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二度性事的破裂

二度性事的破裂

  庞影的电话响了,但她老公不想让她接听电话,因为这是在他们做爱的紧要关头,老公已经把子弹压进了枪膛,勾动扳机就要开火了,所以庞影往下推他,他都不下去,依然忘我的做着,庞影一急,使劲的将他推了下去,老公的枪失去了方向,就像他刚要射击,却被人将他的枪打落了一样。子弹哑在枪膛里。使老公特别难受。
  “别闹,单位有事,”
  庞影起身拿起手机去了书房。此时的手机已经不响了,庞影按照来电的手机号码又打了过去。
  “陶明,你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干啥?”
  电话接通后庞影不客气的问。
  “庞影,你快来救我。”
  陶明说。
  “咋回事你说清楚。”
  庞影着急的问。“你在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在派出所里,你过来好吗?”
  陶明紧张的说。
  “你别着急,慢慢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庞影安慰着他说。
  陶明反而不好开口了,他咋向庞影说,他有些支吾。
  “你不好说,我也不问了,”
  庞影识趣的说。“你在那个派出所,让我做什么吗?”
  陶明便把他因为什么被抓。以及警察要罚款的事一五一十的对庞影说了,庞影有些犹豫了,陶明咋干这种下作的事,在她心目中,陶明的形象一直挺高大的,战争他竟堕落的跟妓女上床,一股醋意和怨恨漫上心头,她曾经跟陶明上过床,挺怀念那消魂的时刻,现在这个家伙竟然背叛了她,这使她气愤。
  “这事你找我干啥?”
  庞影说。“我不能为你嫖娼埋单吧?”
  “庞影,你听我说,”
  陶明急了,如果庞影不管他,他就要去看守所,“我这是走偷无路才找你,如果不交罚款,我就要被送走,现在只有你能救我。”
  “你现在不是跟花娟生活在一起吗?你给她打电话啊。”
  庞影讽刺的说。“让她来赎你啊,为是么找我,好事你咋不找我?”
  “庞影,这事咋好跟她说?”
  陶明有些急噪的说。“我是信任你,才找你的。”
  “你咋能去嫖娼呢?”
  庞影问。“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
  陶明一时有点语塞,但很快他就说,“这都是为了应酬。庞影,你过来吧,我求你了,如果他们把我带走了,一切都晚了。”
  “应酬?你们男人着温暖会找借口。”
  庞影说。“明明是嫖娼,还美其名曰:应酬。”
  “庞影,你先把我赎出去,以后我再跟你解释好吗?”
  陶明急切的说。
  “好吧,你等着我,”
  庞影说,“我马上就过去。”
  庞影收了线,回到卧室,此时她依然没有穿衣服,当她坐在床边时,老公伸出手来,将她放倒,“睡觉的时候应该把手机关了。”
  庞影被老公放倒,他在她身上揉搓了起来。说。“咱们继续把没做完的室做完。”
  其实庞影的心思早就飞到陶明身边了,根本不在这儿。她那有闲心跟他扯这个。
  就在她恍惚之中,老公趴上了她的身子,轻车熟路的进入了她的身体,使庞影浑身一抖,很快亢奋起来。但她在控制自己,因为她还肩负着另外的使命,老公越动越猛,庞影的心也越来越急噪起来,她想她得去派出所,不能让警察把陶命带走,虽然刚才说了些埋怨的话,但那是气话,真正要把陶明带周,她又于心不忍,老公在剧烈的做着,气喘如牛。将他的浑身的力气都压在她的身上,她有一种被碾碎了的快感,她浑身热哄哄起来,但她还是在想着陶明,如果因为她跟老公做这事耽误了陶明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她狠狠心想起来,老公做的正在性头上,见她身体在往上撑着,有些费解,以为她已经动情了,便更猛烈的动了起来,由于老公动作的幅度大,使庞影一时还起不来,“庞影,你真好,越来越有味了。”
  老公说着粗话,在他们做爱时,老公好说粗话,庞影不理他,想从他身下抽出身子。便竭力挣扎着。
  老公以为她春情大动,想上上面来做,便停了下来,等待着庞影上来。
  庞影终于从他身下抽身,拿起沙发上的衣裙穿了起来。
  “你这是?”
