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送上门的少妇

送上门的少妇
我扒开席静的两条大腿,细审著那泛滥的桃园胜地,刚才的一番视淫已经让我口乾舌燥,现在更让我吞咽困难,原本没有做爱的心情此刻已经变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

  为了能更深入到她火热的体内,我抓了个枕头垫在她的柳腰下,然後双掌摩挲著她被我撑开成大八字的玉腿,淫淫的笑道∶“请问席小姐,此刻我能进来了吗?”

  “唔┅┅嗯┅┅你还逗人家,待会踢你下床让你睡底板去!”席静出於女性的羞涩,只好侧面的回答我的请示。

  “呵呵,待会你的小腿还有力气踢的话就甭客气!”我再调戏她後就不再客气,龟头对正她的阴道口刺了进去。

  “啊┅┅啊┅┅唔┅┅啊!”早不堪情挑的席静在我初入门就忍不住呻吟起来。

  她的咿语更振奋了我蓬勃的性欲,一进去我就大肆的伐挞著这初经开垦的桃园,她那初经人道的窄小阴道火热的裹著我侵入的巨物,分泌的黏液丝丝的润滑著我们的结合处。我抓著她的玉腿快速的抽动著,身下传来我的小腹撞击在她身体的“辟啪”声,一声比一声急促。

  我看著席静,她早就闭著眼睛,红红的小嘴微张著,美丽的声线只能发出咿语,她引以为傲的美乳随著我的一次次的蛮撞也一浪一浪的摆动著。峰顶上那摇弋的两颗小草莓对我充满著诱惑,於是我付诸行动,放开她的粉腿,只靠著身体来撑著,两苹大手向那至高的诱惑探去。小蜜瓜似的乳房这麽大个目标怎麽可能躲得过我的魔爪,因此被我抓了个结实,柔软如绵却又富於弹力的感觉再次充斥著我的整个手掌,我的十指也是粗野的揉捏著。

  这时候席静的两苹纤手也揽住了我的腰,拼命地把我的身体往她的方向带。

  我知道她的高潮就要来了,更高速的抽动著。

  “啊┅┅啊┅┅啊啊┅┅”

  她的腿也缠在了我的腰上,我探入她阴道内的龟头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喷洒,舒服得我差点要叫妈。

  她的高潮都来了,而我还没能进入主题呢,我哪里肯放过她,反正书上说女人可以高潮迭起,从来也只有牛死没有田烂的道理。因此我停下了抽动,掰过她的一条腿,把她的两腿合拢在一处。她的两腿合并更增加了阴道的紧凑性,蓦增的压力使得我的阴茎倍受压迫的快感。

  这次我放慢了速度,温柔的挺刺著这香艳的小穴,席静刚刚停下的呻吟再次响起。我伸出大掌温柔的抚摩她侧起的香臀,有时候轻轻的会拍上一板。

  “啊┅┅李子┅┅你干什麽?”席静闭著眼享受著我初给予她微微受虐的快感。

  “小乖乖,打你屁屁上有什麽感觉吗?”我也是初次尝试著A片中看到的一些SM手段,也很想知道这麽做能给女人带来什麽感觉,为什麽那麽多人会乐此不疲呢!

  “你┅┅啊┅┅你┅┅坏透了┅┅啊┅┅不告诉┅┅告诉你!”在我的继续进攻下席静微退下去的高潮逐渐又上升起来。

  “不说吗?哈,我看你不说!”我大力的抽动了一下,插得很深,她的状态又开始迷乱起来。

  我的小弟早已经坚硬无比,现下更是努力的在她窄小的体内试图著昂头,我的腰部开始紧缩,能量已经酝酿,在我的一阵狂冲中终於不受控制的激射出来。

  而她也是愈发的紧绷著大腿,在我射精後的同时再次开了精关,一股黏稠的白浆泛出了粉嫩的阴唇,顺著我抽出的鸡巴流了出来。

  我们两人都身软疲惫了,并头躺著,大口的呼吸著。平静了一小会过後我伸手揽她入怀,继续爱抚著她美丽的胸部,轻轻问道∶“小蜜瓜,感觉快乐吗?”

  她娇羞的把脸埋在我的怀里,不依的说∶“你坏死了,还明知故问!什麽小蜜瓜?真难听!”

