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山雨欲来

山雨欲来

 
就在我们分道扬镳,准备各自鸟兽散的时候,许纯慧突然出现在我的车旁。

  「嗨!帅哥,方便载我一程吗?」

  「玉……玉玫……」

  在惊讶之余,我赶快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等到确定消失在他们视线范围后,我立即问她:「玉玫……你……你怎么可以上她的身?」

  「嘻嘻嘻……老公,你不知道呀,她的八字很轻,所以我才可以这么容易就上她的身。好啦……现在没事了,我想去淡水玩,你带我去好不好?」

  「不好!你快让她回来,不然待会儿我要怎么跟她解释?」我紧张地说着。

  「就像你以前讲的,写错了字,用橡皮擦或立可白擦掉不就得了!」

  哇哩咧!这个女人,居然把我以前跟她说来的话拿来用,真的比盗文盗贴的小白学得还要快!

  「好老婆……别这样嘛……她是我的同事呐,以后还要在学校相处,你就别让我难做人嘛……」

  「难道你不想跟她爱爱?她的身体可是很敏感的唷!我现在已经可以感受到她的小穴已经开始出水了呐……怎么样呀,想不想试试不一样的身体呀?自从上次你跟阿虹做过后,就没跟别的女人做过了呐,要不要试试看呀?」

  靠!这个未成年的幼齿老鸨,你拉客也不用这么拉吧?

  玉玫这个时候,不但藉着纯慧的身体,用极淫荡的言语挑逗我的听觉神经;还自己把衣服的领口拼命地往下拉,让我轻易地就看见挂在乳头上的两只可爱乳环。而它们正随着我的车身一起晃呀晃的;好像在呼唤我去搓揉它,渴求我对它伸出魔爪,在她身上恣意地发泄潜在的欲火。

  「玉玫……你就饶了老公吧!求求你不要再这样挑逗我了,我快受不了了!万一真的又发生男人都会犯的过错,雯华那里我要怎么解释?而许纯慧这儿,我又要怎么向她交待?」

  也许是她捉弄我够了吧,或者是我这番坚定不移的真心打动了她。因为她听了我的话后就乖乖地,把拉着衣服领口的手放下,然后就安静地坐在我的旁边;而她的眼神,也不经意地飘向窗外。

  在我还想找些什么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时,没想到她叹了一口气后,就说出令我震惊的话语。

  「弘文,你不用给我什么交待,我只要你把爱分一点点给我就好……」

  听了这句话后,我马上把车紧急停在路边,接着用不可置信的神情看着她。

  「许……许老师……你……你怎么……」

  她没立刻回答我的话,反而是搂着我脖子,给我一个深情的热吻。

  在我几乎喘不过气时,她才放开我,并用温柔的语气对我说:「你刚刚说的话,其实我都听得到!这一吻,是谢谢你没有趁人之危,而且还把持得住你自己的欲望。」

  「不是啊……我是说你……」  我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你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刚才的情形吗?其实打从你进门起,我就知道你身边跟了一个女孩子。」

  「难道……你也有阴阳眼?」

  「嗯……而且我还练成了天眼通,加上我从小就开始修行,所以既使刚才她上了我的身,我还可以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你道行不就比我老婆还高了?」

  「原来你老婆也是灵媒体质呀,难怪这女孩跟你感情这么好,难不成她……」

  这时换我不好意思地搔搔头说:「嗯……那是我另一个空间的老婆啦……」

  对于她们这种内行人,我也不必隐瞒什么。

  这个时候我车里的音响又莫名响起:「嘻嘻嘻!纯慧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的道行这么高。我刚刚还在奇怪,怎么会突然就被你推出体外呢!」

  许纯慧不但没有被这种灵异现象吓到,反而还开开心心的跟她打招呼。

  「嗯……刚刚说你叫玉玫是吗?你好呀……」

  唉……我陈弘文到底前世做了什么事,怎么今生都遇到这么奇怪的人呢?等到她们两都寒暄过后,我才问纯慧说:「许老师……真不好意思,差点就让你出事了,现在我送你回家好吗?」

