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强暴野蛮  »  红颜薄命

红颜薄命
李若娴以前虽然曾经想过日后的死法,但被勒死绝对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关键是她不仅仅是一个死而已,那是女孩子最不愿意的死法:先被强奸,再被杀死,然后光着屁股被扔在外面展览。
  如果自己死后他把我抛尸的话,那早晨一定会有许多同学看到自己的尸体吧,自己这个样子死在这大庭广众的地方实在是不雅,还要叫那么多人观看自己这么悲惨羞耻的死相的话,倒还不如请他随便找个地把我埋了呢,现在少女的羞耻心强烈的打击着李若娴最后的精神防线,她想求他饶自己一命,无论要她干什么都会再所不惜,可是理智明白的提醒自己——我死定了,他做了这样的恶行,决不会留下自己的活口对他不利的!而且当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被弃尸的现场照片和录像时,那该是多么令人羞耻的一幕哇!她又想起了李超,全都是自己一时的矜持害了自己,不知道他知道自己的死讯后会不会伤心呢,会不会后悔昨晚被自己拒绝后没有坚持护送的请求呢,现在什么都晚了,天一亮他就只能看到别人发现自己那凄惨的赤裸艳尸被人奸杀在操场上的新闻了,为什么我会这么不幸,要遭到被奸杀的命运,连奸杀自己的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连作鬼都稀里糊涂的,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这时李若娴的身体略为挺了一下,眼睛睁得很大,眼珠却不再转动。
  李若娴的喉咙里发出最后的一次响声,李若娴那双伸的笔直的茁壮大腿,经过最后的斗争停止了颤动,脚面也绷的直直的。
  突然,李若娴耳边“轰”的一声,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了……她的身体在最后一次痉挛后彻底松软了下来。
  就这样,李若娴小姐终于停止了呼吸,她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挣扎停止了,大腿最后痉挛性的踢动三五下后,李若娴躺在地上的柔弱无力的赤裸美体再也不动了,只有小腹下面鼓鼓的阴部还在流淌着爱液——她断气了。
  刚才还死死扣着脖子的一双玉手也不动了,轻轻的滑到了两边。
  与此同时男子大吼一声,一股精液也射入了李若娴刚刚死亡的阴道里。
  继许丽之后,又一个妙龄美女被他奸杀了。
  但他继续勒着她的脖子,怕她不死。
  当他发现李若娴的脸成紫色,舌头伸了出来,而且身体一动也不动了时,知道这个姑娘确实已经死亡,这时他则继续把手按在她的咽喉上,一直持续了几分钟。
  在确定李若娴已经断气后,他浑身放松的趴在女孩尸体上休息了一下。
  因为刚才他用了不少力气,现在已经是大汗淋漓。
  李若娴美丽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瞳孔开始慢慢散开,她的身体扭曲着仰躺在地上,已经断了气,她的眼睛睁着,最后凝固在脸上的表情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嘴角流着他的精液……“女孩子临死之前的全身紧绷真正点啊!尤其这个女人,她的水儿可真多啊。”当确认可怜的李若娴确实已经毙命时,男子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他知道她完了,这个城市又少了一个漂亮的女人,H大学少了一名校花。
  对于这些,他丝毫不感到愧疚。