  “哈哈,这不就是最可口的小蜜瓜吗?”我开怀的捏著她的豪乳。

  “今天比昨天还┅┅还好!”她咬著我的耳朵依然羞答答的小声说著。

  “昨天受苦了,今天我要补偿给你嘛!”我口比蜜甜的哄著她。

  其实我心里自己知道,因为席静的出现而使得我本来就混乱的感情更成了一团麻,原本是找不找得回梁佳的问题变成了该不该去找梁佳。因此我略带气恼的对待她,一上来就是猛抽猛插,还小小的虐待了一下她的香臀。

  “都是你了,害人家又得换新的床单了!”说完她忽然在我的肩头上咬了一下。

  “哎哟,这是检验小蜜瓜香甜汁多的唯一办法啊!小姐,这麽辛苦还不能讨好啊?”我装著苦脸相看著怀里这个动摇我思想的妖精。

  “起来洗澡去了,脏鬼,人家要换新的床单才能睡!”她坐起身来拉著我。

  “你不洗吗?”

  “你先去,换好床单我就来!”她推了我下床去。

  浴罢後我和席静赤裸相拥,说著情人间最亲密的话语。此时的我已经深深的被她迷住了,在宣过我小小的恨意後我的思想上开始起了转变,我或许将会延续著我大学的梦,深爱著她。至於我和梁佳,我还是会去找她,当然要和她做个结束,或许这将会是我永生里最痛心的事,就让我深埋在心底吧!

  接著的几天里,日子就这麽甜蜜的渡过,爸爸的状况也越来越好,本是苍白的脸也回复了些血色,虽然还没能睁开眼,不过我和老妈看著这样的转变还是打心里高兴。

  这天上午我刚到医院外的IC电话亭给校长打了电话回来,刚进到病房门就看到老妈半俯著身子在用瓢羹一勺一勺的喂著爸爸喝水。

  “爸,您终於醒来了!”高兴的泪水伴著我激动而又兴奋的语调滑落。

  “少枫,快来看看你爸爸!”老妈听到我的声音也转过头来,声音中同样带著震颤。

  我快步走到床前,老爸正慈祥的对我微笑著。

  “太好了,爸,您终於醒来了,我和妈担心死了!”我紧握著爸爸的乾燥厚实的大手,喜极而泣。

  “傻儿,爸只不过贪睡了几天。现在不是又见著你和你妈了吗?”老爸微笑著回握了一下我的手,用他略带沙哑的声音对我说。

  “让你担心了,雪梅,辛苦你了!”爸爸微微转过头看著老妈,笑容里尽是歉意。

  “国政你醒来就好,醒来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计较!”妈妈说著说著又呜呜哭出声来。

  “妈,我们又一家团聚了。”我搂著妈妈的肩头安慰著她。

  “是呀,一家终於又团聚了!”妈妈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

  “爸爸,您现在有什麽感觉?还痛得厉害吗?”我小心的问候著爸爸重见天日後的感觉。

  “还好,只是头有点沉!”

  “妈,您告诉医生了没?”

  “医生来看过了,说你爸很好,只是刚清醒过来,让我们别找你爸说那麽多话,要他多休息,少说话!”

  “哦!”说著我做了个掩口禁声的动作。

  “傻孩子,这麽久没见你爸,说上几句还是可以的!”妈妈被我的样子逗乐了。

  “嘻嘻!”我调皮的对老妈笑了笑。

  “爸,您真不够意思,想抛下我和老妈偷偷去做阎罗王的女婿啊?”看到老爸的重生我是这麽些天来第一次真正的开怀。

  “别对你爸这麽不正经!你爸才刚醒过来就这麽放肆!”老妈轻责了一下我的口没遮拦。

  “混小子!”爸爸也爱怜的笑骂了我一句。接著他轻叹了口气道∶“阎罗王没有见著,倒是见著你爷爷!”

