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飞来艳福

飞来艳福

 
                      等到车子,急驶在台北市冷清的马路上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皮包里,只剩一千多元。于是一路上,我寻寻觅觅地想找一家银行领钱。

  还好就在一家便利商店旁,就有一家银行。于是,我找了个藉口要去便利商店买东西,把车停在路边,迳自走向便利店门口。

  我在里面买了一些零食、啤酒,以及最重要的『防护工具』之后,就快速走进提款机领钱。等到领完钱后,我就随手撕了收据,接着就飞快地就跑回车里,开着车子迅速地朝着附近的宾馆移动。

  坐在旁边的火辣欲女,早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渴望。在我开车的同时,她早就把我裤裆的拉炼拉开,释放出暴怒的巨龙,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第一次遇到这么主动大胆的女生,还真让我不知所措,让我差点就在她熟稔的口技之下,变成早泄男。

  这下主动权在她手上,我只能乖乖被她抓着我的『把柄』。而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是紧握着手中的方向盘,努力控制着车子行进的方向,并强忍着最大的耐力不让它一泄千里。这箇中的甘苦,还得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好不容易,我终于挨到一家小宾馆前。

  在匆匆拿了钥匙之后,我就挽着她的手,急急忙忙地往房间走去。只是在我要离开柜台时,我发现柜台人员,突然沖着我,发出一个瞹眛的邪恶笑容。虽然我有些心虚,但是为了装得自然一点,我对于他的笑容,也就不放在心上。

  不过当我们在电梯里时,透过里面的镜子,我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笑了。因为我这时才看到,刚刚匆忙停车的时候,她只有把我的小弟弟收进裤子里,但是却没有把拉炼拉上,以致于有一截衣服的下摆露在裤子外面。

  这副衣容不整的模样,再加上我身边的辣妹,不时依偎在我怀里不停地磨蹭,在这种工作环境下的人,当然知道我们刚才干了什么好事。

  虽然感到尴尬,但是值得我欣慰的是,我在这里还没有遇到熟人,或是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不然的话,我这一生就别想领什么『优良教师楷模』的奖状了。

  一对情欲处于巅峰状态的我们,才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热烈拥吻、脱衣。这种熟练的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滞碍,彷彿我们,早己是一对相当熟识的情侣。但是有谁知道,现在我亲吻这两片香唇的主人,却连她的名字还不知道呢!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从玄关走道到床头边,早己散落着,我们可以蔽体的衣物;而我们此刻,正全身赤裸裸地床上交缠在一块,再也不分彼此。

  激情的法式深吻,让我早就把一切理智抛在脑后。现在的我,只想唤醒我胯下的巨龙,朝着她有限度的黑洞里大肆挥戈挞伐,发泄我心中的烦闷。

  这时我不再对她客气怜惜。我让她躺在床上,提起她还穿着开裆网袜的美腿,架在我的双肩上,就把那根象徵男性雄风的巨大凶器,朝着她早己湿润的桃花源禁地,狠狠地插了进去。

  在此同时,我们不约而同地,发出满足『啊!』的一声。在适应了彼此的尺寸之后,我才开始指挥着胯下那根木椿大军,狠狠地撞着玉门关的关口,试图攻下这个防守甚严的城关。

  虽然是第一次的陌生接触,但是由彼此有攻有守,默契绝佳配合的角度来看,我们更像是早己熟悉彼此身心状况的夫妻。尤其从她不断地扭腰摆臀,『求精若渴』的浪态神色看来,我相信她一定也是其中的箇中高手。

  还好在学校的时候,我曾经跟一个国术老师学过一些气功,才能在她如此凌厉的吸夹之下,保待不泄的能耐。

  在抽插了百来之下后,我将她的大腿往前推,好让我能做更大幅度的运动。

  「啊……不行……你插得太深了……会痛……啊……」

  听到她发出痛苦的呻吟,更激发我潜在的兽性。所以我那管她会不会痛,现在的我,只想把刚才在雯华家所受的怨气,全部发泄在这不相识的女孩身上。因此我听了她的话后,不但没有减缓我的抽插力度,甚至还一下比一下重地,在她身上毫无顾忌的活动着。我甚至还趁着她意乱情迷,爽得哭爹喊娘之际,重重地在她粉嫩的雪白颈项之间,留下几朵鲜红的明显吻痕。