  没想到她居然回答我说:「刚才玉玫妹妹说要去淡水玩,我也好久没去了,如果你有空的话,可不可以带我去?」

  虽然我很想拒绝她,但是看到她清纯的脸孔,以及惹火的身材,再想想雯华今天可能又要很晚才回来。在几经思量后,我先打个电话跟雯华说要晚点回家。等挂上电话后二话不说,油门一踩就驱车前往淡水。

  一路上就听到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连我试着切入她们的话题,都不知道要从那里切入才好。

  不过听这两个女人谈话的内容,也脱离不了男人、服饰,跟一些演艺圈的八卦消息。而玉玫更像是找到难得的知音般,开心的和纯慧不停地聊着。要不是我把音响关到最小声的话,我一定会被玉玫高分贝的恐怖笑声,震得耳膜破裂。

  ***      ***      ***

  淡水真不愧是一处浪漫的恋爱地方。尤其是最近开放的渔水码头,不但成为新兴热门的观光景点,更是情侣们在此观看夕阳,交流彼此浓得化不开爱意的最佳失身地点。

  从刚才边开车边聊天中,我才大概瞭解许纯慧的一些私密。

  由于她命中带刑剋,再加上她是天生的阴阳眼,所以从小她就常常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

  但是她自小家境贫穷,而父母的教育程度也不高,所以在迷信的阴影之下,她就莫名其妙地被视为不祥之人。也因为这个原因,以致于后来家中发生一些意外事故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把事件发生的元凶矛头指向她,使得她从小就遭受不平等的悲惨待遇。

  不过还好她家附近有一间小道坛,里头有一位中年的道姑。在一个机缘之下,她将许纯慧收为记名弟子,并且传授她一些修行之道,还暗中赞助她生活及求学所需费用,才让她以半工半读的方式读到师大毕业。而且她还利用生平的积蓄,在毕业后跑到英国留学。但是家中突然发生一些事情,使得她没修完学分就匆忙回国。也因为这样,她才会到辗转到我们学校任教,担任英文级任老师。

  听完她的遭遇之后,我心中也有些感慨。没想到现在看似富裕的社会,还是有许多不幸的人,正在社会的最下层为了生存而奋力挣扎。

  一开始我们是并肩而走,但是不知不觉间,我的手悄悄地就与她十指紧紧相扣,宛如一对热恋的情侣,漫步在渔人码头的天桥上。

  我们肩并着身,倚靠在防坡隄上的栏杆。看着即将西落的夕阳,享受着徐徐吹来的海风;在意乱情迷之下,我握着她柔荑的大手,也开始放在她快掉下的牛仔裤上。

  我的中指,沿着她裸露出大半臀瓣中间那道迷人的股沟,似有若无地往更深处向下探索;不一会儿,大半的手指,就消失在她超低腰的裤头里。

  我感觉到她身体轻微的颤抖,却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相反地,她对于我无礼轻薄的行迳,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的绯红,像个羞涩的小女孩,紧紧地依偎在我怀中。

  「怎么,冷吗?」我故意调侃着。

  她只是在我怀里嘤咛一声,没有说出任何只字片语。

  既然得到她的默许,满脑精虫的我,此时再也君子不起来。此刻我倚靠在栏杆上的手,亦不甘寂寞地从她衣服的下摆,由下往上滑进她的衣服内,开始探索她迷人的胴体。

  我先随意拨弄着她肚脐上的肚环,在轻微拉扯之际,她的体温也逐渐温热起来。在放过了她的美脐之后,我的手早已锁定此行的目标──那对打了乳环的娇嫩蓓蕾。

  我故意不去挑逗她的乳房,反而是轻拉着那只挂在乳头上的凯蒂猫。没想到我这有意而为的无心之举,却让她身体产生强烈的哆嗦。

  「别……」在她还来不及制止我接下来的举动时,我的唇己经佔领她的樱唇,以致于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完全被我封在肚里。