  老公不解的问。
  “我得出去一趟,公司里有事”庞影说。
  “你看看你,在这关键时候出去,”
  老公抓住她的手。“要不等咱们做完,你再走,你总是这样折磨我,不把我折磨出病来才怪呢。”
  “公司里的事十万火急,耽搁不了。”
  庞影穿着丝袜,一条丰腴光滑的大腿展现在老公面前,使他直咽口水。
  “那也不差这一会儿啊。”
  老公懒腰把她放倒,在她还没来得急的穿衣服的身上抚摸起来,庞影被她摸得浑身痒痒的。
  老公瞧见庞影有些动情了,便得寸进尺的在她身体上抚弄起来,此时的庞影横陈在床上,双腿耷拉在床沿下,她的下身除了刚刚套上的丝袜外,啥也没穿,黑色的三角地带十分打眼,由于老公平躺在床上。而庞影被她老公懒在怀里,他们是交叉的躺在一起。老公的手向她的三角区域摸了过去。
  老公摸到她那毛绒绒的地方,他感到手感特别好,便爱不释手的抚弄起来了。
  庞影被他的抚弄有的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身体里激越的澎湃的欲望,似乎要把她烧毁。她就要随波逐流了,她真的想把陶明放下,好好的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性爱,可是陶明那哀求的声音时不时的飘进他的耳畔,使她不能塌实的接受老公给她的性爱。
  老公那双灵巧的手在她那敏感的区域动作起来。这种抚弄使她体内荷尔蒙在积聚,使她不能自己,她就要被这欲望的大海淹没了。
  随着老公的抚弄,她的下身很快就潮湿了。像泛滥的洪水把她冲的不堪一击,她努力的站起来,因为在她的心里还装着另一件事,这件事折磨着她体无完肤,如果她放弃做这件事,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庞影在诱惑和责任中徘徊。最后她使劲的推开老公。“这样会误事的。”
  老公像个黏糖又粘了过来,他崽一次放道她浑身无力的身体,她再挣扎一下,属实没有一丝的力气了。因为她已经骨素肉软的瘫在床上,再也抗拒不了欲望的诱惑,管他什么陶明不陶明的,先做了再说。
  “这样最好。”
  老公得意忘形的说,“既然做了就要好好做,管他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呢?”
  老公将她弄上了床,任她那高筒丝袜在她的大腿上,这样反而使她更加性感了,因为丝袜跟大腿根处的连接处,裸露出一截雪白的肉来,十分性感,十分撩人。
  由于丝袜有一定的弹性,把她的大腿根那勒出一堆嫩肉来,老公十分爱惜的抚摸她的大腿根儿。
  陶明在派出所给庞影打过电话。庞影答应来救他出去,可是这个电话打过去有半晌了,仍然没有见庞影过来,这使陶明着急了起来。
  “你找的人来不来?”
  警察着急的催促道,“我们可没时间在儿陪你,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如果崽不来,我们只好把你送到看守所去了。”
  陶明一听要把他送到看守所里,他真的急了,庞影不会不管他吧,她咋还不来,再耽搁他真的要被送走了。咋办?
  他心里没有了底,到底庞影能不能来?这成为她的一个迷。
  陶明还想给庞影打个电话,想催催她,“警察同志,我还能不能再打个电话?”
  “可以。”
  警察说。“你要抓紧时间啊。”
  “知道。”
  陶明把手机拿在手里,迟迟不肯打这个电话。他有些动摇起来。他真的有点没有勇气给庞影打这个电话了。
  手拿着手机楞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咋不打啊。”
  警察问。“你痛快点,我们可没时间跟你熬时间。”
  陶明只好无奈的拨了庞影的手机号码。
  庞影又被她老公弄上了床。虽然她有些不忍,但还是架不住老公这种猛烈的攻势。使她软了起来,忘记了肩上的重托。
  老公再次入港,就像梅开二度,使他更加凶猛,就好像导弹进入了预定的轨道,一切都按程序操作。
  虽然老公进入了状态。但她还没有,因为在她的心里始终魂牵梦绕的牵挂这陶明。使他无法进入状态。
  而她的老公却如饥似渴的做着,也不管她的情绪变化,像一头一劳本实的耕地的牛,竟他放到那,他就在那埋头苦干了起来。
  老公越做越猛,子弹再次的压上了膛,就要勾动扳机了,在这最最关键的时候。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庞影的手机再次的唱了起来,这种突如其来的男高音,一下子把老公吓出一身的冷汗。他那一直高耸的旗杆,像被狂风拦腰折断了似的。轰然倒地。
  庞影不用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的电话,她再也沉不住了,腾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穿上衣服就往外走。
  “干啥去?”