  他浑身放松的趴在女孩尸体上休息了一下,缓缓地把自己那条已经开始变软的阴茎从惨遭杀害的美少女李若娴的肉洞里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腥骚的液体。
  李若娴成为一具性感香艳的女尸,但她的身子依然温热,软软的任他摆布。
  窗外明亮的月光和氙灯光照在李若娴全裸的尸体上,那雪一样滟滟的肉光让他无法控制自己。
  他把这具裸体的女艳尸放在地上,这女孩子像是睡着了,漂亮的长睫毛上还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圆润的双乳高傲地挺着,两条玉腿八字型的叉开,小穴粉嫩无比,加上浓密的阴毛,更加可爱。
  她的三点绝对完美,皮肤白嫩,身材修长,秀丽容颜,长长的披肩秀发,再加上她脸上一幅无奈的表情,真是叫人怜惜她。
  他凝视着少女的尸体,感到自己的性欲澎湃起来,他将李若娴紧紧地搂在怀里,闻到了还有一丝丝的香水气息,她那富有弹性的乳房紧贴在他的胸前。
  他吻了吻她那带着勒痕的脖子,把头埋进那柔软的乳房中,两只手指把两片大阴唇向两边拔开,露出粉红色细嫩的阴道,里面亮晶粘稠的爱液仍在大量流淌。
  手指滑入阴道,用力分开,现在的肉洞更大了,拿出手指,阴道口并没有立刻合上,只合到一半便僵在那里。
  李若娴的乳房很让他陶醉,有些凉,握在手里很有肉感,用力握着,揉搓着。
  男人把她平放,将自己的肉棒儿顶在李若娴的阴道口上,迫不及待的插入了这个死去的美少女还在流淌着晶莹爱液的粉嫩阴道里,李若娴的尸体这时还有很大的弹性,所以阴道里还比较容易插入。
  随着他屁股向上一上一下的翘动,她的长发跟着轻轻飘动,乳房不断敲打着他的胸口,她的阴道在他的阴茎上上上下下,爱液从阴茎流到了地上,她生前分泌的爱液还真不少,阴道里存了这么多。
  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脖子,双唇贴上了李若娴张大的双唇,舌头贪婪的搅拌着她的口腔,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少女的乳房,李若娴全裸的尸体有节奏的在他身上晃动。
  抽插了一会儿,他翻身扑到李若娴的尸体上面,双手肆意的抓揉李若娴柔软而坚挺的乳房,同时粗大的阴茎向着李若娴最私密羞臊的淫幽顶去,这次李若娴再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了。
  他抓住尸体的双腿,放肆地抽插,他插得如此之深,每一下都顶开少女的子宫颈口,深深地插入里面;当他往外拔的时候,又会有一股力量将肉棒拉回去,仿佛有一张小嘴在吮吸着他的阴茎。
  他此时极度兴奋,才抽插了不到二百下,便觉得龟头一阵酸麻,就在他达到高潮的那一瞬间,他死死地抱紧女孩的腰,将肉棒插入了尸体子宫的深处,接着阴茎一阵收缩,一股浓稠灼热的精液射进了尸体的阴道,喷射在子宫的尽头。
  他掰开那两片粉嫩嫩的花瓣,一股乳白色的粘液如同洪水一般从那绽放的花蕊中奔涌着流了出来,顺着尸体粉嫩的大腿根流到了地上。
  然后他把女孩的尸体翻转过来,将女孩双腿分成“大”字形,他接着抓起女孩的头,软掉的鸡巴硬塞进女孩的香唇,把龟头上剩余的精液全擦在了女孩的口腔里。
  女孩尸体的胸部,脸上,大腿根处都沾满了黏糊糊的液体,两只雪白的乳房已被揉搓得变了形。
  接着他又掰开李若娴的大腿,掏出鸡巴朝着李若娴阴户撒了一大泡尿,把李若娴红肿不堪、阴唇外反的阴户,直射得黄、白水沫飞溅,精液、尿液横流,弄至乱七八糟、一塌糊涂。
  看着眼前这具被自己糟蹋的一塌糊涂的美女尸体,他满意地离开了练功房。
  一路上还回味着强奸李若娴的情形。
  身后,是四肢摊开,春光大泄,赤裸裸的挺死在地上的美艳少女,在快美的高潮咽气的李若娴。
  李若娴灵动的双眼不会再闪烁了。
  陷入永久睡眠的她看起来那么安静,那么美丽,长睫毛的眼睛下面还有一滴泪珠。
  李若娴小姐扭曲的面孔上残留着被掐住脖子时的痛苦。
