。环境优美,花团锦簇。
  武斗拧开浴室里的水龙头,他在往浴盆里放水。热水和凉水一起放。然后他当着叶花的面将自己扒得精光。
  武斗被甄妮撩拨的欲火难挨,他赤身裸体的抱住了叶花,隔着裙子,嗅到了她身上的香气。使他亢奋了起来。
  “你咋不知道羞涩。”
  叶花扭着身子争脱着他。“不啥的,你跟我也不是第一次,还楞跟我装纯。你身上的那快肉我不熟悉。来咱俩一起洗洗鸳鸯浴。”
  “你不能含蓄点,说得这么赤裸干什么?”
  叶花说。“我最烦你这一点,口无遮拦。”
  “是吗。我这叫实在,心里咋想的就咋说,不会拐弯抹角,”
  武斗伸手就去扒叶花的衣裙,他赤裸的肌肤在叶花衣裙上摩擦,感受到了肌肤对肉体摩擦的那种美妙,这使武斗非常惬意,他把他那高高耸立的东西在叶花的臀部上摩擦,给他带来了愉悦的快感。
  “你真缠人。”
  叶花扭着身体,虽然她不习惯武斗的这种挑逗,但她还是没能拒绝他,因为她的一切都是武斗给她的,包括这个别墅,她只能对武斗实行忍让。
  武斗抓住叶花肥硕的乳房,在那上面揉搓了起来,“加拿大真好,在加拿大搂着女人更好,等我退休以后,咱俩就在这里安度晚年。”
  “是吗?”
  叶花扭动着身子,撒娇的说。“那可不一定。你有那么多的女人。到时候还不知道你跟那个女人在这里过呢。我可没有这么福份。”
  “叶花,你现在还在怀疑我对你的是不是真心吗?”
  武斗攥住叶花乳房的手停了下来。认真的问。
  “好了,不说这个了。”
  叶花怕武斗生气。花锋一转,说。“那多是以后的事,现在还是行动后一天是一天吧,那么久的事想一想都累。”
  叶花几乎是赤身裸体了,因为她的[衣裙被武斗弄得七零八落,像原始部落人身上的树叶,隐隐约约裸露着身体的隐秘。这使叶花更加性感,有的时候人都在渴望异性的身体从衣服剥离开来,但但这个人一丝不挂时,反而会感到索然无味。即使这个女人再香艳。缺少服饰的陪衬,也多多少少会失去一种韵味的。
  叶花的身上红色的裙子已经大部分对着武斗开放了,武斗定睛的打量着鲜活的肉体,更加冲动了起来。
  “叶花,你知道吗?你现在这种姿势更美。”
  武斗激动的说。“我更加喜欢你现在这种半裸不裸的女人。”
  “你是吃饱了撑的,”
  叶花扑哧的笑了起来。武斗拦腰住。也不管她身上的裙子,一下子把叶花扔进了浴缸里。
  叶花发出一阵尖叫,浑身上下就浮进了浴缸里。“缺德,我衣服啊,这套裙子可是我新买的了,好几万呢,你个死鬼。”
  “我再给你买新的,不就是钱吗,对我而言,只的纸而矣。”
  武斗去扯叶花那湿漉漉的衣裙,衣裙像水草一样在浴缸里飘荡,只是它的红色的而不是绿色的,叶花雪白的肌肤在红裙的飘荡之下,裸露出来香艳的春色,十分撩人,武斗用手去拨弄非常顽固占据着叶花身体上的衣裙,衣服有的时候很怪,它们怕水,但在水里想要把它们脱去很真不容易,因为水已经把衣裙打湿,因为衣裙里侵泡着大量的水份,使衣裙更加紧凑的贴在身上。
  武斗焦急的扯着叶花的裙子,越是焦急月是扯不开,叶花的裙子像长在她身上似的,很难被武斗脱下,武斗累得有点喘息了起来。
  “看看,你老了吧,还没弄呢就喘息如牛了。”
  叶花讽刺着武斗说。“老男人都这样。”
  “我才不老呢,”
  武斗反唇相讥的说。“是你穿着衣服跟我作对。”
  “这咋能赖我呢?”