  老公幽怨的说。“这个破手机是个催命鬼。”
  “你咋竟瞎说。”
  庞影白了他一眼。“公司有急事,我是经理,我必须到位去处理。对不起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老公无奈的垂下沉涩的眼皮。
  庞影来到派出所见到陶明时,陶明正在望眼欲穿的等待着她。当陶明看到庞影时,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东西。
  庞影在派出所办完手续,领着陶明走出派出所的那一刻,警察说,“下次你不能再干这事了,你看你多么有福气,找了这么一位即漂亮又贤惠的老婆。该知足了,还在外面找啥女人,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警察误会了陶明跟庞影的关系。这番话使陶明跟庞影面红儿赤。但他们又没法解释。
  “出去好好做人。”
  警察继续教训着陶明,这使陶明无地自容。
  午夜的街头寂静而又萧条,陶明跟庞影漫步在午夜的街头上,人潮已经退去了,只有零星的几个夜游深在游荡。
  “庞影,谢谢你啊。”
  套明望着霓红偶而掠过庞影的脸,使她的脸颊更加妩媚和美丽。那是路灯的光彩。这零星的路灯使庞影的脸庞更加光菜照人。
  “你为啥嫖娼?”
  庞影始终被这个个疑问困惑着。
  “庞影,我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陶明说。“我想开个公司,战争正在跑贷款,对于管贷款的给点贿赂这是正常的,该着倒霉,咋就被抓了。”
  “你想开公司?”
  庞影惊讶的问。“开啥公司?”
  “还八下字没一瞥呢,”
  陶明说。“你别上外面去说,我想看个出租公司,就是经营出租车的业务。你看咋样?”
  “这样的公司还真的不错。”
  庞影说。“就是投资大了一点。”
  “所以我在跑贷款呢。”
  陶明有些叹息的说。“现在办点事太难了。”
  他们无意中来到街心花园,找个长条椅子,他们坐了下来。
  长条椅在一颗大树下,周围的密密麻麻的植被,在这午夜里,这里显得郁郁葱葱,寂静无声。
  他们也不知道为啥鬼使神差的坐在这条上条椅上。大概他们走累了需要歇息,也许是想找个幽雅的环境进行心与心的交流。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坐在这里,享受着夜晚的寂静和温馨。
  “人想干一番事业是挺难的,”
  庞影说,“譬如你吧,这些年始终在商场上打拼。赚了一大笔财产,但是顷刻间又都散去,变的一无所有。”
  “是啊。”
  陶明暗暗的点了点头,“商场如战场,顷刻间你啥都有,顷刻间你啥也没有,就是这么的残酷,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是啊,”
  庞影望着陶明,有点动情的说。“我知道你是个创业者,在你的心装着很大的抱负,也就是你身上这点不服输的精神,使我一直在支持你,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因为在你身上,这点就是最宝贵的财富。”
  “庞影,其实在我心理我一直感激你,”
  陶明向庞影瞄了一眼。夜色中庞影那双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辉,像一轮皎洁的明月,在他的心中洒下一片清辉。“这些年没当我遇到困难,都首先想到你,你就像一位大姐一样,对于我有求必应。真的使我好感动啊。”
  “朋友吗,说这些干啥?”
  庞影说。“相互帮忙是应该的。”
  “庞影,你知道吗?你就是我的依靠,连这件事我都麻烦你。”
  陶命尴尬的说。“我真的感激不尽,今天要是没有你,我现在也许在看守所里度日月呢。”
  “陶明,不要再提这些了。”
  庞影嫣然的一笑,在夜色里看不清她的笑脸,只见她美丽的洁白的牙齿在陶明1眼前闪烁。“其实当我听到,你是因为嫖娼被抓的,我真的不想管你,因为我没有想到你会干这种难堪的事。”
  “那你咋还来了?”