  她的眼睛斜着,舌头吐了出来。
  房间的角落里胡乱扔着她的衣裙。
  李若娴小姐的双腿张开,血和淫水在她的臀部下面聚成了一滩。
  她是以那种让女人最感难堪的“大”字型张开的姿势仰面躺倒在地上,全裸着性感娇丽的身体,虽然李若娴已经死去,但仍不失她端庄清丽的气质。
  李若娴就这样软软的仰躺在地上,一双美目无神的望向天花板,早已香消玉殒了,月光照在她的裸尸和凉鞋上,显得很凄惨。
  细长的粉颈上那乌青的勒痕说明了美丽的李若娴是死于一次多么可怕的暴行。
  晚十点,王勇结束了本科同学聚会,回到了H大学。
  王勇在H大学读研究生。
  和已经死亡的李若娴一样,今天本来对他来说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日子。
  虽说他已满二十五周岁,但还没有女朋友。
  他顺着操场走着,突然,从房子里冲出一条黑影。
  王勇惊讶地叫了一声,随即被那黑影撞倒在地,衔在嘴上的香烟也飞出去了。“这混蛋!”王勇骂了一句,从地上爬了起来,觉得左臂剧痛。
  用于一摸,血顺手指滴落下来。
  他被那个撞倒他的人刺伤了。
  王勇疾步奔进附近的派出所,要了止血绷带,并向警察报告了情况。
  警察闻讯立即拿起手电筒,和王勇一同来到现场。
  警察打亮手电,一面照王勇倒下的地方一面问:“你看清对方的面孔没有?”
  “没有,因我停下来点烟,有风,我用手捂住低头点火,所以没顾得上看对方的脸就被撞倒了。”
  “你的伤是凶手砍的吗?”
  “是的。”
  “凶手个子高矮?”
  “没看清,也许跟我差不多。”
  “你身高多少?”
  “180公分。”
  “那人有多大年龄?”
  “从他的力气来看,不可能是老年人,我的体重150斤呢,他一下子就把我撞倒了。”
  “你说凶手是从那屋子跑出来的?”
  “是的。”
  “深更半夜的,他在那屋里干什么呢?”警察边用手电照射那屋子,边朝屋子走去。
  王勇也跟随其后。
  屋子的门锁已坏,掉在地上。
  门半开着。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屋子里狼藉地堆放着体育用具。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小便的骚臭味。
  “奇怪。”警察嘴里说了一句,继续往里走。
  突然,他“啊”地叫了一声,只见一个铁架子挡住了他的视线,架子后面一只纤巧的脚丫暴露在地面上。
  一排可爱的小脚趾头整齐的布排在一起,鲜粉红红的脚指甲在凝脂的玉足上闪闪发光。
  这是一只女人的白嫩的脚,这只脚修长纤细,长得很好看,脚的附近有一只粉红色高跟凉鞋。
  凉鞋那长达三寸的的鞋跟上沾满了血。
  他走了过去,顺着脚往上看,霎时见一位裸体的女人呈大字形裸露在眼前;毫无遮掩的下体,从丛生的阴毛到裂开的阴唇,整个散发出无可比拟的性感美,那阴唇的细缝流出了晶亮的淫水。
  这个女人似乎已经死了,她双目瞪大,嘴角、胸乳、下体瘀青流血;失禁的尿和精液,以及女人淫液的混合味道刺激鼻孔。
  王勇从警察身后屏声静息地观望着裸体女人。
  为了确认这个年轻女子是否已经死亡,警察弯下身子去按她的脉搏,又用耳朵贴在她高耸的胸脯前仔细听了听,这个年青女孩直挺挺地横卧着,半点反应也没有,想必是已经香消玉殒了。“已经死了。”警察心想。
  虽然她已死了,但这具女尸并不冰冷,还有点体温呢,显然这个姑娘才刚刚被害身亡!这个被害的少女年龄约二十岁,全身一丝不挂,她的阴部一塌糊涂,显然,这个不幸的女孩在死前曾经被凶手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强暴过。
  “死了?”王勇颤抖着声音问。
  警察没回答王勇的问话,仍在对尸体进行检查,末了站起来对王勇说:“请你等在这里。”说着,把手电筒递给了王勇。
  “怎么回事?”
