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迷药下的少妇

迷药下的少妇
 扔下相机,强尼立在床边,一面瞧着小青已按耐不住、在床褥上蠕着、扭着,腾着的模样,一面解开衬衣扣、连里头穿的汗衫同时脱了;露出他魁武、健壮的上身体魄。然后,未脱下内裤,他就弯着腰,剥下小青湿答答的裤袜、三角裤;又拉她坐起来,手绕到她背后,把奶罩解了;最后才搂抱住小青,将她赤裸裸的、娇小的身躯置躺在床上,自己也爬上床,侧倚在她身旁;低下头,吻着小青早已发烫的唇……

  仅管杨小青不知已有过多少次与男人上床的经历,但每一次,和每个不同的“情人”,从调情到真枪实弹作爱的过程,都因她心境、情绪不同,而体会到极为明显相异其趣的感受。甚至就是和同一个男人,在各种景况、或不同的时间及地点幽会时,也都一定会有十分独特的感觉。

  虽然她肉体的欲望及性爱的行为,在任何一次与男人上床时,都蛮大同小异的,但她所表现出的自己、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期盼、或她想对男人表达的情感、欲求,却又总是完全不一样的。

  像此刻,在酒精和药物产生的作用下,小青迷迷糊糊地和一个才在舞厅里认识不久的英国男人抱在一起,忘情地向他索求肉欲的解放和满足。她自己都不明白心里真正要的是什么、或要的究竟是谁?……只能想到的,是她已吞下了快乐丸、需要快乐、忘掉一切地放纵和肆意地渲泄……只要在身子里得到男人、任何男人的充满,让自己舒服、畅快、欲仙欲死地享受感官极乐;她就什么都愿意、什么都肯做了!

  但从地球另一端来到台北的强尼,是不可能明了小青此时心境的;他只像个知道追求、也很懂得如何达到享乐目的的男人,用一颗小小的药丸和几句甜言蜜语,就把她连哄带骗得在镜头前,摆出淫秽不堪的姿势,任他拍下衣衫不整的半裸照。……

  而且,他还当小青在聚光灯下、蒙眬不清地隔着裤袜手淫时,架好录影机,摄下小青期待快乐、满足而作出的、自己一向认为是绝对“见不得人”

  的动作;也录下了她哼出的阵阵呻吟、欲火难耐的娇呼、和如荡妇般的浪叫声……

  而此刻,强尼把已经好几次要高潮却又被制止的小青弄上了床,剥光了她全身的衣物,由她的唇,吻到颈、胸、乳房和奶头,舔弄、噬咬她硬突挺立起来的紫红色的肉葡萄;密密地亲着小青雪白的肚子,舌尖钻进她肚脐洞里戳弄一番之后,舔到她的小腹下面。……同一时间里,他的两手,也不断在小青全身上下四处抚摸、搓揉、按摩……

  杨小青痴迷、陶醉无比地呻吟、娇哼不止;她的头,在床上左右、左右摇甩,两只小手抚在强尼的短红发上,抓不住它却还是抓呀抓的;她嘴里喃喃不清地呓着:“宝贝,宝贝~,宝贝~!……”整个身躯在男人的舔吻、爱抚之下,不停蠕动、扭曲、摇摆、振甩……

  “甜心!金柏莉,你真是美极了!你全身都美,美得令人要发狂……”

  “真的爱吗,宝贝?……我也好希望你会发狂耶!”小青喃喃地回应他。

  “嗯~!当然了,小甜心!只要你表现得更惹火、诱人,你的激情就会传染给我,就会教我也更疯狂了!……”

  强尼边说,边把手探到小青的屁股底下,由她的尾脊骨,摸到她凹陷的臀沟里,手指顺着肉槽,直探到小青湿湿的肛门上。它一被触到,小小的肉口就像触了电似的、一紧一松地夹着男的指头,阵阵收缩起来……

  “喔~啊!!啊!宝贝!……你好会摸唷!我那地方……最敏感了!”