  陶明故意逗她问。
  “后来我想,你既然把这么人性暗箱里的事都给我抖落出来,说明你信任我,如果我再不管你我还是人吗?”
  庞影说。
  “庞影,你真好。”
  陶明动情的说“你是我见到的最善良和温柔的女人。”
  “是吗,我咋没觉得。”
  庞影故意挑逗他。
  “当然。”
  一股幽香飘入了陶明的鼻端“庞影,你是位有着女人味的女人。”
  庞影身着一件紫色的短裙,兰色带白地的绸衫,白皙的臂膀在她那开的很低的领口处若隐若现。十分撩人。
  一双明亮的眼睛在这月色撩人的夜晚,更加熠熠生辉。十分夺目。庞影想起了老公,想起来他们没有做完的事情,她的身子燥热了起来,那么美好的场面像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她面前放映。
  其实她的劳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使她消魂。然而今天这美好的性福却让陶明给干扰了,因为让陶明补偿这个损失,当她想到这儿时,莫名的笑了起来。
  “庞影,你笑啥?”
  陶明懵懂的问庞影。
  “没笑啥。”
  庞影想起她曾经跟过陶明上过床,想到这她不由得脸红了。
  陶明被庞影的暗香罩住了,他觉到庞影身上一股好闻的馨香,这种馨香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的。陶明激动的把庞影搂在怀里。庞影一楞,半推半就的抵抗,最后还是倒在他的怀里。
  这时几道明亮的手电光照了过来。晃得他们睁不开眼睛。“都别动,”
  他们望到这些来里不明的人,浑身惊悚。

 庞影跟陶明聊着崃哦着就有点动情了,陶明不失时机的搂着一庞影。庞影浑身一惊,想要抗拒,但是她体内涌动着一股残留在体内未能达到沸点的情素,那是跟老公没有做完爱所留下的春情,因而当陶明把她抱在怀里她连一点挣扎的欲望都没有,乖乖的顺从了,因为她毕竟跟陶明上过床,体内还保留着他留过她的情素。
  女人就像一本书,只要被男人打开第一页,她就没有拒绝再让他看下去的要求。
  庞影也是如此,既然以前跟陶明做过,她的身体始终渴望着再次被陶明爱抚,这种渴望已经很久了,但她始终没有说出口,她也不意思说出口,自从她跟陶明上床,就那一次,却使她被性福和苦恼折磨着,接下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使她跟陶明再也没有重逢。由于花娟的做牢以及陶明的破产,使他们渐行渐远,慢慢的从她的生活中淡出。
  可是今晚的一个电话又使他们鬼使神差的接触起来,这就是缘分,这就是命运。
  就在陶明和庞影坐在长椅上的那一刹那,就有好几十眼睛在黑暗中盯着他们。这些眼睛专门对男女私情感兴趣,之所以盯住他俩,是因为在这深更半夜的,一对男女却坐在公园的长条椅子上,这怪异的举动就令他们怀疑,他们的协警,也就的协助警察工作的临时机构。
  他们专们在城市里捕猎男女偷情的人们。
  他们望着陶明跟庞硬搂在一起,终于等来了机会,他们大喜过望。兴高采烈的摁亮了手中的手电筒。几乎齐声呐喊,“不许动。”
  陶明跟庞影正在亲热中,突然却被雪亮的手电光罩住了,使他们非常惊骇,有些不知所措。
  “你俩在这干啥?”
  一个陌生的男人问。
  “没干啥。”
  陶明问。“你们是干啥的?”
  “你还没问清楚你们,你到问起我了。”
  那个陌生的男人不悦的说。“告诉你,我的联防队的。我们盯了你们很久了,你俩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见了,你们还有啥说的?”
  “我们咋的我?”
  陶明有些急。“联防队的咋的了,协防队的也不能为所欲为啊。”
  “就是。”
  庞影说。“联防队的咋的,你有啥权力,管我们的私生活。”
  庞影一停是官方不是强盗,她反而来劲了。反而胆子大了起来。
  庞影的理直气壮都把联防队的人员给震住了。
  “你们这是偷情,”
  那个陌生男人说,“都给我带走。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们。”
  “你们凭啥带我们走?”
