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少妇的扭动

少妇的扭动
翔子的房间约有四坪大。

  门口是拉门,与隔壁船越的房间只隔一扇门,由于发现这两扇门都没有锁,所以翔子开始寻找可以防卫的棒子或类似物品,但是却都找不到,她只好放弃准备就寝。

  (没有什么好紧张的,说不定只是自己瞎操心!)晚上九点半左右,她穿着浴衣且系好腰带,钻进被窝里。

  可能是睡前酒精发挥功效,她睡了不晓得多久。

  突然觉得呼吸困难,惊醒了她!她觉得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盖住她的唇,翔子依然意识模糊,她想大概是睡前喝了两瓶啤酒的缘故吧!因为她的头,感觉有点痛!不过慢慢地她恢复了意识。

  张开眼,她看到了一张男人的脸与她面对面,而她之所以呼吸困难,是因为那男人正吻着她的唇。

  不只有唇部相接,她发现不晓得什么时候她身上的浴衣被解开了,而那男人的手正肆无忌惮地在她光滑的身上游移着,此时的船越边爱抚着翔子的乳房,边亲吻她。

  “不要!”

  翔子本能地弹坐起来。

  “船越先生,你在干什么?”

  可是她一弹坐起来,反而让船越乘机将她的手反扣在身后,并用力地将她的右手按压在棉被上。

  “哎呀!鹤田太太,何必那么正经呢?我们同为天涯沦落人呢!”

  船越以悲伤的口气说着。

  翔子听到他说的话,却不认为自己和船越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不对,应该是她打从心里就不想和他一样成为天涯沦落人的吧!“船越先生!放开我!”

  翔子奋力抵抗着。

  “趁人睡着时偷袭很卑鄙呢!怎么了?是因为我先生和你太太还没出现吗?”

  翔子努力想使船越冷静。

  可是她所说的话反而更激怒了船越。

  “可恶!到现在都还没现身,那两人今晚铁定又不知道在哪儿风流快活呢!既然这样,鹤田太太,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

  船越一边说着,一边将身体逼近她,她可以闻到他身上还残留着浓浓的酒味。

  这酒味使翔子感觉到船越将自身对加寿美背叛婚姻的愤怒,完全发泄在她身上,他现在只想报复。

  这情况使她感到危险,更可怕的是,船越现在已裸露出上半身了!下半身也只剩一件白色内裤了!“不要!不要!你放手!”

  翔子极力地反抗,还利用空着的左手连忙拉拢敞开的浴衣,并一边往后退。

  “别再过来!”

  “来嘛!鹤田太太!”

  “别再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人了!”

  她在船越的眼中看到他熊熊的欲火。

  其实她并不是不了解船越所说的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意思。

  只是她却不认为,只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能名正言顺地发生关系。

  说不定就因为他们发生关系后,使他们无法对另外一半的背叛行为,义正辞严地谴责了呢!其实翔子并不是有性洁癖的人!结婚前,在她就读女子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曾与在迪斯可舞厅认识的人发生第一次关系,之后,她也与几位男朋友发生过亲密的肉体关系,即使婚后,她也曾瞒着她先生出轨过一次到两次。

  也就是说,虽然她是位贤淑保守的妻子,可是她仍旧是位有情欲的成熟女人。

  换句话说,她也想和自己喜爱的男人做爱!但是如果只是单纯为了一时肉欲而有了反应,那岂不是太肤浅了!

  “怎么了?鹤田太太,你到底为什么如此坚持呢?反正你先生也好久没碰你了,搞不好现在正和我太太风流快活呢!有什么好担心的?”

  船越的话中带有胁迫的意味。

  他话中的意思似乎隐喻既然自己的老婆和某人的老公上床,那么他也有权利上某人的老婆。

  她其实不是不了解他话语中的含意,只是她不太想回应他。

  “可是,我们今天才刚认识,交情根本不至于此!”

  “做这种事,根本不需要时间认识!只要一想到加寿美现正躺在鹤田幸佑的怀里,我就气得快爆炸!”