  “是吗,甜心?如果我猜得不错,大概也是你身上最灵巧、最美妙的地方吧?……来,翻过身子,让我瞧瞧!”说着强尼将小青翻转了趴在床上。

  呈在聚光灯下,全身赤条条裸体趴着的杨小青,雪白的圆臀,显得极其丰满、晶莹剔透地若一盏会发光的灯笼,由臀顶倾斜下去接着她的背脊、和纤腰的衬托,它优美如梨形的立体曲线更见突出。而中央为两片丰腴的肉瓣夹成的、那一条股沟肉缝,和仍然隐藏在缝里、神秘的、想必是精致、玲珑而诱人的肛门,也就更引人要产生无穷的遐思了!

  小青两条洁白无瑕的大腿,微微分开平铺在床上,两片后大腿的肌肤,虽然并不肥厚,但十分细腻、光滑,若凝脂般的看似柔弱无比、吹弹得破;而她大腿顶端与两片臀瓣的衔接处,由姿势使然形成的细缝,如两道弧线指向小青胯下、在灯光不及的阴影里的阴户、和闪烁着点点晶亮的淫水液滴;诱惑地引导注视者的目光,进入那一块被乌黑黑的阴毛所覆盖的、令每个男人都要销魂蚀骨的桃源蜜穴……

  ………………

  “哇噢!真美!真是如花似月的……美极了啊!”强尼欣赏着、赞美着:

  “真漂亮!……甜心,你太漂亮了,我非把你摄入镜头不可!不然我会对不起相机、也会对不起你……今晚独一无二的美妙啊!”

  强尼跳下床,抓起照相机,就再度[喀嚓、喀嚓!]地拍摄小青赤裸俯趴在床上的风姿。以不同的角度,捕捉小青圆臀的曲线美、细腻美、和夹在她丰腴的屁股肉瓣中央,那一弧肉沟的优雅之美。一面拍,一面不绝口地赞美小青……

  或许是“快乐丸”在体内的药效渐弱,也或许是才上了床,身边的男人又突然跑走的缘故,杨小青趴在那儿,开始慢慢感觉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一个人好孤单;而且这样赤裸着,让男人看、让他拍摄自己在床上的照片,是一辈子从来没有过、也完全不能习惯的状况啊!

  “天哪!我……我怎么会这样呢!?……这岂不是羞死人的事吗!?……天哪!难道我已经完全忘掉廉耻、丢下自尊,沦落到让人拍裸体照了吗?……这…

  …这是怎么回事呢?!……“

  对自己问着的同时,小青听见强尼在按快门的[喀嚓!]声中说道:

  “金柏莉,甜心!你这么美的胴体,是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要心动……都会醉倒的啊!……尤其你这诱惑人的屁股,更像天生下来,就是件完美的艺术品咧!来!把屁股往上翘高一点!让它的曲线更突出些!”

  小青维持俯趴的姿势,上身侧弯了,回首朝向在床外的强尼瞧着,以十分为难、但又不知该如何反应似的表情,咬了咬唇,红着脸颊娇声应道:

  “好……羞人喔!这样子……什么遮掩都没有的……简直见不得人死了!

  你还讲人家屁股是……艺术品,害人家都……觉得好不好意思喔!“

  嘴上虽这么说,小青却又很听话般地,把圆圆的丰臀往上耸起了些。让强尼低弯着身子,将镜头对准自己突起的屁股[喀嚓!]一声,按下快门。

  ……然后,她才像赶不及似的,伸出一手向后捂到自己的屁股沟上,手指并拢朝下,挤在两腿交会的胯间,企图以小手的遮掩挡住任何视线;同时娇兮兮地嗔道:

  “不要啦,宝贝!……人家羞死了啦!……”

  [喀嚓!喀嚓!]毫不理会小青的“抗议”,强尼抢拍了她的娇羞状。

  “有什么可害臊呢,金柏莉?……刚才你在镜头前手淫,都一点不羞的,还说你好想男人;使我兴奋得肉棒子都勃起了!……而且,一摸到你美妙的洞口时,你也都好有反应的,我才忍不住……要为今晚留下永恒的纪念呀!……甜心!

  难道你不想我也像你的手指一样,那么亲密地爱抚你的屁股?更渴望插进你水汪汪的洞里吗?……“

  强尼的话,使小青羞惭得连眼睛都闭上了。但也奇妙地令她忍不住伸出一只捂在胯下的手指,往自己湿答答的肉缝里戳了进去。“啊~~哦!!”

  “啊~!羞死了,我羞死了!……但是我想男人……也一定想得要死了!