  “这是杀人命案,我必须向警察局报告。”警察说着走出屋去。
  王勇只好把手电筒的光圈照着尸体,以却惊恐的心情。
  等王勇神情安定下来之后,他才认真地观察起这具死尸,这是一个年轻漂亮、容貌姣美的女人,完完全全的裸体,她纤细的粉颈上有着勒杀的痕迹,她死鱼般的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
  从女尸圆瞪的双眼和大张的嘴来看,这个女孩临死前一定受过巨大的惊吓和痛苦。
  死者体态苗条匀称,她的尸体完全赤裸,少女的尸体北侧有一粉红色的女式三角短裤,一条打上结的女裙,还有死者的一双粉红色凉鞋,一个小挎包。
  死者仰卧着,双手摊开,王勇心想:“好美的身体呀!”
  这具女尸泳装痕迹鲜明,乳房硕大,下腹部白而细嫩,浓密丰厚的黑色阴毛,在直觉上性感极强。
  就像电视上被勒死的女人那样,这位小姐也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老长。
  她的两只美脚呈那种让女人感到难为情的“大”字型叉张着,想必是被强奸了。
  女尸的脸部神态狰狞僵硬,那是被痛苦与绝望所扭曲的极度苦闷的恐怖表情,光这样的表情足以说明她在死前遭到了何等惨厉的对待,双眼圆瞪,眼珠凸出,张嘴欲呼,口中却哑然无声……因为没见血从阴户流出,王勇估计这个女人在被奸杀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了,她平时在床上想必也是非常淫荡的,王勇比较羡慕女孩的男友,能和这么性感的尤物做爱。
  王勇看得口都合不起来,觉得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了。
  突然,王勇心中一动,他发现这具女尸就是经常被人发照片到校BBS十大美女版的那个女孩子,好像是姓李。
  王勇以前还对着这个女人的照片手淫过。
  今天早上,他还看到这个女的自己发的泳装照片。
  没想到红颜薄命,她今晚就死在这里了。
王勇伸手摸了摸女尸的肩膀,虽然没了体温,但那分柔弱还是让他心悸,想着想着,尸体的体香使王勇的欲火有上来了,这个女生的腿好漂亮,那么长,活着的时候肯定迷死男生。
  只见女尸摆一个“大”字,大睁着双眼,口张得比较大,舌头歪在一边,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勒痕,双乳仍然高耸,但沾满了精液。
  王勇看着死者半开的阴户向外流淌着精液,心里想到:“这样的美女竟然被奸杀了,真惨啊!”尸体周围地上四处布满血、淫水和精液的痕迹,散发出浓烈的性爱气味。
  王勇蹲在地上,捡视着女尸以及她的衣裙、胸罩、小裤裤和名牌的高跟凉鞋。
  王勇捡起她小裤子,短裤上面已经沾了许多的蜜汁而显得异常晶莹湿润。
  发觉湿漉漉的,随手拿近鼻前一嗅,一股混合了女性蜜液和男性精液的独特气味直冲鼻中,不禁心神一荡,按捺不住心中冲动,舔了舔这只三角内裤上的精液。
  接着王勇终于忍不住,手伸进裤子里手淫了起来。
  白色的精液激喷而出,射了一裤裆!射完后王勇觉得自己很佩服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自己就对着电脑上的她手淫,死了还能引出自己的精。
