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灵媒娇妻

灵媒娇妻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中,己是入夜时分。

  没办法,因为从我下课被黑社会老大掳走,到他安然让我离去,中间还听他诉说一些陈年往事,以及他早年的英勇事迹;而且最后还硬把我留下吃饭,被他灌了一大堆酒,直到山下灯口通明后,他才心满意足地叫他手下,送我这个未来的女婿回家。

  不过当我跟他在他卧室用餐时,他让我看的那一卷录影带,却让我差点没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

  因为那卷录影带,正是我之前跟她发生一夜情,以及下午被吴玉玫上身的那名『女孩』,她的人体改造过程的录影带。

  我从他的口中得知,这个原本是男儿身的女孩,本名叫林建弘,是他死对头林旺土的独子。结果不知什么原因,让当时才十六岁的他,看上了黑松老大的女儿当年才十四岁的吴玉玫,进而对她展开热烈的追求。

  经过一年多的追求,吴玉玫对他所表现出来的爱意,不但视而不见,而且跟他始终保持冷漠的距离。于是在他因爱生恨之下,趁着吴火松到菲律宾谈走私军火生意,人不在台湾的时候,就找个机会把她给强奸了。

  而且事后还叫他的好友,以及跟在他身边的保镳,对她展开一场惨无人性的轮奸大会。结果一个不小心,却把吴玉玫给奸死了。

  在知道自己犯下大错后,林建弘不但没有一丝悔意,还趁机唆使他爸爸林旺土抄了吴火松的家,同时把他的妻子王美慧,在父子通力合作之下先奸后杀。

  等到吴火松从菲律宾回来得知这个消息后,他就像一头受伤的猛狮,带着六十多名精锐手下,直捣林旺土的大本营。在一阵激烈的枪战后,林旺土在受伤之余,还是被他逃出生天。不过他的妻子陈绮梦,以及他十七岁的儿子林建弘就没那么好运了。

  他们两人被抓之后,吴火松在愤怒伤心之余,就叫人砍了陈绮梦的双手双脚,还把她毒哑,让她变成哑巴;并且为了防止她咬舌自尽,还把她满口美丽的牙齿全部拔光。接着就在他一连串变态的调教发泄下,让她变成了我看到的那个熟女犬。

  而吴火松为了报复林建弘这个始作俑者,他更不惜砸下重金,从泰国找了一批整型医生,把林建弘从头脚,彻底改变成一个女人,从此就成了他手下发泄的公厕,以及专门接待爱玩人妖的变态人士的娼妓,而他的花名也从此改成阿虹。

  直到前两个月,不知怎么地,就在那些把阿虹当成充气娃娃,在她身上发泄完后,她突然变了另一种神情,并且自称是早己死去吴玉玫,还要求见吴火松。

  众人在无比震惊之下,把她拉到吴火松跟前,在证实了她的身份后,她才跟吴火松提起要找老公的事。

  原来那晚只是一个无意的举止,就惹来吴玉玫暗藏在一旁,虎视耽耽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依照他们的想法,就是打算来个『先上车后补票』;先让我跟她上了床,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后再逼我就范。正因为如此,我当初才会有那晚大部份男人,都会想犯的『无心过错』。

  想到这里,我心理就感觉一阵唏嘘。因为那天她也是随机抽样,并没有找特定的对象。要不是我手贱心不定去捡那个该死的红包,我现在也不会把自己搞到这副狼狈的模样。

  轻叹了一口气,我开了大门轻手轻脚地进到屋子里。

  原来还跟我处于冷战状态的雯华,本来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但是下一秒钟却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般,忽然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睛更是像是看到外星怪物似的瞪着我看。

  「陈弘文!你到那里去鬼混了!」

  「我……我……关你什么事!」

  原本还有点心虚,正想找些藉口跟她解释吴玉玫的事;但是她一进门就对我没大没小,于是一些原本想好的措词,在她严厉的语气下,我也变得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

  结果没想到她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本来不关我的事,但是你带了不乾净的东西回来家里,这就关我的事!」