  也不知是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还是为明天她朋友拷问所产生的羞耻心影响下,我感觉到当我每在她脖子上种一颗草莓时,她的蜜壶就会不由自主的收缩一下。那种紧箍的吸吮力道,差点把我粗大的柱身夹断掉。

  这项只能在夜市庙会中,才看得到的『搾甘蔗汁』绝技,今天却让我领教了它的厉害。

  终于在她强力的攻势之下,我那又酥又麻,还略带微痛的龙颈,再也禁不起她的挤压;一股畅快的舒爽感受,瞬间从我背脊直沖脑门,让我蓄势己久的子弟兵,在这个时候毫不保留地菁英尽出。

  等到我从快乐的云端回过神来,我才想起刚刚居然没做好防护措施,就这样莾莾撞撞的开战,而且还在她的甬道内,恣意的发泄我的优良品种。因此我心慌意乱地想着,万一真的『中镖』的话,到时候该怎么办?

  不过在我思绪,还处于紊乱状态的时候,两片湿润的香唇,再度佔领我的嘴唇,索取我口内的香甜汁津。让我原本己经混乱的思绪,变得更加迷惘。

  等到我们,从激情的余韵中平复过来时,她才拖着疲累但是满足的神情,抛给我一个飞吻后,就独自走向浴室。

  可是我并没有跟在她后面,一起进去洗个鸳鸯浴。我反而是躺在床上,点了一根事后烟,慢条斯理的吐着烟圈,回味着刚才的销魂滋味。

  不可否认的,她的性爱技巧,是我所上过的女人中,表现最好的一个。也因为这样,居然让我产生一股,想跟她再来一次的冲动。这是我从结婚以来,好久不曾出现的感觉。

  我虽然是雯华的第一个男人,但她却不是我第一个女人。在她之前,我交过几个女友。而且她们在床上的表现,一点也不会输给雯华;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我最后却选择了,第一个被我破处的女人。我想,也许是我处女情结在作祟吧?

  不知是太久,没有玩过这么激烈的运动,还是体力大不如前?我居然在她还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就沈沈睡去………

  也不知我睡了多久,突然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把我从甜美的梦境惊醒过来。

  「雯华……你去开门……」

  等到我说出这句话时,我才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在我家,而现在躺在我怀里的柔软娇躯,也不是我家里的那只母老虎。

  怀里的娇躯,听了我的话后,细长的眼睫毛只是闪动了几下,但却并没有睁开眼。她只是闭着眼睛,以呢喃的语气对我道:「老公……你去开门啦……」

  一听到她的呓语,我吓得当场清醒过来。这时我心里想着:这……这……难道我上了一个有夫之妇?而现在她老公,正带着大批人马来抓奸?

  不肯间断的门铃声,打乱了我的思绪。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下,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随便抓了件床边的浴巾围在腰际,不安地朝着门外大声喊着:「谁呀?有什么事呀?」

  结果,门外响起嘹亮的嗓音回答着:「警察临检!请开门配合调查!」

  哗!怎么会这么刚好!以前跟雯华还没结婚,偶而在宾馆休息办事时,都没有遇过这种事。可是婚后第一次出来玩一夜情,就发生了这个令人尴尬的情形。

  这时我摇醒身旁不认识的女子说:「小姐……快起来了,警察来临检啦!」

  「啊!什么!怎么办?我还没满十八岁呐……」

  「不会吧!」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发育良好的销魂胴体。因为从她成熟的外表,以及刚才让我欲仙欲死的高超性爱技巧看来,打死我也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还是个未成年少女。

