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圈套人妻

圈套人妻

  叶花正在跟武斗说她老公的事,突然感动有一种东西向她大腿里探了进来。叶花惊惶的尖叫起来。把武斗吓了一大跳。慌忙把手缩了回来。
  “叶花,你这是咋的了?”
  武斗问。
  叶红羞红了脸,娇嗔的问,“你干啥?”
  “你不是想感谢我吗?”
  武斗嬉皮笑脸的又凑了过来。将叶花搂住,嗅着她的头发里的香味,说。“这是报答我的最好方式。”
  叶花推着他,说,“这样不行,我爱我的老公,我不能不忠实我的老公。”
  “这怕啥的,他也不知道。”
  武斗恬不知耻的说。“你又不是处女,就像已经离开封的酒,喝一口跟喝一杯是没啥区别的,反正已经启封,”
  “武矿长,你说的是啥话,”
  叶花白了他一眼,说,“你流不流氓啊?”
  “这叫喜欢你。”
  武斗伸手碰到她凸凹有致的身体。感到非常的爽。“叶花,你真的很美,尤其你脸红的时候,更加美丽。我就喜欢你红脸的时候。”
  “竟瞎说。”
  叶花扭着身体试图从他的束缚里解脱出来。说。“武矿长,如果没事我回去了。你还有事吗?”
  “当然有。”
  武斗一用力,把她压在身底下,叶花在他身下更加惊叫了来,像杀猪一样,武斗怕她的声音惊动了外面的人,便松开了她,这个女人是个好夸张的女人。
  武斗给叶花下了定律。心想这个女人不能强来,可是面对着这活色生香的女人,武斗怎肯放过呢?
  武斗又向她的裙子里摸去,叶花还是大惊小怪的惊呼着,弄得武斗无处下手。“你咋这么夸张,你不叫不行?”
  “是你让我叫的,”
  芽花率真的说,“你这样弄我,我能不叫吗?”
  “吗好,走咱们进里屋去。”
  武斗说。“我让你叫换个够,咋样?”
  “年去,我回去。”
  叶花站起身子就想往外走,“你不想办你老公的事了?”
  武斗问。
  “办傻也不能这样?”
  叶花白了武斗一眼,说。“你把我当成啥人了?”
  武斗碰了个钉子。心里很不舒服。很想跟她发火,可是看到她风姿绰约的神情,又有鞋不忍,女人毕竟是女人,咋能跟她们一般见识。
  陶明为李晴所感动。李晴为了公司可以献身,这种精神就使他非常的感动。那天陶明跟李晴做得很爽,事后想起依然感到温暖。陶明想要公司壮大,首先的是缺少资金,如果能把资金搞下来,就万事惧备了。
  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好办的,他希望李晴能把这件事办下来,如果她不行,他再出马,这样给他办事可留有退路,如果开始就他上阵,万一不行,他会死在商场上,有了李晴事情就好办了。
  可是陶明想得李晴为了办这事有可能去献身,李晴那美妙的身体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就有些醋意。
  李情给黄定安行长打了电话,“你好,你是那位?”
  电话接通后黄定安问。
  “你是黄定安行长吗?”
  李晴问。
  “是啊,你是?”
  黄定安继续问。
  “我是陈文的表妹。我叫李晴。”
  李晴说。
  “陈文的表妹?你找我,有事吗?”
  黄定安问。
  “当然有,”
  李晴温柔的说。“你有时间吗?你出来,咱们找个地方说。”
  “我很忙,没有时间,有事你就在电话里说。”
  黄定安说。
  “电话里不方便,”
  李晴说。“你能不能出来一会儿,就一会儿?”
  “等我有时间再说。”
  黄定安不客气的挂了电话,然后,他就把陈文叫来了。
  “陈文,你有个表妹?”
  陈文一进来,黄定安就劈头盖脸的问。
  “啥表妹?”
  陈文被黄定安的话给弄蒙了,“有一个叫李晴的打电话给我,她说她是你的表妹。”
  黄定安开门见山的说,“李晴给你打电话了?”
  陈文问。“她跟你说啥了?”
  “她到底是不是你的表妹,她找我有啥事?”
  黄定安问,“她咋知道我的电话的,是不是不你告诉她的。”
  陈文没有想到李晴会冒充他表妹。而且这么快就给黄行长打了电话,如果他不承认李晴是他的表妹,那么黄行长会怎样的想他?
  “是啊,李晴是我的表妹。”
  陈文灵机一动的说。“她在陶明的公司当经理,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
  “她找我干啥?”
  黄行长问。
  “她找你能干啥?咱们是银行,无非是想贷款吧。”
  陈文说。
  “她直接找你不就结了吗?”