  王勇刚射出精液,警车的蜂鸣器响起来了。
  警探们走进那建筑里,只见这具全裸的少女尸体呈“大”字型仰面朝天直挺挺地躺倒在地上。
  她的腿间湿湿的,这个漂亮的姑娘在断气的时候连尿都泄出来了。
  那遗体躺在地上,全身赤裸。
  她的两腿叉张着,玉洞里流出了大量淫水和精液,有明显被奸污的迹象。
  白书林以为她身着比基尼泳装,因这女尸皮肤油黑发亮,似乎受过长期的日光浴照射,少女的尸体上有比基尼泳衣的白色印记,印记在她的乳房,阴部等处,在黝黑的皮肤下很明显。
  就像身体穿着白色的比甚尼一样。
  这美丽的身子比一般裸体看上去更有性感。
  警探一见这一具仰躺在地的裸体的女尸,想起了一周前的那起强奸杀人案,这与其说是因为两起案件的被害者都是被掐死,不如说死者的皮肤都经过日晒,而且都留有白色的游泳衣的痕迹。
  看来继许丽之后,又一倒霉的女郎被奸淫后被杀害了。
  “太可恨了!”同来的刑警李坤愤然说。
  刑警白书林在观察了这个美女的尸体后,很快联想到一周前发生的那场命案。
  因为受害人晒黑的肌肤和泳装的白痕,与那件命案太相似了,这种相似甚至比勒杀的痕迹更令他注意。
  安田神情黯然地望着脚下的尸体,这是一具被勒致死的年轻女裸尸。
  女尸身高160公分左右,有着两条匀称修长的美腿,大腿分叉处有一小摊精液。
  白书林仔细观察着女尸,这是一张年轻娇美的脸,眉心稍皱,凌乱的发丝几乎遮盖了她原本秀美的面庞,她的全身沾满了灰尘。
  “大概只有20岁吧。”白书林自言自语道。
  李坤不无惋惜地:“真可惜,竟把这样年轻美貌的姑娘杀了。”他说出了男人的感慨。
  女尸的面部表情极为痛苦,其脸部有明显的掌印,死者嫩滑的脚尖蹦得很直,似乎还在挣扎着。
  法医着手检查尸体:他把这个姑娘的尸体翻过来,用戴手套的手掰开她的两臀,把数码温度计插进她的直肠,测量体温。
  他又把尸体翻转过来,死亡原因是确定无疑的勒杀,而且她在死亡之前还遭受了严重的性侵犯,因为在她的大腿上和地板上有许多精斑。
  他发觉死者的手脚虽已冰冷,但大腿尚有些余温,可见被害时间不是很长。
  这个可怜的女人,直瞪瞪地睁着美丽的双眼,似乎是想看清谁是凶手。
  经尸检,死者系青年女性,全身赤裸,尸长162厘米。
  身上有20多处大面积挫伤、擦伤。
  胸部左乳头上方皮下出血,外阴部充血,阴道后壁黏膜破损,阴道下段纵向撕裂,深达肌层。
  由于临死前被勒紧脖子,眼前这个女人的舌头也伸出口外,女孩子的脖颈上有暗紫色血痕,勒紧脖子的痛楚,使得这个姑娘的脸上满是痛苦的神情,脸型都扭曲了:她的舌头向外伸着,超出了牙齿,眼球瞪得溜圆,突出在眼眶外面。
  受害者脖颈留有一圈粗粗的掐痕,显然是被凶犯扼勒窒息而亡。
  死者头发凌乱,头面部有多处皮下血肿,鼻孔和嘴角出血,手腕有带表的痕迹,但没有手表。
  两腿斜行伸直,死者的尸体浑身有大量尘土污迹,估计死者曾被人拖在地上走过一段路。
  她的一只凉鞋的鞋跟上有点状血迹三滴,地上有尿迹一滩。
  白书林问验完尸的法医:“怎么样?”法医用手指扶了扶深度近视镜,说:“这个女孩显然是被勒死的,她的颈部淤血痕迹明显,应该是才被杀不久。还有,她在死前被凶手奸污了,死后可能被奸尸。”
  “真的?”
  “是典型的强奸杀人案。被杀时间是十点以后吧!”
  “真的吗?”