  情急之下,我马上催促着她赶快到浴室穿上衣服,并且强烈要求她,无论如何都不要出现。

  当我正思索着如何编理由时,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却阻断了我思考的时间,令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开门。

  于是我走到门口,只把门打开一条细缝露出半个头;接着我就假装睡眼惺忪地,看着门外的大批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员。

  「呃……是警察先生呀……有什么事吗?」

  「先生,我们是例行性的检查!请你让我们进去看看,顺便麻烦你把证件拿出来。」

  「不好意思,我现在穿这样,实在不方便让你们进来。不过你要看证件的话,我可以拿给你看,请你们等一下!」

  「等一下,这位先生,我们只是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其他不法的事件发生。所以请你配合我们,不然我们可以告你妨碍公务,请你合作!」

  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那个带头的警官,好像己经准备令人破门而入的样子。让我不得不让开身子,放他们进来。

  这时我配合着拿出证件给他们看,并且心中祈祷他们随便看看走了人。不过,不知道是我心虚的态度,让他们感觉可疑,还是没有给他们红包,他们居然一人查看我手中的证件,其他四五个人在这窄小的房间内,仔细地搜查,好像我长得像通缉犯一样。

  「陈先生……请问你是一个人投宿吗?」

  「呃……是……我一个人……」

  「嗯……」  

  这个盘查我的人,一直盯着我脸上的表情不发一语,让我的冷汗开始从额头上不断地冒出。但是外表上我还是强自镇定,不动任何声色。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却看着一名警察突然朝着浴室走去。

  想到一个未成年少女,被当场抓奸的情形时,什么『诱奸未成年少女』、『青少年防止性交易处罚条例』,一条条罪名在我脑海中快速闪过。面对即将仆街的紧张情绪,我就觉得心跳快得好像要跳出嘴巴一样。

  就在这个危险的情况下,我忽然灵机一动的说:「这位警察先生……请问你要上厕所吗?我刚才才洗好澡,地板还湿湿的,你要小心不要滑倒呀!」

  结果可能是他们做这行做久了,你愈跟他们表现得热情,他们会愈觉得其中有古怪。那位警察不但没有听我的话,反而还小心翼翼地,一手朝后放在手枪的位置,一手慢慢地打开门。直到门完全打开,在他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他才缓慢地走进去,但是那只放在枪上的手,还是把枪紧紧地握着枪把,丝毫不敢大意。

  直到他踩着满地板的黑鞋印,向这个应该是带队长官,比个没事的手势时,他才把我的证件还我。

  「陈先生……谢谢你的合作……打扰了!」

  等到他们全部走出去后,我才关上门吁了一口气。不过这个时候我才想到,那个女孩呢?

  我紧张地跑进浴室,惊慌地四处看看,结果跟刚才进来的警察一样,里面真的没有半个人!

  因为这间浴室并没有窗户,所以她根本不可能躲在浴室外头;就算有窗户可以让她爬出去,但是以她一个女孩子,也没那个胆量躲在七八层楼高的外头。

  这个时候,我又跑到房间唯一的一个窗户往外看,除了漆黑的夜色里,远方及四周的一些灯光外,我就再也没看到任何东西。

  她该不会失足掉下去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该怎么办才好?

  可是我刚才也没听到有重物坠地的巨大声响,所以我忍着对高度的恐惧,紧张地往下看。但是地面上除了冷清的街道,以及停放在大门口的警车外,我也没发现有人影走过。

  这下,惊惧的心理立刻涌上我心头。一股冰凉的寒意,忽然间从我的脚底板迅速沿着大腿背脊传到我的后脑门上,让我瞬间全身爬满了鸡皮疙瘩。而我手上脚上全部的汗毛,更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刺蝟般,全部竖立起来。

  难道真的撞鬼了?