  我听了之后,先是看看身体,再闻闻身上的气味。除了全身略带酒味外,根本没有沾到什么髒东西;而且就算沾到什么东西,她的反应也太大了吧。因为就我所认识的江雯华,并不是有那种超级洁癖的龟毛女人。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过跟人喝了一点酒,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吗?」

  「你到那里喝?是不是去喝花酒?」

  「没……没有!你别问这么多,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说完我就不理她,自顾自的往卧房走去。可是当我才走一步时,雯华不知怎么的,突然对着我大吼着:「陈弘文!你给我站住!你知不知道你带了一个女鬼回来!」

  这一声淒厉的暴喝,把我想藉着愤怒所掩盖心虚的情绪,因而全部打乱。而且这下换成我露出可以塞下鸡蛋大小的大嘴,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惊讶地看着跟我结婚半年多的妻子。

  「雯华……你……你在说什么……」

  雯华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疑问,她反而立刻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支不晓得从那里弄来,用古钱编成的金钱剑。

  接着我就看她一手握着它,一手在剑身上虚划几个手势,并且还口中念念有词。这时我突然发现,这是我所认识的江雯华吗?一个把处女之身交给我,进而与我步入礼堂,决定共结连理相偕到老的娇妻吗?

  此刻她的言行举止,根本与我所认识那个娇羞柔弱的小女人连不起来;相反地,现在的她,倒像是一个专门为人消灾解厄的高深道姑。

  「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呀!」

  正当我想上前制止她这奇异的举动时,忽然一副让我不可思议的画面,就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眼前。

  因为我看到她此时已经念完咒语,然后就把金钱剑朝着我无情的射过来。看到她谋杀亲夫的行迳,我下意识地低头闪过那柄飞来的剑身。只不过那柄看似无杀伤力的金钱剑,并没有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而下坠;它反而像有自我意识般,在没击中目标后,它自己主动转了个圈,并且再度朝我背后飞来。

  我才一转头,就看到如此心惊动魄的一幕。因此我没有多想就往旁边一跃,全是下意识的反射动作,才堪堪闪过差点遭到阉割的致命危机。

  只不过这次它掠过我的命根后,并没有再往我这边杀来,它反而是在客厅中到处乱飞。它这时就像一枚失去方向的导弹,漫无目标地渲泄它剩余的能量。

  但是令我奇怪的是,雯华这个时候却一直盯着那柄飞剑,而且右手并起剑指,对着它不停地比划着,好像是在操控它飞行方向。

  满头雾水的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我有生以来,看见这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因为这种奇特的画面,一直以来,都是只有在电影里才看得到的特技手法,居然在现实生活中也看得到!而且还是从我所认识的人身上看到的。

  不过接下来的事却更令我差点昏倒,因为此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老公!救我!你快叫这女人停下来呀!」

  这声音……这令我全身起鸡皮疙瘩的稚嫩嗓音,不正是那个自称吴玉玫的女鬼所发出的声音吗?

  不过在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柄飞剑不知怎么地又回到雯华手中,并且还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老公?陈弘文!你到底搞了什么东西回来,你快给我说清楚,不然我跟你没完没了!」

  「老婆……你……你听得到奇怪的声音?」

  这时雯华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妻子,因为她狰狞的脸色,是打从我认识她以来,从没看过的铁青脸孔。

  「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快交待清楚!」从她剧烈起伏的巨大乳波来看,此时的她想必是充满杀人的怒气。

  虽然我是一个老师,但此时满脑子空白的我,只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不过这个时候,我发现雯华的眼神突然变了,变得那么柔和,哀伤中充满了无限的关怀。

  「老公~~对不起~~」

  听到雯华的转变,我己经觉得奇怪,再听她说出的话,让我突然向后跌去。

  「你……你……」

  「老公~~你怎么啦?你怎么那么怕我?」

  「雯华……你不要吓我呀!」

  「我是玉玫啦……」

  听到我最不想听到的名字时,我大喊着:「救人喔!」

  听到我的呼救声后,她只是缓缓地低下头来,并且开始啜泣起来,还带着哀怨的语气对我说:「老公……原来……原来你这么讨厌我!」

  「我……我……没有,我只是太……惊讶了……你别哭了嘛!」

  「真的吗?」此时的她早已换成一副讨人喜欢的可爱笑脸,刚才那我见犹怜的可怜样不知跑那去。

  面对她这高超的演技,我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在稍稍平复今天精彩刺激,令人难忘的情绪后,我对着老婆说:「对了,玉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变成雯华的样子,她又到那里去了?」