  庞影说。“难道我们连逛公园的权力都没有吗?”
  “就是,你们年有这个权力。”
  陶明说。“你看见我们啥了。捕风捉影。莫名其妙。”
  刚才跟陶明们对话的是联防队队长。他在执行任务期间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硬气的人。一时间他有些发蒙,心想这俩个人是不是有啥来头?不是个好惹的主,自己还真别找麻烦。便皮笑肉不笑的说。“对不起,其实我是例行公务,你们可以走了,我对于你们的行为,就当没看见。”
  “我们咋的了,”
  庞影为了澄清事实,便跟他不依不饶的辩论起来了。陶明上前拽了一下庞影,说。“走吧。别给他们里论了。”
  武斗自从在花娟办公室摸了花娟,虽然他跟花娟的关系微妙了起来,但那种刺激的抚摸,使武斗每每想起都会涌上一股暖融融的惬意,这简直是太美好了。
  武斗经常陷入美好的回忆之中。他在琢磨如何才能将花娟这个美丽的尤物弄上了床?他绞尽脑汁想着计策。
  武斗终于想出个好的计策。他想组织机关人员来一次下井义务劳动,其实井下工人没有女人,因为煤矿井下特殊的环境制约,再加之女人的生理的表现,所以女人没有下井的,这次武斗让机关下井义务劳动就把女人也列入了下井的行列了。
  其实他主要的是针对花娟的,武斗来到财务室。花娟看到武斗进来,羞涩的垂下了头,她没有跟武斗打招呼,这很出乎于武斗的意料之外,不管他对她做了什么。他毕竟是这个矿上的一矿之长,到是阿香不失时机的跟武斗问好。“武矿长,您好。”
  武斗点了点头。花娟望了一眼武斗轻蔑的垂下了头。心里这个色狼又来了,现在她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对付着武斗,在这样当官的手下干工作真的不容易。花娟变得心事重重起来了。
  “花娟,阿香,一会儿你俩一人辆一身工作服,跟我下井劳动去。”
  武斗来到财务办公室命令道,其实这点小事,不用他来直接吩咐。让办公室手下的人直接通知一声就行。他来这里纯属是为了看花娟,现在他一会看不到花娟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武矿长,我们女人也下井?”
  阿香惊讶的问。
  “是啊。”
  武斗说。“是劳动,就是让咱们跟工人们打成一片。你们一会儿领工作服,跟我下井,也让你们见识一下井下。”
  “我害怕下井,”
  阿香说。“听说井下很黑的。”
  “有我你怕啥。”
  武斗说。“没事的。”
  他们对着话,花娟在一旁一声不吭,她呆若木鸡的望着他们,其实她害怕下井,毕竟没下过,这些日子她对井下也有所耳闻,知道井下条件非常危险和艰苦,所以她对井下也是望而生畏。有一次花娟去食堂吃饭,途中,她看到一群刚升井的工人们正在墙根晒太阳,只见他们衣衫褴褛,脸色漆黑,只是在他们张口说话时露出洁白的牙齿。到不是因为他们的牙怎么白。是因为他们太黑的脸颊反而衬托出牙齿的雪白,十分吓人,花娟看到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工人们,心里一惊,倒退了好几步,后来看习惯了,就不像从前那么害怕了,但在她的心理还是拒绝这种有色人种。现在武斗让她下井,直接跟这些人们接触。她能不急吗?