  不然,我怎么可能跟他……第一次见面,就来他这里?!……又怎么可能丧尽廉耻的,在他面前手淫哪?……天哪!……不!我疯了!……一定是想男人想疯了!……啊~!是啊!我需要爱抚……需要……大鸡巴插到我里面去啊!……“

  杨小青早已迷糊不清的意识,和紊乱不堪的思绪,在她内心的叫喊中,显露无遗。似乎好像记得、却又无法记得的事,明知自己一向空虚的心灵,和身体里面一直受到“性饥渴”的折磨,全都混为一团,纠缠在一起,再也分不开、扯不清了!

  小青唯一能清楚感觉到的,是她已经戳进阴道的中指;像一根好急迫的、男人的阳具,在自己身体里快速抽插,愈插愈使自己不能满足,愈觉得需要一个真正的男人!仅管整根中指都埋入了肉穴,而且在里面尽湿的肉壁上,不停扣挖、刮弄,却仍然无法教自己感到被填满、被充塞……

  “不!……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子啊!!……天哪!这么小,这么细细的一根东西,……怎么够?怎么能让我满足嘛?!”“不~!……不!”

  “不能满足吗,金柏莉?……那就腿子跪着,屁股举起来嘛!……对啦!

  就是这样!“[喀嚓!]”你蛮会的嘛,甜心!……嗯~真好看!……这姿势可把你身体最漂亮的部位……突显得更诱人了!“[喀嚓!]

  “这种姿势!对呀,就是这样……跪爬在床上的姿势!我已经让不知多少男人看过,玩过了啊!……可是,他们的鸡巴,个个都好雄壮,好伟大!

  ……只有丈夫的,才像我手指头这样细细的啊!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丈夫那么小的!……我要大的,要好大、好大的嘛!……“

  可是,小青的身子,已经耐不住这种渴望的煎熬;她两膝用力,将自己屁股撑得更高了。绕过丰臀、伸到阴户上的手,中指插在阴道里挖个不停、还把食指也伸进滑溜溜的阴唇嫩肉当中,猛烈捻着那颗硬突突的阴蒂,在肿肿的肉粒上,又拨、又扣;企图给予自己最强的刺激。

  “啊!……啊~!!……喔~~啊~~!天哪!!”小青高声叫了起来。

  因为姿势的缘故,小青整个上身都趴下去了;肩头撑在床上,细瘦的手臂,必须伸得直直的,才够得着屁股和阴户。她用力把自己细细的腰压弯垂下去,圆臀也因此看来耸得更翘、更高;就像小青在不同的旅馆房间镜子里看到自己,跪爬着、让不同的男人从后面一直戳、一直戳的样子。……

  “啊!啊~~!……啊~喔呜~!!”小青一下高、一下低声地呼着。

  强尼的内裤被阳具拱得更高了;他[喀嚓、喀嚓!]继续抢拍镜头中的小青。为了摄下她这时脸部的特写,他爬上床,腿子张开地跪在小青面前,快速按着快门。还叫她朝镜头看。小青听了,眼睛张开,一看见强尼四角裤拱起的那一大块东西,就全不自觉地把屁股扭了起来;同时,两眼朝上对男人翻起,媚极地瞟着、却也羞极了似的娇嗔道:

  “不要啦!……人家,羞死了啦!”但马上又禁不住喊着:“噢~呜!”

  “金柏莉,你叫得那么好听,连屁股都会自动的扭,还说不吗?……何况你这么性感的表现,引得我这家伙……又硬又大的,早就想戳进你洞里,把你干了,而我都没强迫你,还耐心地为你拍照留念……”

  “宝贝~!我……我……”

  小青猛摇头想解释,却只能我、我的讲不出口。她忍不住把原先弄自己的小手伸到强尼裤子上,抓住那根大肉柱子,迫切地搓揉起来。

  “我……我也没说不要嘛,宝贝~!人家是……早就想要作爱的啊!……可是你又叫人家……摆成那种羞死人的姿势……手淫;……那……我手指那么细小,害我一面弄、一面愈觉得指头像我先生的东西,就愈没法满足……才会叫不要。不要的嘛!……”