  叶花说。“是你把我弄下水的。”
  叶花想起了大卫,她跟大卫即使做了两个小时,大卫都不敢会喘息一声的民主就是老男人跟青年男人的区别。
  武斗不这言语而是付于行动上,他将他那个高耸的东西伸进了叶花的裙子里,虽然叶花还穿着裙子,使武斗不能入港,可是叶花臀部的上的裙子的布料轻轻的摩擦着武斗的那个东西,使武斗更加亢奋了起来。 武斗将叶花弄到浴缸里,他冲动起来不管叶花是不是还穿着衣服,浴缸里的水很快和把叶花的衣裙弄湿了,它们粘在叶花身上很不得劲。
  武斗没有耐心的扒着她的衣裙,由于衣裙着了水,脱也不好脱,武斗干脆就不脱了,他将他那个兴奋的东西抬了起来,在叶花的屁股上摩擦了起来,虽然因为她身上的裙子隔着,不能直接接触到叶花的皮肤。可是。武斗还是感觉到了舒服。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另类的欲望。
  陶明跟花娟这顿饭吃的很不开心,虽然他俩嘴上没说,但心里都不太痛快。
  “花娟,现在你住那?我送你回家。”
  陶明和花娟走到酒店外面的停车场。
  花娟站在午夜的街头,霓虹满面,“我不用你送,你走吧,我打车回去,很方便的。”
  “来吧,”
  陶明打开车门,“还客气上了,真是的。”
  花娟无奈,觉得要是再固执下去,就有点不尽人意了。于是钻了进车里。
  彭川卫在比较优势的情况下,又让花娟逃之夭夭,这使彭川卫比较郁闷,本来那天他有许许多多的机会将花娟拿下,可是他想好好的品味一下花娟的味道,没有及时的把花娟做了,导致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他非常懊恼。
  自从庞影死了,启用花娟以来,花娟对公司经营情况还没有起色,这又是彭川卫的一块心病。到现在花娟还没有把买煤矿的那笔款子贷下来,彭川卫再也坐不住了。如果再这样托下去。那他就要前功尽弃了。
  彭川卫来到花娟办公室时花娟正在上网,这又使彭川卫很不快,“花娟,银行贷款跑的咋样了?”
  花娟抬头望了一眼,这个道貌暗然的家伙,心里非常厌恶,但脸上还是露出虚伪的笑容。
  “现在是事不好办啊。”
  花娟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来的老板桌前,坐了下来。“这么大笔的款项银行不给贷啊。”
  “你不会想办法。”
  彭川卫也不用花娟让就坐在沙发里,“你这个经理是咋当的,连这点事都办不来。”
  “想啥办法,用那天你对我的办法。”
  花娟顶了彭川卫一句,同时白了他一眼。“这个办法我可使不出来,因为我没有那么卑鄙。”
  “你……你咋这样跟我说话?”
  彭川卫非常气愤,没想到花娟敢跟他这么说话。“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随意。”
  花娟想起了那天彭川卫对她的性骚扰,血腾的就涌了上来。气愤的说。“就你这个卑鄙的是人还当董事长呢。在你手下干,还有好。”
  彭川卫被花娟这种火气给镇住了。没有想到这位向来温顺的花娟,竟然也有发火的时候。而且发起火来,一发不可收拾。
  彭川卫哑口无言,他怔怔的坐在沙发上,望着激动的花娟,想等她平静下来,终究自己对了花娟做了不轨的事,在这个时候总得让她发发脾气吧。彭川卫想。
  “你说说你都对我做了啥?”
  花娟不依不饶的说。她因为激动,脸架潮红,十分的动人,彭川卫望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在生气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风情,这种风情使他不忍心再对花娟说什么。
  “花娟,你在生气的时候更加美丽,”
  彭川卫靠在沙发上,那出了香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支,又拿出打火机,刚想点燃。
  “我这个办公室里不允许抽烟。”
  花娟不客气的说。同时她剜了彭川卫一眼,“你想抽回你办公室里抽去。”
  “花娟你今天咋的了,火气这么大,”
  彭川卫拿着烟僵在那里。表情非常尴尬,他没有想到花娟会这么赶尽杀绝。
  “没啥,生活压力太大,该发泄的时候就该发泄。”
  花娟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想把话往回拉。毕竟彭川卫是她的顶头上司。这样僵持下去,对谁也不好。
  “那到是,”
  彭川卫也不想再挑起事端,因为在花娟身上他做的是有些过分。所以他也不想再惹她。缓和的说。“刚才咱俩的情绪都很不好,都有些失控。今天不谈工作了,我走了,改天再谈。”
  “好吧。”
  花娟又恢复了平静,她心想跟彭川卫再这样僵持下去马队她没有好处,于是,她说,“你先回去吧,不是我撵你,今天我心情不好,让我平静一会儿,”
  彭川卫悻悻的走出了花娟的办公室。
  陶明回到家非常郁闷,他本想跟花娟缓和一下关系,没想到花娟这么的刚愎自用。其实他知道花娟他们公司要买煤矿,这笔银行贷款不是花娟轻易能贷来的。而且花娟又是公司经理,这项任务肯定落在她的头上,而且陶明手头又有一笔款项。足够花娟他们公司买下煤矿的钱。因为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向花娟抛出橄榄枝。可是他却把热脸贴在冷屁股上,使他非常气愤。
  陶明拿起了电话,我想给李晴打过去,但他抬起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已经是零晨二点了,太晚了,也许李晴正是睡梦里。
  陶明不情愿的放下了电话。但的他依然郁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他突然想了起来,不如出去找个小姐发泄一下,因为他照这样下去,非得憋出病来,可是他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得过性病,那种煎熬是非常痛苦的,想到这儿,他又忍了,自从得病以后,他有很长时间没有嫖过娼了。
  陶明还是下楼了,他想出去放放风,如果这样下去,实在的太郁闷了。
  城市没有夜晚,虽然夜已经很深了,可是依然灯火辉煌。陶明没有去车库取车,而是步行在街头散步,街头少了白天的喧哗,但依然人偷涌动。
  “大哥。寂寞吗?”