  还好我们这时面向淡水河口,所以旁观的路人们,对于我在她身上大胆的举止恍若未觉。在他们看来,也许我们只是一对热恋的情侣,在周遭浪漫的气氛之下,产生热恋情侣应该会发生的浪漫行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我们激吻到彼此快要窒息的时候,我揉弄着她翘臀的手,忽然放弃这块宝地,往她前面的牛仔裤头摸去,并试图解开那颗令人烦燥的束缚,然后另闢战场。不过当她发觉我的意图后,她原本酸软无力的双手,此时不知那来的力量,不但极力制止我得寸进尺的攻势,还使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我。

  她大大喘了一口气才对我说:「弘……弘文,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

  我听了她的话后,虽然有些遗憾与怨言,但从她语气中却透露出些许需求的渴望。

  「你的意思是说……在别的地方就可以啰?」

  当她听我出如此露骨的性明示话语后,她脸红的啐声:「你好坏!」,然后就丢下我,一个人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跑去。

  看着她那副欲迎还拒的娇羞模样,惹得我一时色心大起。于是在彼此心灵契合的默许之下,我就紧跟着她的后面,幻想着待会即将发生的淫秽画面。

  等到她即将抵达我停车的位置时,我马上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紧搂在我怀里。在解除中控锁的开关后,我并没有进入驾驶座,反而开了后座的车门,与她一起滑进后座。

  当我以这副恶狼扑羊的姿势抱着她时,我看见她的眼中,带着一丝的恐惧与不安。

  「你……你想干什么……」

  「嘿嘿嘿……你说呢?」

  说完我就再度把情欲的魔爪,从她衣服的下摆伸进她的衣服里,重新感受她坚挺的椒乳带给我弹手的滑嫩触感;而我的嘴巴,也在同一时间,紧贴着她的朱唇,享受她口中甘甜的琼汁玉液。

  刚开始她还象徵性地略为挣扎一下,但随着我如泥鳅般的大手,在她身体敏感的各部位游走下,她也慢慢放弃对我的抵抗,沈浸在情欲的漩涡里。

  等到两人几乎快喘不过气时,我才离开她性感的樱桃小口,两人分别别过头去,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不过,我才刚回口气时,许纯慧居然主动地搂着我的脖子,并且将我压向她性感的嘴唇;而她空出的另一只手,更是朝着我裤裆摸去,接着就隔着裤裆,抚摸着我早己一柱擎天,蓄势待发的肉棍。

  虽然渔人码头的建设,是台北居民有目共赌的堪称完善,但是还是有些值得改进的地方。但是现在灯光照明设备不足的缺点,却成了情侣们幽会做坏事最棒的优点。

  透过微弱昏暗的灯影,那种担心会被人窥视的羞耻刺激感,更引发了我想就地解决淫欲的决心。

  于是在她热烈回应我的同时,我也因应她的需求,趁着她解开我裤子拉炼的时候,我也不甘示弱的将手向下,滑到她已经快要看到阴毛的裤头上,释放紧箍在她腰际的束缚。

  随着她牛仔裤的拉炼一厘米一厘米地被我拉下,她下体雪白的神秘胴体,也随着裤头向两边分开,正一小部分一小部分地展露出来。

  直到我把拉炼拉到底后,我终于可以看到这个思想开放,行为大胆的英文女老师,兼业余道姑的私密春光。

  最后映入我的眼帘的是一条,包覆着柔软黑色茸毛的超低腰透明内裤。我藉着前面挡风玻璃透进来的灯光,可以清楚地看见与阴毛高度一样的红色透明薄纱;一红一黑绝佳的视觉效果,在微弱灯光的照射下,是那么地显眼。而从内裤的高度来看,这件低到不能再低的小裤裤,可能只包覆住她三分之一的翘屁股吧?