  「人家当然是跟你一起回来的呀,不然你要我到那里去,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你愿意娶我了,那我就是你的老婆,当然跟你回来啰;至于这个女人的身体嘛,是她本身就是『灵媒体质』,所以我刚才趁她一个不注意,就轻易地上了她的身。」

  「什么!不会吧,你再说一次,上身?」

  一向不相信这种超越科学,超自然现象,非常铁齿的我,现在不得不对眼前的现象,展开另类的逻辑思考。

  「难道你没听过吗?」

  「呃……以前听过,今天才看到!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嗯……这个身体比那个阿虹好太多了,我想我的能力可以撑到明天,不如我们去逛街好不好?老公……」

  「可是……这样……雯华她回得来吗?」

  「放心啦,我只是暂借她的身体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好久没逛街了,你就陪人家出去逛逛嘛,好不好?」

  拗不过她炽热渴求的眼神,我只好答应她说:「好吧……」

  ***      ***      ***

  由于天性保守的雯华,从来不注重外表的打扮,更别提要她穿着性感的服饰在大街上走。所以她衣橱的衣物,都走向保守淑女路线。不过这些衣物,在玉玫的眼中看来,全都是老土难看的衣服,所以她随便穿了件衣服后,就要求我带她先去买衣服。

  于是在时间考量下,我开着馒头车,载着她来到着名的饶河街夜市。虽然时值冬末,但却已嗅出春天的味道;也因此,夜市所有的商家,也就跟着纷纷推出最新的流行春装。

  沿着熙来攘往热闹的街道上,玉玫像个小女人般温柔地依偎在我怀里,紧紧的挽着我强壮的臂膀,穿梭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直到她看到一件令她心动的服饰前,她才放开我的手,走进里面拿了衣服去试穿。

  不过当玉玫从试衣间走出来时,我原本不耐烦的神情,在看到玉玫的一刹那,整个人就瞬间放出欲望的光芒。

  带着印地安风味的牛仔装,给人一种如小女孩清纯,清新可爱的感觉。但是这套牛仔装的设计,在可爱样式中却又带着小女孩,急欲成为成熟女人的风格。

  蓝色丹宁牛仔布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充满属于少女的年轻活力;但是半截式绑脖子超低胸的设计,在在突显出小女孩想要变成女人的欲望。

  长度只到绿柳蜂腰上的中空小可爱,出卖了主人玲珑有致的曲线;露背到乳房下缘三公分的微薄布料,根本起不了任何遮掩雪白背脊的作用。如果从后面看的话,倒像是只穿一件无肩带胸罩,可以清楚地看到横在背部的那块遮羞布。

  前胸开到乳房下缘的超低开口,把她三十二D的巨乳优点完全展露出来;唯一固定小可爱的褐色钮扣,更方便想办事时,提供当事人穿脱的灵活度。而在地举手之际,我无论从正面还是旁边,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硕大的部份乳球。

  而她的下身更是搭配一条贴身的迷你低腰牛仔裙。前长后短,长度只到大腿一半,并且採十五度向后倾斜的黄金剪裁,不但把她修长的美腿,提升到最佳的比例及视觉效果,后面几乎只盖住翘臀的贴身设计,只要她稍微弯腰,我就可以轻易地看到她裙内的迷人春光。