  “怎么?你有什么不相信吗?”白书林抱歉地说:“啊,不,没有,没有。你辛苦了。”这个法医有个爱用“典型”的口头禅。
  因用在强奸杀人案上,这个“典型”的形容词对白书林刺激很大,使他无限伤感。
  被害者尸体周围有她的粉红色高跟皮凉鞋,粉红色连衣裙和一个挎包。
  挎包里只有装了几个零钱的零用钱袋,一些化妆品,手帕,钥匙一双长丝袜,在包内夹层里警探还找到了一个避孕套。
  钱袋里装有一张学生证。
  从死者的学生证上得知,被害者芳名李若娴,芳龄20,是H大艺术系三年级的学生。
  她生前并未住校,而是在附近租房住。
  不过,现在地上躺着的李若娴,早已是一具冷冰冰没有生命意识的肉体……她太不幸了,一丝不挂地平躺在这冰凉的地上,全身赤裸,嘴唇乌黑起泡,两眼愤怒地圆睁着,人已经浑身冰凉。
  从照片上看,李若娴小姐眉清目秀冷艳惊人好一个芙蓉娇貌,但她那张原本活泼调皮的俏脸,如今丑陋的扭曲着,白眼外突,舌头无力地伸了出来。
  李坤为了确认被害人,立即把死者的房东叫来。
  在叫人来的这段时间里,法医进行尸检,调查组的成员忙着现场拍照。
  凶手也许戴了手套,现场和女死者的尸体上没发现任何指纹。
  只在地板上发现一道刀插的口子。
  尸体旁边发现死者的粉红色三角裤,摊开来看,上面有李若娴本人的淫液和男人的精液,湿漉漉的有些发黄,发出强烈的淫臭味。
  被害者的三角裤衩有被刀割裂的痕迹,可能嫌脱下麻烦,才用刀子割裂了。
  这时,房东脸色苍白地赶到现场。
  一下子就看见眼前的恐怖景象:李若娴全裸的尸体两腿叉开仰卧在地上。
  在仔细观察了死者的容颜之后,他辨认出这个一丝不挂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的俏丽少女,正是自己熟悉的女房客。
  他确认死者就是李若娴本人。
  并介绍说,李若娴是从灵海到滨海市来的,独自一人过公寓生活。“她家在灵海经营大旅馆,家里每月都给她寄七八千元生活费来。”管理人最后说。
  听了管理人的叙说,白书林心里琢磨:如果每月有这么一笔钱,李若娴应该完全可以过着相当富裕优雅的学生生活吧,但她的皮包里只有零钱,想必是凶手盗走了钱包。
  昔日的美女大学生,在凶手的兽性淫欲下面目皆非,惨状目不忍睹:李若娴的裸尸成大字形,绷得很紧。
  她两眼无神的大睁着,舌尖略向外伸着,肩头健美的三角肌鲜明可见,可能是临死挣扎的结果;两个丰满的乳房坚挺着,乳尖仍有些血色;优美的小蛮腰下是性感的丰臀和健美的大腿。
  女大学生丛郁的阴毛修剪的很整齐,鲜嫩的阴户中流出了大量的污血和淫水。
  法医宣布李若娴确实已经死亡后,她的尸体被用毛巾被裹着抬到一个平板车上,然后被装进一个黑色的塑料尸袋,运往警察局停尸房。
  她的尸检将在第二天的早上进行。
  遗体已送去解剖,在陈尸的地方用粉笔画出了人的形状。
  李若娴的遗体虽然运走了,白书林的眼前仍然呈现出她玉体上黑白分明的鲜明痕迹,尤其是翻仰她身体的时候,那白嫩的下腹部与全身健康的黑色相比,真是性感无比。
  警察们最后打量了李若娴出事的小屋,他们捡起李若娴的遗物(挎包、衣裙、凉鞋、项链等),离开了杀人现场。
  地上只遗留下李若娴的淫水、阴毛和男人的精液。
  李若娴的尸体是在亿杰医院被解剖的。
  李若娴的尸体经过解剖,很快出来了结果。
  死因经鉴定系颈部被扼,呼吸道受到了暴力压迫,导致机械性窒息而死亡。
  死亡推定时刻是十二日晚上十时到十一时。
  李若娴被勒毙前遭到了奸污,她的阴道内残留着两个男子的精液,血型分别为AB和B型。
  据死者男朋友李超介绍,当晚李若娴和李超在李超的家中发生了性关系。
  经查,李若娴遇害的时候,李超正在和公寓管理员聊天。