  一位衣着性感,花枝招展的女人迎面过来,她嘴巴上叼着一支烟。猩红的嘴巴在路灯照耀下,更加打眼,陶明楞住了。他定睛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女人。女人浑身飘逸着浓浓的香水味,这种味道特别刺鼻。使陶明不得不对她重视。
  女人穿的很暴露,几乎把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暴露了出来。香肩如雪。活色生香。
  女人穿着一件很短的红色裙子,丰腴的大腿在午夜的街头闪烁着温暖的光环。短裙紧紧的箍在她那圆润非常的屁股上,让人见了心惊肉跳。呼吸急促,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精的化身。
  “你多大了?”
  陶明问道。
  “真没礼貌,女人的年龄是保密的,你连这点小常识都不懂?”
  女人说完吃吃的笑了起来,那种笑非常让人温暖,充满的诱人的魔力。
  “是吗,这一点上我还不咋懂。”
  陶明站在路灯下望着女人。“寂寞你有啥办法治?”
  女人依在路灯下暧昧的一笑。说。“我有祖传秘方,专治寂寞。”
  “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江湖医生。”
  陶明往前挪了挪,“什么价?”
  女人伸出猩红的五个指头。女人的长长的指甲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市场价。”
  “这个街是谁规定的?”
  陶明跟女人打趣的道,其实他不想找这样的女人,但是她很寂寞,他想跟女人开开玩笑已解自己的苦闷。
  “这是外汇牌价。”
  女人嫣然一笑,风趣的说。“跟世界接轨。价格也一样。”
  女人说完吸了一口烟,烟在她的吸吮下闪烁着一点红色的火,照亮了她的脸颊,然后女人把口中的烟雾吐在陶明的脸上。
  陶明非常惬意的欣赏着这个女人妖冶的撒娇。他上前了步搂住女人的腰枝,女人的腰枝很柔软,同时女人身上的香气也扑鼻而来。
  女人勾住陶明的脖子,一双波光闪闪的大眼睛,像黑暗的明灯把陶明照亮。女人温柔的说。“先生对价位没有疑义吧?”
  “你很会做生意。”
  陶明箍住了女人的腰。将她丰满的胸脯贴在他的胸口上,他感受到了她那喧软和富有弹力的胸脯。十分撩人。
  “是吗?”
  女人双手勾在陶明的身上,突然把自己小巧的身子腾了出来,她那双雪白的大腿夹在陶明的腰上。“我很会玩的,包准让你销魂,”
  陶明忙伸手兜住女人的屁股,女人的屁股非常柔软,使陶明的心也柔软了起来。他想在她那上面抚摸。可是女人又从他身上下来了。
  这使陶明若有所思,非常失望的望着女人。女人妩媚的脸庞在灯光下是那么的鲜艳,光彩照人。
  “在那干啊?”
  陶明很直接的问女人,他怕女人生气,不安的望着女人。
  “着急了?”
  女人莞尔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你不会赖帐吗?”
  “怎么会呢。”
  陶明莞尔一笑。说,“你看我像赖帐的人吗?”
  女人定睛的打量着陶明,说。“看你这一身明牌不像。不过啥事都得防着点,你能不能先付一半的酬金?”
  “摸不信任我?”
  陶明吃惊的问。
  “在商品社会,一切都往钱上看,只有钱能衡量商品的价值。所以我不信任任何人,我只信任钱,只有钱才是硬道理。”
  女人笑着说。
  “你很让我失望。”
  陶明说,“半来我对你的美好的感觉在这一刻被你打碎了,再也找不回来了。你走吧。”
  “你咋的了?”