  黄定安说。“你是直接管贷款的。”
  “谁知道啊,她可能考虑我是她的表哥。怕我给她贷款影响不好,就找你了,我估计。”
  陈文说。
  “她没跟你说?”
  黄定安不信的说。“那我的电话号是谁给她的?”
  “不是我,我没有把你手机号码给她。”
  陈文慌忙解释道。“不知道她在那掏弄来的,你别往我身上想,虽然我是她表哥,但是因为我工作繁忙,我跟她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这时后黄定安的手机又响了一下,这回不是手机铃声,而是短信提示音。黄定安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的短信。短信是李晴发来了。
  黄哥,你好。
  我的李晴,久闻你的大名,今天终于跟你通礼貌电话,你的声音是那么浓郁宽广。很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你肯不肯前来赴约,我已经在大富豪酒店备上了薄酒,不是黄哥能不能来,小妹翘首期盼。你在适当的情况下,过我回个短信,那怕是一个字,我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的小妹:李晴。
  黄定安看了这个短信感到心中很温暖,这个叫做李晴的女人,短信写得真好。不知道这个女人咋样。现在黄定安产生了想见一见李晴的欲望,这个女人一定很美妙,很风趣,她的短信写得那么好。一定很懂浪漫的女人。
  “黄行长,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走了。”
  陈文看出来黄定安对他已经是心不在焉了,便起身告辞。
  黄定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琢磨着见不见李晴。这个女人不会设圈套陷害她吧,现在她是行长,是个有身份的人,怎能随便见人呢,而且还是陌生的女人,这太危险了,不能见,黄行长犹豫不定。
  这时候黄定安的手机又响了一下,还是短信提示音,黄行长拿过手机,打开短信,又是李晴发来的短信。
  黄哥,你可以不来,但我永远的在这个酒店等你,等到灯火阑珊处,等到黎明时分,你忍心吗?
  自己条短信每一个字多像钉子一样钉在黄定安的心上。使他柔肠寸断。牵场挂肚的,他对这个未曾磨面的女人产生了渴望。他想现在就去见她,那怕等待着他的是陷阱,他也要去跳,人生本身就充满陷阱。
  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又响了起来,这时黄定安对短信是热切的,这种短信提示音像美妙的音乐滋润着他的心,也温暖着他的心。
  “黄哥,你来吗?想你。”
  李晴的短信每个字都像长满温柔的触角,挠得黄定安的心痒痒的。
  黄定安坐立不安了起来,这个约会充满了诱惑。黄定安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便给李晴将电话打了过去。
  “黄哥啊,你好。”
  电话刚打过去,就传来李晴那欢快明亮的声音。“你想通了。”
  “等我,我中午过去。”
  黄定安虽然心在狂跳不止,但还是很沉着的说。这就是当官所修炼出来的工夫。
  “谢谢,黄哥”李晴说。“你能到来,我感之不尽。”
  “别这么说,是你的短信打动了我。”
  黄定安说。“你的短信写得太好了。你是那个学校毕业的?”
  “我是学中文的。”
  李晴说。
  “怪不得这么会运用语言啊。”
  黄定安赞叹的道,“能认识你我很高兴。”
  “是吗?你还没见到我人呢?见到我不知道会不会把你吓跑?”
  李晴风趣的说,“我可是个丑女人啊。”
  “就凭李小姐的文风,你也不是丑女人。”
  黄定安说。“文如其人吗。”
  “那可不一定,自古以来有许许多多文人,文章写的特别华丽,可是人长的却很丑陋。”
  李晴继续说。
  “即使李小姐是个丑陋的女人。我也有心理准备。”
  黄定安开玩笑的说。“不会落荒而逃的。”
  他俩在电话里打情骂俏了起来。
  “黄哥,你有情人吗?”
  李晴问。
  “你咋想起问这个问题来了?”
  黄定安问。“是好奇吗?”
  “不是,是关心你,”
  李晴莞尔一笑说。“你是成功的人士。成功的人都要情人,这是代表一个真正男人的标志。”
  “我没有,我也不是成功人士。”
  黄定安说,“我即没个公司,也不是老板,只是银行的职员。”
  “可你是行长啊。”
  李晴说。“行长就不是一般的职员啊。”
  “都一样。”
  黄定安说。“我是给人打工的。同样也的职员。”
  “我说不过你,你几点来?”
  李晴问。
  “快了,我马上就或去。”
  黄定安放下电话,心情像小鸟一样的欢快。
  武斗不想放过叶花,这么美丽的有趣的女人。怎能轻易放过呢。武斗时时刻刻在打着叶花的主意。这一点叶花心知肚明,她在竭力的回避着武斗,可是老公的调转工作的事就成了泡影。
  人不能给他念想,一旦人有了念想,心就像长草了一样,恨不能早日实现这个念想。叶花也是如此,自从武斗答应把她老公调上来。她就时刻惦记着这件事。她甚至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公,“老公你想不想上来?”