  看到如此淫靡的感官画面,我再也无法君子起来。纵使我已是有妇之夫,在看到令人喷血的景象时,我只好在内心,跟我的老婆雯华说声抱歉了。

  我温柔的褪去她的牛仔裤,分开她紧夹的大腿,原本想隔着内裤挑起她的情欲,慢慢将她带往性爱的极乐世界。

  但是没想到,当我将头探进她的大腿根处时,我却惊讶地发现那条超低腰内裤中央,早已开着一条缝隙;而缝隙内,有着一张鲜嫩的鲍鱼嘴,正一开一合地吐着淫靡的汁液。

  第一次看到如此性感的小裤裤,我激动的心情,更加无法平复。此时我心理想着:原来她不但是行为大胆,就连内在衣着,也是充满性感淫荡的意味。

  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秘密后,我下面的巨龙,早已按捺不住地隔裤暴出。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将我的裤子脱下,扶着坚硬的肉棍,对准她的玉洞挺直刺入。

  由于她的肉洞早己湿润,所以我一点也没阻碍地长驱直入,一棍到底直达她花心的最深处。

  「噢……文……你的鸡巴好大……好硬呀……啊……插得好深呀……」

  听到她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淫声浪语,让第一次在户外打野战的我,在心理及生理上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由于车内的空间狭窄,令我不能发挥应有的实力;因此我只能压在她身上,做小幅度的抽动。不过我一想到在做这种活塞运动时,外面的人看到这种车震的奇异现象而产生的淫秽联想,更让我觉得无比的刺激。而且我还发现,经由车体的反震动,更能让我节省不少的力气,就达到大幅度抽插的舒爽效果,大大地弥补了力道上的缺憾。不过也因为今天意外的体验,让我决定了要换大型休旅车的意念。

  「喔……慧……你的小穴真紧……夹得我好舒服……」

  「啊……文……不行了……人家要……要丢了……啊……啊……」

  藉由迷濛的灯光,看着她脸上所显出的淫媚娇态,耳边听到她阵阵婉转承欢的呻吟浪语,不断刺激着我身体各处的敏感神经。尤其是下体器官紧密接触产生剧烈的碰撞声,以及交缠的水渍响声,逐渐地带着我们进入忘情的激爱境界。

  尤其当我拉扯着她乳房上那对可爱的乳环时,她的阴户,更是不由自主地产生急剧的收缩。此时她下面的小嘴,就像个飢渴的婴儿,卖力地吸吮着母亲充份的乳汁,让我直呼过瘾。

  不知是车内密闭的空间,让新鲜的空气逐渐减少,还是这种户外活动太过刺激,在一番剧烈的运动后,我的大脑忽然产生一阵缺氧的晕眩感;而纯慧也在我缓慢加重力道的抽送下大叫一声后,就翻了白眼,接着就不省人事。

  看到这种恐怖的情景,我吓得立即将鸡巴从她湿漉漉的小穴抽出,并依照王强教我的急救方法,用力地捏她的人中。

  但过了二分多钟,我看没什么效果后,于是我立刻跟她以口对口人工呼吸的方式,对她实施急救措施。

  好不容易又过了一分多钟后,我才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以及逐渐恢复正常的心跳。

  看着她缓慢睁开迷濛的双眸,我紧张的心情,才渐渐平复过来。这时我急忙地打开车窗,让新鲜的空气流入,让彼此好好休息一下。

  「你还好吗?你知不知道,刚刚那种情形差点吓死我了!」

  只见许纯慧大大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后,才满怀歉意的对我说:「对不起!不过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在我到达高潮的顶点时,就突然脑筋一片空白,整个人就想飞上天一样。那种感觉实在太棒了,我第一次才知道什么叫做爽要飞天!文……你真的太捧了!」