  女人惊讶的问。“我也没说啥啊,你这呢的大男人咋还跟我一的小女人一般见识,真是,一点男人风度都没有。”
  “你如何就认识钱,那就算了。”
  陶明有些激动的说。
  陶明的举动使女人大惑不解,女人喃喃的说。“要钱咋的了,难道我不能要钱吗?我的服务就是收费的。”
  女人懵懂的望着陶明,不知道那儿得罪了他。
  陶明忽然想了起来,女人原来是站街的鸡,她不收钱收啥。想到这陶明又释然了,难道他能跟站街的女人发生爱情吗?他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很荒唐。
  陶明从口袋里掏出了钱,甩给了女人。说,“拿着走吧。”
  女人接各过了钱。怔怔的望着陶明,“咋还不走啊,走啊。”
  陶明嚷了起来,幸好夜深人静没有多少人路过,不然就要遭到人们的围观。
  “我不要你的钱,我没有为你服务,这钱我不能要。”
  女人又把钱塞给了陶明,说,“我们做生意的人最讲信用。”
  陶明被女人的举动惊呆了,他怔怔的望着女人,女人扑闪的大眼睛在黑夜里闪烁着。十分明亮。像火焰一样,点燃了陶明的心。
  在那一瞬间。陶明对女人并在是厌恶,而是敬畏。没有干这个的女人不爱钱的,而这个女人却把钱看得这么淡,甚至把钱又给他扔了回来。
  有这种勇气的妓女是不多见的。陶明从新的看待这个女人。
  “你别以为自己有两糟钱就狂妄着目中无人。姑奶奶还真不吃你这套。曾经姑奶奶挣大钱时,你还不一定在那要饭吃呢,”
  女人长叹一声。“嗨,今非昔比啊。”
  陶明听出女人话中有话,便问:“这么说,以前你也是做生意的?”
  “当然,我那时候的生意做的很大。”
  女人眼睛一亮,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是被人骗了,骗我的就是你们男人,什么爱情啊,都***见鬼去吧,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的身有感触啊。不说了,我跟你说这小写干啥?”
  “说说无妨,也能出出气。”
  陶明鼓励着说。
  “没意思,还是不说了好,往事不堪回首。”
  女人很沧桑的说。“过去的事再提它就没劲了,过去干啥都不重要,还是为了今天的生存考虑吧。”
  陶明见女人不想把她的不幸说出来。再追着让她说,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是他却从新的看待这个女人了,这个女人的形象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她再也不是站街的鸡了。而是个商人,一个很就不起的商人。
  “好了,我走了。”
  女人扭着腰枝向花园方向走去,她那跟高的高根些踩在人行道上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这种声音似乎踩在陶明的心上,他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望着女人曼妙的潜影就要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便追了过去。
  陶明望着女人扭动的屁股和她那雪白的大腿。热雪突然沸腾了起来。他定睛着望着前面这性感的女人。欲望突然升腾了起来。
  女人回头看到了陶明,不屑的说。“你跟着我干啥,你也不跟我做生意?”
  女人并没有停留下来,她继续往前走,高翘的屁股在她乍小的裙子里,凸现出来,十分曼妙,十分撩人。
  而且还裹胁着一缕幽香,向陶明扑来。陶明春心激荡。说。“我想跟你做生意。”
  女人站住了,高跟鞋美妙的声音随着女人停下了脚步,戛然而止。女人楞楞的望着陶明,说。“你是为了怜悯我吗?”
  “不是,”
  陶明怕他的话再次使女人受到伤害,忙说,“是生理需要。”
  “庸俗。”
  女人莞而一笑,讽刺的说。“像你这么高贵的人咋还干这事,你在办公室里一定有漂亮是女人秘书吧。”
  “恩。”
  陶明说。“有一个,这跟有没有秘书有啥关系啊?”
  “你没听说网上流行一句话吗?”
  女人嫣然一笑,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吗?”
  女人说完自己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陶明也符合的笑了起来,然后他说,“我可不敢干秘书,不别秘书干了就不错了。”
  “是吗?你的秘书这么风骚?”
  女人暧昧的笑了。
  陶明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说。“不好意思,我说错了,我咋能被女秘书干呢?”
  陶明越解释越蒙,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说了啥。他怔怔的望着女人。
  “你别解释了,反正是这么回事。”
  女人嫣然一笑说。“你天天守在如花似玉的女秘书跟前,咋还来找我,看你这样也不像猛男啊?”
  陶明望着风情万种的女人,说。“猛男能看出来吗?你知道猛男啥样?”
  “当然知道啊,你肯定不是。”
  女人嘴角往上一牵,嘲讽的说,“猛哪没有你这种气质的,你带着秀才的气质,咋能跟年、猛男相提并论呢?”
  陶明上前一把抱住女人,使劲的在她那裸露出大半个乳房上一捏,女人发出夸张事的尖叫,说,“你轻点好好,不疼啊?”
  “找个地方。”
  陶明边揉搓着女人的乳房边说。
  “就在这吧,”
  女人说。
  陶明四下望了望,他们在公园的栅栏外,他惊讶的问。“这咋弄啊?”
  女人在陶明面前撩起来裙子,将她那雪白的屁股裸露了出来,女人居然没有穿内裤,这更让陶明震惊。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