  而那令人喷鼻血的超低腰设计,根本只是靠她两侧的骨盆寛度,避免她裙下下滑而露出令人尴尬的风光;不过在她背着我走动时,那若隐若现的股沟,更激起我强烈的欲望。

  我从来不知道雯华的身材这么好,尤其是穿了这身令人遐想的性感服装,更把我对她已经开始消褪的性欲,在这一刻重新出现初恋时,想强烈佔有她的曙光。

  「老公~~好看吗?」

  我只差没流出口水的用力猛点头。

  只不过这迷人的春光没让旁边的陌生人享受太久,她就顺手挑了一件七分袖的牛仔外套,把刚才令人垂涎的身躯,完全包裹起来,使得在一旁假装挑衣服的无聊男士,引来一阵微微扼腕、叹息不舍的抗议之声。

  但是她留给我唯一的视觉福利,就是那件七分袖外套,是由皮绳交叉打结,取代钮扣的设计;而且绳子的开头处,还是从乳房下方才开始。所以在我爽快的付钱,搂着她亲密在大街上逛时,我还可以从她胸前的领口,窥视到她雪白的乳球软肉,及那道令人不可自拔的迷人乳沟。

  而为了搭配她身上的这套行头,她找了一间鞋店,准备找一双长筒马靴,来搭配这套帅气服饰的风格。

  不过当她拿了一双驼色的长筒马靴在一旁试穿时,我却发现帮她服务店员的眼神有些奇怪。在好奇心驱使之下,我不动声色的走到他附近,随着他视线找寻他异样眼神的原因。

  不过这一看还真不得了。因为我看到了在她弯腰把靴子套进脚时,她胸前的雪白乳球,不但被人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那粉色的乳晕,也不时跳出来跟店员打招呼。

  但这还不算什么,最令我胯下瞬间充血的原因,是在她张开大腿换穿另一只靴子时,从她那条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缝内,我看到了一丛黑色浓密的三角平原,外加平原中间那道神秘的肉缝。

  一看到如此绮丽春光,我紧张的把她拉到一旁,悄声的对她说:「老婆……你是不是没穿内衣裤?」

  她听了后,就露出狡黠笑容的对我点点头。

  这时我听了后,露出惊讶的神情看着她,然后再对她说:「你知不知道你刚走光,被那男的看光了?」

  结果她听了后,在我耳鬓廝磨,对我着吐气若兰悄声的说:「我知道呀,我是故意的!反正这又不是我的身体,管他会怎么走光。再说,你们男人不是都很喜欢看这种的吗?」

  听了之后,我觉得额头上瞬间冒出三条黑线。是呀,这身体是雯华的,又不是她的,所以她爱怎么露就怎么露。只不过我不知道当雯华知道这事之后,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有了这项惊人的发现后,我发觉玉玫这女孩子还满合我口味。于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发觉跟她的距离也愈来愈近,再也没有当初认识她的恐惧与隔阂。

  也因为这样,我搂着她腰上的那只手,也开始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游走起来。有时从她手臂下握住她充满弹性的酥乳,享受她乳头充血变硬后的快感;有时顺手滑到她迷人的丰臀上,隔着裙子享受它带给我的诱惑;甚至我还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从裙口滑入她的股沟,探索她臀瓣中央的那朵菊蕾,把她搞得意乱情迷,娇喘连连。结果一路上,她只能紧紧地依偎在我怀里,享受被我轻薄的刺激快感。

  「老公……我好久没看电影了,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嗯……好呀!」

  只不过在电影开演还不到五分钟,我就觉得她那纤纤玉手,己经放在我的裤裆上,时轻时重的抚摸着我的小弟弟;而她鲜红欲滴的朱唇,更是在这时候贴近我的嘴巴。

  藉由电影画面微弱的光影,我看到了她需索渴求的目光。不用想就知道这小妮子想干什么了。

  不过我还是欲擒故纵的假装推开她,一副紧张的摸样对她悄声说:「老婆,你想干什么?」

  「老公~~人家想要~~」

  「什么?如果要上厕所自己去呀!」  说着说着,我还真的挪出走道的空间让她行走。

  「不是啦,人家想要跟你爱爱啦!」

  「在这里?」

  春情氾滥的她,根本不正面回答我的话。她只是自顾自的低下头去,接着我就听到拉炼被拉开的声音,然后胯下的鸡巴就被一道温暖的空间给包覆住。

  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进行这种刺激的游戏,在心理兴奋的刺激之下,原本还半硬的鸡巴,顿时在她高明的口技下变得坚硬如铁。