  虽然我不相信,这种没有科学根据的事情。但是今天真的遇到了,这种奇怪的事时,就让我得不得朝这方面去解释,现在所遭遇的情况。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用眼角的余光向后瞄时,就看见我的身后,忽然出现一双红色的厚底长皮靴。

  我惊魂未定地,先朝地上看了一下……嗯……还好有影子。

  于是我慢慢地转身,并且半瞇着眼睛,从那双靴子的底部缓缓往上瞄。这时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双包裹着红色网袜的美腿,和一条几乎包不住小屁屁的超短迷你裙。紧接着再往上瞧,就看到半截的红色皮革小可爱,以及那副还未上妆的清秀脸孔;而她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我刚才怪异的举动。

  她好奇地看着我,并且问我:「老公……你在看什么?」

  这时,我还是怀着恐惧的心,语气颤抖地问着她说:「你……你刚刚躲在那里?还有……为……为什么你要叫我老公?」

  听了我的话后,她居然天真的回答说:「我不叫你老公要叫你什么?我们刚刚不是己经爱爱过了吗,那你就是我老公了呀……至于刚才……你不是叫我躲进浴室吗,所以我一直待在浴室呀!」

  可是我还是半信半疑的问她:「但是刚才我跟警察都进去看过,而且我还仔细找了一下,并没有看到你呀……难道你会忍者的隐身术?」

  听到我说的话后,她突然「噗哧!」地笑了出来。

  「你讲话好好玩喔……对呀对呀,我就是人称伊贺流的风流女忍者──『英英美代子』是也。所以现在我要用正义的名义,代替月亮惩罚你……哔波!」

  说着她还在眼睛中央,用手比个斜V字的手势;而一只穿着厚底皮靴的脚,还向后翘起,来个令人莞尔的美少女装可爱的表情。她这可爱的表情让我看了后,也不禁露出莞尔的笑容。

  不过,也因为她这突如其来的「卡娃伊」动作,让我的紧张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不过,我还是对于刚才,怎么找都找不到她的事,感到无比的好奇。因此,在好奇心驱使之下,我再次开口问她。

  「那请问这位,可爱的风流忍者小姐,你可不可以教我隐身的方法?那我下次遇到警察临检时,也可以用你的隐身术自保?」

  「嘻嘻嘻……你这人还真好骗!其实我刚才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忽然发现浴室的墙上有一道暗门。所以刚才警察来临检的时候,在情急之下,我就乾脆躲到里面去。」

  听了她的话后,我还是不相信的走到浴室门口。等到我从门口往里面看时,还真的看到在浴缸上方的墙上,有着一个一人高的门还虚掩着。而那道门的外面,还贴着跟墙上一样的磁砖。

  亲眼看见这道门后,我整个悬在胸口的大石头才真正地放下来。而这时我也才想到,搞不好这家宾馆,就是专门给人招妓或是偷情用的。只要有警察或是人家的先生或太太,要来这临检或抓奸时,可以供人躲避追查的好地方。

  因此我内心想着,等一下出门后,一定要记住这家宾馆的名字。这样,以后如果又有机会出来偷情的话,才知道要来这家宾馆。因为我觉得在这里不但安全,而且办起事来也比较安心。这样一来,我也就不用怕雯华突然来抓奸了。

  但是经过了刚才的突发事件,早已把我的睡意以及淫意,全部吓得无影无踪。

  于是这个时候,我开始找回衣服穿上,并且跟那个女孩说:「小姐……我想回家了,所以我送你一起回家好吗?」

  结果她一听到我的话后,原本欢欣的调皮神情却暗淡下来。紧接着她就用充满哀怨的眼神,幽幽地看了我一眼后说:「我没有家,所以也不知道应该回到哪里去?」

  看她说话的神情,以我当老师的直觉,我倒觉得她不像在说谎。不过由她的话中,我不禁联想到,她是不是一个翘家的援交女孩?需要靠陪男人睡觉,来赚取她的生活费呢?

  想到这里,也为了避免她对我纠缠,于是我在穿好衣服后,从皮包里拿出五千元给她略作表示。也不管她是否接受,反正当我把钱塞给她之后,我就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这个令我难忘的地方。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