  “哦?您见著爷爷了?他老人家和您说了些什麽?”对於老爸在鬼门关见著我还未出生就已经过世了的爷爷,我不由得好奇不已。

  “国政,你真的见到了老爷子了?”老妈显然也是刚刚听说,半信半疑的问道。

  “爸爸他还是很严厉,叫我不要到他那去,还说我管著少枫太严了,应该让他自由的成长,走他自己的路!训了我几句後就赶我回来了!”爸爸的眼神看得出来在深缅著过世的爷爷。

  “爸,是不是真的啊?爷爷这麽疼我啊?哈哈!”我当然不信老爸的鬼话,不过心里还是对这个传说中的严厉的祖父产生著好感。

  “想以前你爷爷就是这麽严格的要求我,所以现在我也这样的要求你!”老爸不无感慨的说。

  我的确从小时候开始就受到爸爸的严格要求,在吃饭的时候老爸从不许我留剩,没穿破的衣服也不许我丢弃,待人要谦谨有礼,做事认真负责。因此在大学的几年里,在别人的眼中我生活得很苦,不过对我来说只是一种习惯。原来我这一切都是受爷爷的影响而遗传到了我这一辈。

  我这位从未见过的爷爷听爸爸说在解放前算得上是资产阶级,爷爷原本是做裁缝的,靠著手艺起家做到布匹生意,後来都垄断了临近几个镇上的市场,可以称为一方豪强,光是老婆就娶了七个,爸爸是五姨太所生的,却是爷爷最小的儿子。

  解放後爷爷就被打成了地主,不久後病逝,那些姨奶奶也相继短命,而到了文革时代,爸爸的几个兄弟姐妹也被做为地主崽子被迫害致死,我李家到此只馀爸爸一根独苗了。由爸爸对我的要求看来,爷爷确实是他心中最敬重的人,对我的期待也许正是当年爷爷寄予他的厚望吧!

  “爸爸,我明白的,我很感谢你和妈妈对我的教导,让我现在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谢谢爸爸!”我满心感激的道谢生我养我教育我的父母。

  “好了少枫,你爸说了这麽多话,让你爸好好的静养吧!”老妈记起了医生的嘱咐,轻轻的推了推我。

  “嗯,妈,那我回小静那去了,今天中午我给你和爸爸做粥,让你们也看看我的手艺!”

  “好的,别做太油腻了,你爸现在只能吃点清淡的!”

  “知道了!”我兴高采烈的走了,这麽些天来心头上的一块大石终於能够落地了。

  “咦?少枫,给我做什麽好吃的呢?”下了班的席静闻著味道进了厨房。

  “呵呵,我给爸爸做的肉粥,熬了两个多小时了!”我开心的说。

  “伯父┅┅伯父醒来了?”席静带著惊喜的问道。

  “嗯,老爸终於醒来了,谢谢你了小静!”想到这几天席静对我的照顾以及一直对老爸病情的关注,我好想拥她入怀再爱怜爱怜。

  “太好了,真高兴,等下你要去给伯父送饭吗?”

  “是啊!要不要一起去?”我心情大好,再加上昨夜的思想转变,我不再惧怕席静和我的关系曝光了。

  “当然要,人家要去看伯父呢!”席静噘了一下小嘴,似乎觉得我问得很多馀。

  “好了,熬了这麽久应该也行了,快拿碗来,先填饱你美丽的小肚子我们就走了!”

  看到我第一时间关心到她,席静开心的拿了碗筷来。

  “我不饿,你吃吧,慢点,别烫著了!”见到两双碗筷,我笑了笑道。

  “你真的不饿?”

  “不饿,现在我很高兴,张嘴喝口空气都觉得饱了!”我夸张的说道。

  “那不管你了,我可是饿了,也试看看未来老公的手艺!嘻嘻!”席静调皮的说。

  “未来老公”这个称呼虽然让我楞了一下,不过我也没提出反对意见,对她微微笑了笑,看著她小心的喝著我第一次做给她吃的粥。虽然她是沾了我老爸的光,不过却依然吃得很高兴。

  “吃饱了,味道真好,嘻嘻!很饱!”席静可爱的用小舌舔了一下香唇。

  我笑了笑,用块湿毛巾给她仔细地擦著美丽的小嘴。看著她红艳艳的唇,我忍不住凑上大嘴吻了过去。她“嘤咛”一声沉醉在我的爱流中。

  “小蜜瓜的小嘴比我做的粥味道更好!”

  “油嘴滑舌!”她娇媚的嗔了我一眼。

  “吃好了我们走吧!”我一手提著饭盒,一手拉著她站起来出了门┅┅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