  晚饭后叶花洗簌完毕躺在床上问。叶花的老公陈雨,就躺在她的身边,陈雨更倒过来白班,井下工人是三班倒,在夜班时他们几乎不过性生活,也过不了,半夜上班,他们得在家休息好,不然到了井下可没法干活了。只要到了白班才是他们发情期。每个月一共十个白哦班,这十天里除了老婆来那个,剩下的几天他们天天做。井下工人把做爱当成他们的唯一的乐趣,因为他们没有娱乐,除了下井干活就是干女人。
  “当然想啊。”
  陈雨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趴了上来。“死鬼,你想那去了。我是问你,你想不想从井下上来?”
  叶花慌忙解释着说。
  “当然想。你能把我眺上来?”
  陈雨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他首先扒光自己,然后将手伸进她的睡衣里。在她那饱满的乳房上揉搓起来了。
  “武矿长答应了。”
  叶花在老公身下扭动着身体。偶而还发出兴奋的呻吟。
  “武矿长?”
  陈雨了楞。手也不动了,然后问。“你见到了武矿长?”
  “是啊。”
  叶花说。“他说把你调上来的,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你咋跟他说上话的?”
  陈雨问。“他可是不一般人能见到的。”
  “开会时见到的,他挺和蔼。不像人们传说的那么。”
  叶花兴奋的说,“他问了你,我说你是井下工人。他就答应把你眺上来了。”
  “就这么简单?”
  陈雨问。
  “不这么简单还咋的?”
  叶花在他身下白了他一眼,说,“你想咋样复杂?”
  “那当然好啊,这井下工人真不是人干的活,我是干够了。”
  陈雨开玩笑的说,“就跟干你一样的累。”
  “缺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叶花想把他推下去,可是陈雨就像一座大山似的撼在她的身上,使她身不由己。“你再胡说八道不让你了。”
  “那怎么行。一个月才盼望着这一天。”
  陈雨在她那里抚摩了起来,想要安抚叶花那颗不高兴的心。
  其实陈雨是在跟叶花开玩笑呢,叶花也心知肚明,但她装着不高兴,是故意震震他,让他以后不要在她面前放肆。
  “如果,你能把我调上来。我天天干你。”
  陈雨放肆着说。“就不用这样一个月就这么几天,了。我们过的是禽兽的生活。”
  “你咋说话呢?”
  叶花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井下工人真的没素质。”
  “这叫率真。”
  陈雨辩解着说。“也叫淳朴。”
  “去你的淳朴吧。”
  叶花扭捏着说。“我不喜欢你这样赤裸裸的,一点情趣都没有,就想着性,像牲口似的,做完就蒙头大睡,“这叫补充体力,留着明天崽战。”
  陈雨暧昧的说,他同时找到他想占有的位置。放了进去。叶花没有防备,正在跟他说话,不小心这个东西说进就进来了,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尖叫,然后就幸福的呻吟起来了。
  武斗说给叶花的老公从井下调上来,却没有了下文,叶花每次看到武斗总想跟他提起,可是又不知道从那开口,因而,使叶花很郁闷。她老公经常问她,他的工作咋样了,是不是应该送礼?现在办事都兴这个。
  看看再说吧,这是叶花对老公的回答。可是现在武斗像没事似的照样跟她说笑,而且经常出入她的办公室,就是不提这件事,使叶花非常闹心。她不知道咋样跟武斗说,也许武斗忘了,要不要提醒一下他?可是武斗几乎每天都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然而,她却不敢问一问,这可更加使的烦恼了每次看到武斗对她那热辣辣的眼神,她就把自己的心事藏了起来,甚至怕武斗瞧出端倪。
  “叶花,最近你好吗?”
  有一天,武斗把她叫到武斗的办公室,武斗关心的问,“我发现,你的脸总是莫名的红,是不是床事过重啊?”
  叶花腾的脸就红了,而且红的无地自容的地部,“武矿长,你咋这样说话啊?”
  叶花有些埋怨的说。
  “我这么问,你不好意思了是吗?”
  武斗莞尔一笑,然后说。“其实我就喜欢看你不好意思的神情,非常迷人。”
  “缺德,”
  叶花娇嗔的打了他一下。其实武斗就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着。叶花一打他,他顺势抓住了叶花的手,一下子就把他拉进了怀里,在她那白里透红的脸上亲吻起来。叶花被武斗弄得有些慌乱。不停的别过脸去,说,“我求你了。你不要这样,我不适应。”
  武斗不管不顾将手伸进她裙子里去,那她那丰腴的大腿上抚摸起来,“你不是想把你老公从井上眺上来吗?这是你的机会。”
  “什么?”
  叶花怔怔的望着武斗,一时间有些发蒙。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