  听到女人肯定的言语,刚才的惊恐不安,在这一刻也全都消散而去;而剩下的,只有我刚才那种偷情刺激下,所拥有的美好甜蜜回忆。

  虽然我还没有射精,但我可不敢再继续做下去,免得真的发生情侣偷嚐禁果,结果却闷死在车内的惨剧。

  在色欲退去之后,我急忙穿好衣服,心虚的走出车外,点了一根事后烟慢条斯理的吸着。恢复理智的我,开始对于刚才荒唐的行为后悔起来。

  一双温暖的柔荑,从后面抱住我充满罪恶的身躯;一对柔软却不失弹性的软肉,正贴着我宽广的后背,似有若无地磨蹭着。

  温柔细语的甜美嗓音,在我耳边响起:「怎么啦,后悔了吗?」

  听了她无怨无悔的软语,我的身体没由来地颤抖了一下。在内心愧疚之余,我激动地转过身来,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在她耳鬓边廝磨边对她说:「纯慧,对不起……我……」

  她的修长玉指贴在我嘴上,示意我不要说下去。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其实刚刚的感觉,对我来说,己经足够了。说真的,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我觉得不但没有一丝的负担,反而觉得跟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我之前所交的男朋友,因为我本身命格的关系,在不想伤害他们的情形下,每一段情都是不了了之;直到我遇到了你我才发现,其实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后的MR.RIGHT!」

  「哦?这话怎么说?」

  听到她不一样的真情告白,突然引起了我的兴趣。

  「对于我这种羊陀星坐夫妻宫的女人来说,注定天生就是人家小老婆的命!如果我当人家的大老婆的话,不但容易红杏出墙,还有可能会伤害到夫家的运势。」

  听到这里,我不以为然的说:「这些都是江湖术的胡言乱语,当不得真!而且你没听过一句话:『命运是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没有那个女人天生就是当人家的小老婆……就算有好了,但我想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听了我说的话后,她只是把头埋在我怀中良久不语;但从我衣服有着些微湿润,以及她肩膀不停抖动的情形来看,她应该是在我怀中渲泄她的情绪。

  随着淡水河口的海风不断地吹拂,我们两人就这样紧紧地依偎在车外,彼此想着各自的心事。

  过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看着我,幽幽地对我说:「谢谢你这么安慰我,但是我知道另外一句话,那就是:『我命由天不由我』,纵使我再怎么努力的想改变我的命运,但是经过多次的证实,我觉得人……真的不一定能胜天!」

  「因此我想,既然注定要当人家的小老婆,那我也一定要找个值得我託付终身的人。而你,是我心中最佳的人选!」

  听了她的告白后,我当场激动的无法言语。我心想:我陈弘文何德何能,可以拥有这么棒的女人?虽然她不计较名份,但在现实社会里,贯彻实行一夫一妻的婚姻关系下,我如何能让雯华接受她呢?

  虽然雯华己经同意玉玫的存在,但是毕竟她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虚幻灵体而已;不像眼前这个女人,她确是个活生生的独立生命体呀!

  为了不想辜负她的爱意,我以开玩笑的口吻对她说:「如果我真的接受了你,那你不怕会害了我后半生的运势吗?」

  没想到此时她却忽然露出,如鲜花般灿烂的笑靥,冒出令我震惊的话语。

  「刚刚我从玉玫那里知道,你不是四处在找小老婆吗?」

  「可是……」

  「我可是符合你们夫妻想要的择偶条件喔!」

  「不会吧!难道你就是癸未月辛巳日丑时生的阴女?」

  「宾果!答对了!但是没奖。」说着她还露出难得调皮的笑容。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回去跟雯华说好吗?」

  「嗯……」

  一连串戏剧性的变化转折,让我的心情有如坐云霄飞车般的刺激。在得知了这个好消息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想回家跟雯华说。

  但是正当我抱起她姣好的身躯,随着逐渐冷冽的海风旋转起舞时,没有开电源的车头灯突然闪了起来,接着车内的喇叭声忽然大作。看到这种灵异现象时,我知道一定又是玉玫在捣乱,于是我在心情大坏之下,就想冲进去骂这个不知情趣的电灯泡。

  只不过我才刚走动时,纯慧忽然跟我说:「不好了,你老婆有危险了!我们快回你家!」

  「啊!你说什么!」

  等到我快速地跟她回到车内,就听见玉玫透过汽车音响着急的跟我说:「老公!雯华姐被人绑走了,你快去救她呀!」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