  满脸绯红的小青,结结巴巴地解释着时,小手却一拍也不停、在强尼的四角裤上搓揉他愈胀愈大的阳具。……于是,他笑咪咪地干脆把内裤脱了,让那根勃起、硬挺的钜棒,对正小青的脸,昂头昂脑地呈着它的威风。

  一见到它,小青立刻就伸手要握,没料到肉茎的直径竟粗得她小手根本无法盈握,连指头都合不上;只能勉强抓着它,用力搓揉。同时,她也如花般的绽开了笑靥,对强尼抛着媚眼,好感动地唤道:

  “哎哟,宝贝~!人家早就要你用这根……好大好大的……鸡巴,跟我作爱嘛!……再不给人家,人家的快乐就要变得……好不快乐了啦!宝贝,宝贝~!

  来嘛!来嘛!……“

  “好吧!金柏莉,既然你这样等不及,我就给你吧!……不过,你得让我…

  …再拍几个你臀部无比迷人的镜头,把你为男人而扭屁股的性感、妖媚留下写真纪念。……我答应你,拍好了,我一定把你弄到快乐的要死,比做神仙还痛快!“

  说完,赤裸的强尼抽身下床,留下全身也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小青、在聚光灯下翘高了屁股。

  “原来,他也是喜欢我……这种姿势的啊!……”

  杨小青想着时,耳中听见的,是音响里播出不知何时取代了非洲音乐的、阵阵袭来的海潮声,彷若涨落不息的潮汐,拍打着沙滩;如波涛擎天卷起、又以雷霆万钧之势掷泻在汪洋中;也像巨浪冲击在岩石上、碎裂成万千白雾般的水珠,汇为洪流、洗刷着崖岸。……周而复始地,起伏、荡漾;周而复始地,澎湃、汹涌……

  “喔~!……喔~~啊!……喔~~~喔~啊!!”

  小青一声声地唤着、呻吟着;有如随波逐浪、在海潮中载浮载沉、飘摇荡漾,而她的圆臀也跟着节拍,扭摆、旋摇。……先是款款委婉地、一波接一波地曳着、晃着;然后又一轮接一轮地转着、甩着;到最后,她白白的屁股就像浪涛般激烈地、两拍当一拍的猛扭了起来……

  “扭得真美!金柏莉?你喜欢这样……扭屁股的,对不对?”强尼问她。

  “喔~!是!……我喜欢。这样扭……啊~~!!”小青扭着回应。

  [喀嚓!]“你的男人也一定爱看你这样扭屁股的吧!嗯?……”

  “是啊!他们……一看我这样扭,鸡巴就会好大、好硬了耶!欧~~喔!

  宝贝!你……你也爱我的……屁股吗?“小青回首望着男人问。

  “当然啦!甜心,你的屁股真……可爱极了!”强尼赞着。[喀嚓!]

  强尼一面赞美、一面将相机移近,拍摄小青圆臀的特写镜头。[喀嚓!]他还叫小青把跪着的两腿向外更分开些,要她两手,把屁股肉瓣扒开,好让他拍她美妙的肛门、和底下艳丽的阴户。小青完全依言照作了,用肩头抵着床,两后向后伸到臀上,剥开两片臀瓣,将自己“最隐密的私处”毫无遮掩地呈在聚光灯下,任由男人[喀嚓、喀嚓!]地摄入镜头……

  在阵阵不绝的波涛声中,小青的脑海里,仿佛看见自己被“第一任男友”

  教导着如何以跪爬在床上的姿势,让他从后面插入;看见自己一次又一次,在不同的汽车旅馆房间里,翘高了屁股,让“现任男友”在后面两手拉着自己的臀、猛烈地往底下的肉洞里戳;戳得自己大声呼嚎、叫个没完。

  她还看见自己被那个银行经理——查理,用阳具形状的塑胶钜棒插入肛门时,高潮一直不断;当然,也看见自己在儿子家庭教师——坎的住处,和他玩着的“肛交”的游戏……

  杨小青感觉自己的淫液都流到大腿上了!疯了似地甩着屁股,喊着:

  “啊~!啊~!!宝贝,我湿得连水都……滴出来了!啊~!!宝贝~!

  操我吧!别让我再等下去了!……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我里头,让我快乐,让我满足吧!!“

  小青已把下午才跟她在台大校门外茶艺馆里口交的“情人”——徐立彬,忘得一干二净了!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