  这一部分的心情,翔子倒是颇有同感!因为一想到幸佑抱着那位叫加寿美的女人,翔子就愤怒地快爆炸了!此时船越起身,往她身上靠近。

  他抓着她的右手,仍然不肯放开她。

  一边想逃开的翔子,却同时感觉到自己胸口的悸动及怦怦的心跳声。

  (无论如何都得挪开手!)可是她的手越动,她却看见船越的下腹部越来越兴奋,一想到那儿所代表的力量,翔子的脑海马上感到一阵燥热。

  越挣扎越见屹立不摇的男性勃起物,使得翔子想入非非,感觉全身灼热难耐。

  在她身体深处,正慢慢与她的理智抗争着,想迎接那美好的男欢女爱。

  这使她痛苦不堪,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对的,但是身体却告诉她放松吧,任真发展将有意想不到的乐趣等着她……她想着与同被另一半背叛的天涯沦落人,在准备追踪另一半的秘密旅行途中,突然疯狂地结合,这是多么棒的复仇行动。

  此时她的脑海中,取而代之的是这种想法,不过理智还是略胜身体感觉一筹。

  (不行!不行!)“不要!不要!”

  愈是反抗,抓住她手腕的手就愈加用力。

  船越再次将划船所锻炼出的身体压在她身上,翔子就如此被船越压在身下。

  接着船越解开她的浴衣,忙着爱抚翔子,并脱下她身上的浴衣,之后船越的舌头开姑舔翔子的腋窝,这动作使得翔子兴奋地混身颤抖。

  结婚前,她在迪斯可认识一位有妇之夫,那男人用舌头舔翔子腋窝时,使她从身体深处产生快感,更让她兴奋地全身起鸡皮疙瘩,和那男人已分手半年多了,这是和他分手后第一次被人舔腋窝。

  “不要!住手!不要呀!”

  翔子惊吓地低吟着。

  船越开始吻遍她全身。

  浴衣已完全被脱掉了。

  渐渐地翔子开始娇吟了,因为她已开始有反应了!

  透过船越从脖子一直吻到下腹部,那轻柔的唇部触感,使得翔子不由自主地本能反应这激情,她抓着枕头,享受着这阵阵快感。

  (我……我……怎么可以……)在她的脑中还是顽强地反抗,她的自尊心仍未低头。

  可是现在主导权却完全操纵在船越身上了。

  最后连她身上最隐密处的衣物,不知何时也被脱掉了!而且还被反覆爱抚着,翔子只能全身放松地享受快感,因为长时间的抵抗这折磨人的爱抚,让翔子耗尽了全身精力。

  她已尽了为人妻的本分,曾经努力抗拒着别人的爱抚。

  而现在她赤裸裸地躺在床上,无意识地享受着身上所传来的阵阵快感,更想得到身上男人强健体魄与她结合的快意。

  躺在床上的翔子是位全身充满成熟女人魅力的可人儿,细腰丰胸,平坦的小腹、浑圆丰润的臀部都散发迷人风采。

  船越努力吸吮着她饱胀的乳房的尖端,使花蕾硬挺站立。

  “啊……啊……”

  翔子低声娇吟着。

  船越的舌头不放过眼前白皙粉嫩的每一吋肌肤,尽情地吸吮着,而他的手也没闲着,往翔子腿间的秘密幽谷探去。

  在他那有如魔术般的巧手爱抚下,翔子谷间涌出阵阵爱液。

  随着他手指进出通道的动作,不时发出清脆的水声。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这声音!”

  翔子体质属于十分敏感型的。

  她受不了听到这种会令她害羞的声音。

  “拜托!快爱我吧!别再折磨我了!”

  它的声音已经不再拒绝了,取而代之的是娇吟哀求的声音。

  船越的爱抚终于奏效了,马上惹得翔子欲火高涨!“鹤田太太,你真棒!你那和别人玩乐的投标课长老公真是不懂得享受眼前美景!”

  船越开始有余力开些玩笑了。

  因为眼前情况已被他掌握了,翔子全身已温热湿润,等着他更进一步的深入探索。

  “拜托!别再折磨我了!快来吧!”

  此时船越终于起身,将自己深深埋入翔子体内,这动作使得翔子肯定地拱起腰部,并让她娇吟连连。

  随着船越的律动,翔子兴奋地用双手紧勾着船越的身体,尽情享受这欢愉。

  “啊……啊……啊!”

  船越全身律动时,边咬翔子的耳朵,更不时地吸吮着饱满的丰胸。

  就这样来回律动着,终于让他们两人攀上极乐颠峰。

  翔子事后放任自己横躺在床上,对刚才所发生的事突然觉得有些不安。

  *   *   *   *   *   *   *   *

  ——结果那晚翔子的老公及加寿美并未现身在旅馆内。

  翔子及船越隔日仍旧待在热海,结果幸佑及加寿美依然未出现,使得他们两人的埋伏计画宣告失败。

  翔子在第二天的晚上,依旧躺在船越的身边享受性爱欢愉,直到隔天早上才回到东京。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