  “我下不了井。”
  花娟说,“我也好怕。”
  “没事的,有我保护你。”
  武斗说,“所有的机关人员都下井。你俩不能破坏规矩。你们别费话,快点收拾一下。”
  花娟跟阿香无奈,只好换了工作服,戴上安全帽跟着武斗等一行领导来到井口。煤矿在安全帽的颜色上是分等级的,红颜色是最高等级的,是矿长才能戴的,其次是蓝色的,黄色的,工人们都是黑色的,花娟跟阿香也戴红色的安全帽,在井下里,红色的安全帽的荣耀的标志。
  花娟和阿香随着矿长,党委书记,副矿长等一行戴着红色安全帽的人们来到井口,井口正在候罐的工人们看到俩位美女戴着红色的安全帽姗姗而来,顿时沸腾起来,她们的光辉照亮了井口候罐的工人们,“这是那来的美女领导,真他妈的酷。”
  工人们窃窃私语起来。
  井下工人们下井乘罐笼下井,罐笼是长方形的,工人们从左右两侧进出罐笼。罐笼两端是用铁筋焊接在罐笼上的,可以上下拉,上面有一个铁钩是用来挂放罐帘的。
  花娟跟阿香随着矿领导通过安检,来到罐笼里,工人们看到一女人下井,顿时情绪高涨了起来。而且还的女领导,这就更加让工人门心猿意马了起来,平常煤矿井下没有女人下井,这次竟然来了俩位美女干部下井,怎能不让工人情绪激荡啊。
  花娟第一次下井乘罐,当她来到罐里时,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几乎要从嗓子里蹦出来。她紧紧的薅住阿香,阿香跟她一样的恐惧起来。也紧紧的依偎着花娟。
  工人们开始挤罐,大概因为有女人的关系,挤得热火朝天。
  “谁再挤被说我让谁下岗。”
  武斗恶恨的说。“你们没看到这里有女人们吗?”
  武斗的话很有权威,他的一声怒吼,罐笼里顿时消停了起来,都怕下岗。在煤矿井下工作的工人们一辈子在这里也看不到女人,所以他们对于女人的话题是永远也谈乱不完的,他们在井下工作时,或休息时总也忘不了谈论女人。
  武斗的红色安全帽是这里的绝对权威。没有那位工人不怕他的。所以他的了声吼,罐笼里顿时鸦雀无声了,紧张的氛围弥漫了整个罐笼,工人们甚至都不敢说笑了。
  罐笼运行了起来,它向井下驶去,速度非常的快,一瞬间把花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耳畔响起呼呼的风声。罐笼里没有灯光,只有花娟们安全帽上的矿灯的灯光,花娟跟阿香在边上,她们的矿灯灯光照在罐笼的右侧,灯光照在罐笼外面的墙壁上,飕飕往上游走。水顺着罐笼的两侧流了下来。
  花娟那见过这种环境。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她跟阿香紧紧的抛在一起,他俩同时吓得瑟瑟发抖,“花娟,阿香你俩害怕吗?”
  武斗明知顾问。“习惯见好了。”
  “就是。”
  办公事主任附和着说。“刚开始下井都害怕,别说你们女人了,就是男人同样的害怕。但慢慢就会好了。”
  办公室主任很会说,每句话都很圆滑,而且恰倒好处。非常老到。
  “我搞这次劳动就是为了锻炼咱们的这支队伍。”
  武斗继续说。“锻炼你们的坚强意志和战胜困难的信心。”
  罐笼徐徐的到了下井口,等罐笼停稳后,一位工人身体矫捷的冲到罐帘前,伸手撩起罐帘,挂在罐帘上的挂勾上,然后他闪开身子说,“领导请。”
  武斗看看这名工人,赞扬的说,“看看我们的工人多么懂得礼节,”
  “是啊?”
  办公室主任又附和的说。“这都是咱矿对工人们教育的结果。”
  武斗爱惜的拍了拍那个工人的肩膀,“好好干,有前途,”
  “谢谢领导的赞扬。”
  工人挺起了腰杆,“我会更加努力干好本职工作的。”
  由于罐笼又要运行了,所以武斗们走下了罐笼,来到巷道里,主巷道灯光明亮,干净有序,这里被一排排防暴灯照得如同白昼。
  主巷道里的环境算是一流的,花娟跟着这支队伍在往里面挺进。胶靴落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音,花娟也穿着胶靴跟着他们一起走。
  巷道越来越黑,当他们进入侧巷道时,他们头顶上的防暴灯不见了,只用他们安全帽上的灯照亮着,由于黑暗,他们的头上的矿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这黑暗的伸手看不到五指在巷道里摇曳着。
  “花娟,阿香你俩跟着我。”
  武斗停了下来等着她俩,“适应了吗?”