  李超的血型是AB型,所以杀害李若娴的凶手血型应该是B型,这和上周奸杀许丽的凶手血型一致。
  第二天各大报纸的头条登了以“纯情玉女惨遭先奸后杀,赤裸横尸操场”、“妙龄少女夜晚回家,不幸命丧色魔之手”、“变态色魔辣手摧花,女大学生香消玉殒”、“色情杀人狂再次作案,青春靓女惨遭奸杀”、“女大学生赤裸陈尸操场,疑遭凶手变态奸杀”等为标题的新闻。
  昨晚警察在H大学操场发现了一具浑身赤裸的女尸。
  经查验,死者是被勒毙的,她的四肢均有绳索捆绑淤痕,尸体呈仰卧状,生前曾遭受性侵犯。
  这宗手法与上周五RS公司女职员被奸杀案非常类似,警方怀疑为同一凶手所为。
  被害者是H大学三年级的女学生李若娴小姐,该女昨晚深夜回家时被暴徒强奸,后被勒住脖子窒息而死……”他伸手关掉收音机,嘴角浮出浅浅的一笑,正锁定着下个目标。
  滨海市公安局为了彻底查获罪犯,立即成立了以大侦探李明生警长为首的破案小组,组员是长期和他共事的赵泽鸿、安茂时等人。
  破案小组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李明生便召集几名部下开会,对案情进行了分析:
  1.罪犯的血型是AB型。
  2.两个事件都发生在星期五。决定把那个罪犯称为星期五杀手
  3.罪犯都把受害人衣服剥光,而两个被害者,都经过日光浴,黝黑的身体上留下鲜明的身穿比基尼游泳衣的记痕……
  发生连续奸杀案的消息传了开来,那个罪犯被冠以“星期五的恶魔”在各家报刊、电视台以及网上大肆宣传。
  可是李明生心里没有底,那个罪犯会不会在下周五选择新的牺牲者呢?果然,九月十七日下午二时,一封匿名信寄到了破案小组,便笺上只写着短短的一行字:“九月十九日,星期五杀手。”李明生发现字写得歪歪扭扭,但很有笔力。
  是挑战还是不负责任的渲泄无聊呢?
  九月十九日星期五终于来到了,时间已过十一点,没有案情报告。
  很快黑夜过去,九月二十日来临了。
  早晨七点廿九分,突然,响起了令人心悸的电话铃声,应声拿起话筒的李明生脸色陡变,第三个案情发生了。
  HY公司的部门经理林婕已经二十五岁了,1……62米的性感身材衬上她甜美的面庞,是林婕的骄傲。
  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林婕,在大学时就和一些男孩偷尝过性爱的滋味。
  自从林婕19岁有了第一次以后,她的胸脯变得饱满,她有时替学长套弄屯积已久的肉棒,并且解开钮扣,让他们捏揉自己丰满尖挺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
  让男人爽快地射出精液,再用白嫩的玉手搓弄滑溜的阴茎。
  毕业后顺利来到了HY公司。
  9月19日这天晚上,她到总裁的办公室里收拾东西,却在抽屉里发现几本色情杂志,本来是想放回抽屉,但是还是忍不住去翻了翻。
  封面是一些面容娇体态诱人的美少女,扮演一些护士秘书之类的上班族。
  图中有的是护士让男人解开护士服露出丰挺的乳房,自己用细嫩的双手捧着少女未成熟的幼小娇嫩的乳尖,张开那双套着白丝袜的修长玉腿,迎接男人粗长的阴茎在自己红嫩濡的阴膣里蹂躏。
  漂亮的白蕾丝内裤淫荡地挂在小腿上,而同质料的奶罩也松开吊在乳房旁,脚上还穿着性感白色高跟凉鞋,两人就这样衣衫不整地在诊疗床作出这种羞人答答的淫行。
  林婕看了不禁心神荡漾,子宫泊泊地分泌一股淫液。
  林婕以前的性经验都是在床上脱光了衣裙来做爱,从没有和男人这样像偷情一样地性交,觉得这样把亵衣和衣裙留在细嫩的身躯上更有一种色情的感觉。

本资源是有=网上真人百家乐 LDC693.com,注册就送38元!商家赞助提供,信誉第一,实力保证!