  我强力地压抑着被她吸出精水的欲火,双手更是死命地用力抓紧椅子上的扶手,避免一下就丢精弃甲,辱没了我威猛的雄风。

  而我也不甘示弱的撩起她包覆不住的牛仔短裙,轻易的就找到早己氾滥成灾的桃源洞口。而另一只手亦不甘寂寞地从她手臂中间伸进去,解开了小可爱唯一的钮扣后,就握住她因兴奋充血而翘起的乳头。

  于是在我双管齐攻之下,她早已湿润的秘穴,这时更是流出一大滩水渍,还沾湿了不织布的椅垫,形成一副淫靡的景象。

  「老公……我受不了了,求你快给我……」

  「这里是公共场合呐,你先忍一下,回家后我就让你快活!」

  「不要!我等不及了……」

  说完她就爬起来面对着我,在我还来不及拒绝的时候,就主动扶着我涨痛的阴茎,对着她粉嫩的秘穴就坐了下去,接着就不知羞耻的套弄起来。

  没想到这个不到十八岁的灵魂,对于这种事还真是开放,一点都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只随着自己的心情做事,这也让我对于年轻女孩,如此开放的性观念而咋舌不已。

  不过第一次在公共场所交欢的惊奇体验,也让我对于一成不变的性爱场合、性爱姿势有了另一番深刻的体验。

  在她高超技巧的挑逗之下,我也顺势配合着她的节奏,尽情地享受既兴奋又刺激的性爱体验。

  不一会从她口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引来了旁边一些好奇异样的眼光,更令我血脉贲胀。我这时有种自己是A片男主角,跟着美丽性感女优激情交合,而旁边的陌生人,只能看着我干着身下的美女,在一旁打手枪叫好的明星快感。

  「呜……老公……嗯……」

  玉玫她想叫又不敢大喊的娇媚神态,更刺激了我体内早己控制不住的兽欲,也因此我由一开始小幅度的抽送,慢慢变成有技巧的往上紧顶着她的花心不放,结果就让她一瞬间就到达高潮的边缘。

  虽然电影院里灯光昏暗,但是并不是到漆黑得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所以我藉由一些微弱的灯光,看到她张口欲叫的嘴型时,我在第一时间就把嘴唇印在她急欲渲泄大喊的香唇中,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尴尬。

  正如我所想的,在我用力向上顶撞没过一会,我就从她卷曲的滑舌,以及像只八爪鱼般死命的抓着我不放,接着我就感受到她全身一阵痉挛,而龟头更是被一股强大温热的水柱沖刷,为我喷发的精虫做好了一切准备。

  就在我急欲临门一射之际,我突然想到她这时没穿内衣裤,如果就这样射在她穴里的话,那待会要如何善后呢?

  因此在欲望理智的冲激之下,我选择了硬生生地,推开了她紧抓着我呈现恍惚状态的疲累身体。不过我却趁她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把她的头抓到我鸡巴的前面,几乎是用粗暴的对待方式,迫使她用樱桃小嘴,塞进我急欲喷发的阳具。接着我就以口代穴,死命的在她嘴里快速抽送,最后才肆无忌惮的把我全部的精华,射入她温暖的小嘴中。

  本来我还在担心她在接受我口内爆射之后,会有什么激烈不满的反应;但是没想到,等到我把体内库存的精液出清后,她只是抬起头,露出娇媚的微笑,然后就当着我的面,咕噜一声就把浓稠略带腥味的白浆全部吞了下去,并且还用性感的嫩舌,沿着她的嘴唇舔了一圈。就好像我的精液,是什么天然养生补品一般的香醇可口。

  看到令人无比兴奋,血脉喷张的一幕,我顾不得电影是否已经散场,匆匆帮她穿好衣服后,就拉着她的手火速的离开电影院,以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驱车回家,准备重温当初我跟雯华热恋时的激情。

  直到这一刻,我才深深明白那句:「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的真正意境。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