  武斗在关心的问她俩。
  “还行。”
  阿香说。“不行咋办,人得适应环境,在啥样的环境下都能生存。”
  “对,”
  武斗赞叹阿香的观点。“人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得适应各种环境。花娟,你咋不吱声。”
  “没有啥好说的。”
  花娟说。
  他们来到了一处破损的巷道,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修补这条巷道。井下里都没有照明的灯。因为这里有瓦斯,如果灯要是闪了火花,就会引起瓦斯爆炸,那还了得,瓦斯爆炸的威力不啻于一不、枚原子弹的杀伤力,能让这些鲜活的生命瞬间化做乌有。所以井下没有灯,即使黑安的对面看不到人,都不能安灯。
  这井下里只能靠工人们安全帽上的矿灯照明。花娟抬起头,矿灯的灯光正好照在武斗的脸上,只见武斗在这黑暗的井下里,经过花娟的灯光的照射下,更显示出他的威风和干练。
  “花娟,你别拿矿灯晃我啊。”
  武斗说。“你晃得我睁不开眼睛。”
  在井下最忌讳用矿灯晃人,对方常常的被你晃得眼睛生疼。花娟冷丁下井不懂这些规矩。
  “我没晃你。我在看路呢。”
  花娟辩解着说。其实花娟也真的没有晃武斗,她觉得这里很新鲜,便用头顶上的矿灯,对这里打量了起来。
  现在还没有正试劳动,因为还有没下来的干部,武斗坐在地上等了起来。“都坐下来歇息一绘儿,”
  武斗找了一块安全的地方,让大伙坐了下来,入井七分险,就是歇息也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如果顶板不好,冒顶了就会被砸在里面。
  所以武斗找个顶板好的地方,让大伙坐下来,其实武斗对井下很精通的,因为他在以前毕竟当过采煤工人。对这里太了如指掌了。
  “花娟,你还害怕吗?”
  武斗关心的问。
  “害怕有啥用?”
  花娟抢白着他,武斗楞住了。然后莞尔一笑。“你吃枪药了?”
  “差不多。”
  花娟冷冷的说。其实花娟对武斗有成见,他怕跟他关系拉近了,他还会得寸进尺的骚扰她。那天的事,她现在想起来都在脸红,这位有着道貌黯然的外表的矿长,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所以花娟在时时刻刻的提防着他。使他不能得逞。
  “花娟,你那么防备我干啥。”
  武斗向花娟这儿挪了挪,由于他跟花娟交谈起来,人们都识趣的躲在一边,这使整个巷道只有花娟和武斗俩个人了。
  “为啥,你懂。”
  花娟羞涩的低下了头,头上的矿灯灯关照在肮脏的地上。
  “花娟,对不起,那天我太冲动了。”
  武斗说。“因为你太美丽了。美丽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了。”
  “那你就可以胡来吗?”
  花娟气愤的说。
  “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武斗说。“这行了吧。”
  党委书记组织人们劳动起来。他们没有惊动武斗和花娟,都很知趣的没有打断他们。
  武斗想跟花娟好好聊聊,他就忘了今天下井的目的。于是跟花娟就把话匣子打开了。
  “武矿长,以后你不要对我那样。”
  花娟说。“我求你了,我有老公,我不可能红杏出墙,你就死了这份心了好吗?”
  “我也没把你咋的啊,花娟。”
  武斗说。“是你多滤了。”
  “武矿长,你是一矿之长,自己的言行举止要注意。”
  花娟说。“再说,就凭你这身份女人有都是,何必缠着我呢?”
  武斗被花娟说的有些冷场,虽然他平时在开会时夸夸其谈,但面这花娟的诉说,他一时间语塞了。
  这时花娟感到下身有种憋胀感,她想去方便,可是这是井下,去那里方便,这的困难困扰着花娟,她又不敢对武斗说。下身越来越憋得,她实在挺不住了。才问“厕所在哪?”
  “这里那有厕所啊?”
  武斗说。“随便找个地方解决吧。”
  “啥?”
  这使花娟羞愧满面。她越来越感到下身憋涨,似乎就要尿裤子了,怎么办?她急得团团转。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